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6章 嫁衣
    ,!

    “风夫人客气了。”周筝筝看了桌子一眼,招待她的东西的确是很好的,茶叶是特级祁门红茶,还有赤青的大青枣,个大味甜,如珠如玉。看着就知道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看来,兴平侯府是有意讨好吴国公府啊。

    “听闻林俊生新纳侧妃,一定有通知风夫人过去参加吧!就连和一向寡交的我们吴国公府,林俊生也是发来了邀请函。想必请帖早就到兴平侯府上了吧!

    风夫人见周筝筝忽然提起林俊生,心虚起来,忙尴尬笑道:“既然大家都收到了,我们兴平侯府爷收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兴平侯府打算去参加吗?”周筝筝试探地问道。

    风夫人还以为周筝筝是真的不知道,盲道:“人家都邀请了,当然是要参加的呢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安安静静地把茶水喝完,看着风夫人说:“我如果是兴平侯府,我就不会参加。”

    风夫人一怔,“这样恐怕不是太好吧a不会显得自己台小气呢?不管有什么过节都可以仙放下啊!”

    周筝筝眼神犀利起来,说:“我可是为了兴平侯府着想,跟着林俊生哪里又跟着我们吴国公府有前途。”

    风夫人大惊,“周大姑娘,你的意思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夫人是聪明人,如果兴平侯府继续跟林俊生走动往来,那么,就将会是吴国公府接下来要对付的人。如果兴平侯府是吴国公府的人,我父亲一定会对自己人格外加恩的。就比如那个杜建波,投靠了吴国公府,现在已经是宰相爷了。当然,运气已经给兴平侯府了,就看兴平侯府抓得住抓不住了。并不是谁都有那么好的运气的。”

    风夫人赔笑道:“能成为吴国公府的朋友,当然是求之不得,只是,因为周原的事,就怕吴国公府不愿意跟我们交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兴平侯府拿出诚意来,吴国公府怎么会不答应呢?毕竟,多一个朋友也不是坏事。”周筝筝淡定地喝茶。

    风夫人眼珠子转啊转,似乎在筹算着这样行不行得通,“那么,怎么才算是有情义呢?”

    “跟林俊生一刀两断,拒绝参加林俊生的任何赴会,尤其是这类以吃为主要的。同时,交出周原。”周筝筝皮笑肉不笑道。

    风夫人说:“容我跟兴平侯府老爷商量一下再答复姑娘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起身,“我会等着夫人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窗外寒风萧瑟,点点冰雨让周筝筝哪儿也去不了。

    屋内,从铜炉里透出来的热气,把屋子烤的暖和暖和的,虽然没用披肩,但周筝筝也没有觉得寒冷。

    桌上的柚子茶还冒着热气,为了更好喝,周筝筝让丫鬟放了不少蜂蜜进去。

    坐在桌前的周筝筝,双手捧着茶杯,眼睛却静静的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“不知仲超现在在做什么?”周筝筝把双手从茶杯上移开,又托住了两颊。

    “如果现在能和仲超说说话那该多好。”周筝筝柳眉微皱,又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思绪万千,像断了线的风筝一直飘到了北狄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东西已经买过来了,”丫鬟小心翼翼的把一大包东西带进了周筝筝的闺房。

    “没有被人发现吧,”周筝筝有些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人,我很小心,一路上都没有人看见我。”丫鬟得意的说。

    “恩,那就好。”周筝筝长出了一口气,“这没你的事了,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把丫鬟打发走之后,周筝筝还把门闩给闩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,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周筝筝只能偷偷的进行。

    周筝筝从包裹里取出了一大堆东西,有大红色的布料,有一捆金线,有针线盒,还有纳鞋底的东西等等。

    而周筝筝要做的,便是自己的嫁衣和林仲超的大红礼服。

    周筝筝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小本子,里面。是周筝筝早就记录下来的两个人的各种尺寸。

    从身高到臂展,还有脚上的码子。

    拿着手上的这个小本子,周筝筝的思绪又回到了当初量身体时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嘛呢。”林仲超按照周筝筝的要求把双手张开,但却还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看你衣服那么丑,给你做衣服呢。”周筝筝边说边笑,还一边把各个数字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“脱了鞋很臭的,”林仲超没想到周筝筝还要量脚的大小,显得有些不配合。

    “不要害羞了,快点脱了我量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终于,在周筝筝的软磨硬泡下,林仲超还是都一一配合完成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按照计划,首先是要的是自己的嫁衣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周筝筝早就亲自设计了一件独特的嫁衣。

    内里的红娟衫很是简单,几乎没有什么刺绣的花纹,袖口和领口也是干干净净的。

    只是周筝筝很小心的在红娟衫的里面,绣上了自己和林仲超的名字。寓意也是自己非林仲超不嫁。

    而外面的霞披,则显得复杂很多。

    周筝筝拿起穿着金线的绣花针,把自己对林仲超的思念,一点点的绣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也会绣花?”林仲超一脸好奇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会啊,要不要给你织一件衣服。”周筝筝看着林仲超惊讶的表情,忍不住要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真没看出来,看你绣花的功夫,真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恩,那是当然。”周筝筝骄傲的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如今的绣花功夫,比之前要进步不少,周筝筝娴熟的一起一落,一天天均匀的金线整齐的落在红底缎上。

    一阵冷风吹来,把桌上的红烛都吹灭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放下了手中的针线,站起来走到了窗前。

    绣的久了,周筝筝明显感到眼睛有些吃力,望着远处的风景,竟然有一些模糊。

    “天黑了,仲超应该也回屋里了吧。”周筝筝对着窗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顿时,冷气让周筝筝的眼睛也顿时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没有继续去赶工,而是选择放在明日再做。

    夜晚,云层被吹散,露出了银盘般的月亮。

    周筝筝仰着头,出神的望着天空。

    一片月光洒进来,将桌上的红底缎也照出了一片银光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