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0章 生子
    北狄。

    寒冷把院子都给冻住了似得,寂静的几乎没有声音,就连假山上的小瀑布,也都没了流水,只剩下一块干涩干涩的大石头。

    林枫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大棉袄,两个袖口绣着一圈暗红色的滚边,上面用金线绣着万字纹,衣领处,则用金线绣了一圈金边,林福雅缠着林枫,斜斜依偎于林枫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要生了。”林福雅忽然很是恐惧,“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愿意收留这个孩子。”“怎么好端端地提到收留。为何要收留,难道你会不在?”林枫恨奇怪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。我只是害怕起来。毕竟,听说,生孩子是一只脚踏进来鬼门关。”林福雅最近可是焦虑得紧。整个身体好像一条弦,绷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林福雅这么性急,林枫却是故意要拖延时间,笑道:“你太紧张了,太患得患失,对于我而言,反正有孩子是我幸,没有也不会埋怨的。”“

    林枫说得如此地轻描淡写,让林福雅更加绝望,“我只是希望,你以后可以好好对待我们的孩子。哪怕以后你不止这个孩子,也要队这个孩子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完没完,孩子还没出生那,就提什么以后的孩子。可能我林枫这辈子,就只有这个孩子了爷也说不定呢。你真是想太多了吧。”林枫忍不住挖苦道,“都是生孩子,别的女人久不会你这样啪来怕去的。”

    林枫的嫌弃让林福雅心碎了。都说怀孕的女子容易心碎。

    其实只要林枫回体贴林福雅,林福雅就算肚子疼也可以忍受的。想到过去一有问题就有父皇母妃为她撑腰,现在孤零零的什么人都没有,林福雅更加难过了。

    过去,林福雅不会担心这个问题。所以现在喝过去一对比,更能击碎让心。

    林枫烦躁起来,不喜欢成天对着林福雅这样的一个苦瓜脸,“我走了。你要生孩子就去找太医,反正太监们也都知道你要生了,不会不管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奏走啊,阿枫,我不会烦你了,我会好好听话的。你不要走好不好。”林福雅拉住林枫都手,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林枫冷冰冰滴说,“你何必这样缠紧了我。不怕你生完孩子之后,我姐不理你吗?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真的嚷林福雅害怕起来。“好。我都听你的。你不要不理我。”林福雅退后,看着林枫大摇大摆地离开。

    忽然,肚子疼了起来。林福雅大叫,不要生啊。我不想生啊。我生了孩子之后,枫哥哥就会不理我的。

    伸手用力按着肚子。子昂把孩子推回去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些动作,血水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福雅害怕级了,“快来人啊!我流血了,我怎么会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听到,林枫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当时太医克不是硕今天生孩子,林福雅觉得日子早了店,可很明显是要生了。

    林栋走了过去,“你怎么样。你坚持一下,我马上去找太医。”

    林栋让宫女先扶林福雅道床上。

    很快,太医喝接生婆都过来了。

    林栋要走,林福雅拉着林栋的手不放开,“那不要离开,我很怕。”

    林栋说:“很快回过去的,以后,那生下的孩子会爱你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给了林福雅力量。“我要嚷孩子爱我。我要好好地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林栋走出去马上让人去通知林枫过去。

    而林福雅,疼得死去活来,叫喊声冲天,可林福雅并没有再怯懦。

    为母则强,林福雅死死咬着床板,咬的牙齿都掉了两颗,疼痛还是袭击得她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因为是早产,又受了刺激,血流了很多,水盆一盆盆滴端进来,又呗端出去。

    林栋看得很心急,生怕出事。可是林枫却淡定得多,顶多问下孩子出来了没有,一句都没有问过林福雅。

    可能林枫害更希望林福雅出事那,只要孩子没事,林枫害可以烧个让纠缠。

    “生了。生了。”接生婆出门大叫,紧接着,就听到清晰响亮的婴儿啼哭,划破天空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“夫人,这玉项链是王爷送的吧,好漂亮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珠子多圆润,一个个都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听见下人们这么夸奖,林莜的心里,也是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不过,林莜把项链戴出来,并不是给这些下人们看的,而是给自己的孩子们看的。

    “饭菜都准备好了吗?”林莜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请夫人放心,都准备好了,还准备了大小姐们爱吃的虾仁炒蛋和东坡肉。”

    “恩,都先热着,等人到齐了,再端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林莜转了一圈,看下人们打点的还算整齐,便又回屋里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笑笑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娘亲,你的项链那么漂亮,我也想要。”笑笑突然撒娇道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林莜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那些之前买给你的首饰,你都放哪里了?”林莜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些我都不喜欢,我就喜欢你这项链。”笑笑不依不饶的,非要达到目的不可。

    这让林莜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娘亲,我就要嘛,我就要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呢?”屋外,周筝筝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筝筝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。”林莜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,脖子上的项链,也显得格外漂亮。

    见周筝筝过来了,笑笑顿时收敛了很多。

    知道一下子达不到目的了,便惺惺的跑开了。

    “娘亲新买的项链吗?挺漂亮的。”周筝筝一眼就看见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爹送的。”林莜边说,边羞滴滴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噗呲,周筝筝没忍住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爹的眼光还不错么,这项链的确漂亮。”周筝筝上前两步,还伸手摸了一下项链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,就送给你吧。”林莜见周筝筝似乎也喜欢这项链,便赶紧想把项链解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不,这是爹送你的,我喜欢的,我自己去买。”周筝筝赶紧阻止说。

    母女两人有说有笑的从后院出来,刚好遇到了从书房出来的周瑾轩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周筝筝一个侧身,向周瑾轩行礼道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