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8章 私奔
    “我手也被扎了。”笑笑一脸委屈的说,“好痛好痛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,”林莜把笑笑的手拉了过来,的确,在食指尖上,有个小小的红点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点血,你还叫那么大声。”林莜不以为然的说:“继续练。”

    笑笑没有反驳,只能又拿起针线,一次次的刺入。

    此时,周筝筝面对着棋盘,看着前面,默然不语。杜建波穿着一件红色滚边的琵琶襟三开叉外衣,里面是一件藏青色的长袖丝质褂子,褂子过膝,下摆处还绣有一圈金黄色的穗子,站在不远处,嬉皮笑脸道:“周大姑娘可不会只是找我过来看姑娘下棋那么简单吧!有何吩咐,请说。”周筝筝凝住眉毛,眼睛还是看着棋盘,但是,樱桃小嘴已经在启动了,清丽入珠子的声音轻轻吐出,“杜公子最近克发现兴平侯府又何异样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说:“周大姑娘让我看着兴平侯府,我哪里敢怠慢。自然是查得很清楚来。兴平侯府已经在做困兽之斗,投靠了林俊生,最近他们的嫡女风丹华好像有些异常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风丹华离家出走了。”杜建波笑道。

    “竟有这事。可查出是为了什么?”周筝筝微微抬头。

    “是为了姑娘都弟弟,周瑜恒。”杜建波脸上的笑容更加深刻。

    周筝筝放下棋子,看向杜建波,“和瑜恒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原本是没有关系的,可是,风丹华应该是对周瑜恒一见钟情,所以,不顾父母反对,私自跑出来想间周瑜恒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瑜恒有何举动呢?他喜欢她吗?”周筝筝觉得事情开始不受掌控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,要问瑜恒自己了。反正,每次风丹华找瑜恒,瑜恒没有拒绝。”杜建波笑得恨邪恶,“也许,英雄难过美人关吧!周瑜恒再优秀,也是需要一个女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。瑜恒才十二岁,不急着找女伴,再说了,怎么和兴平侯府的姑娘摊上关系了。这兴平侯府究竟是敌人还是朋友,都不确定呢。”周筝筝说,“不行,杜公子,麻烦你亲自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我过去能做什么呢。周瑜恒离这儿克很远呢。去了还能阻止他说互相喜欢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。瑜恒是很懂事的,他一定知道什么人可一喜欢,什么人不可以。”周筝筝的目光渐渐加深,“再说了,杜公子,不要忘了,你已经投靠吴国公府,自然要听问吩咐办事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摊了摊手,“我知道。不过,我去阻止没问题,可感情的事不是想阻止就阻止得了的。万一阻止不成功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而那头,赏花会上,周瑜恒独自走到水榭边上看书。

    周瑜恒不喜欢太热闹,所以,躲起来看书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而风丹华直本周瑜恒而来,找到周瑜恒的时候,已经饿了一天一夜,衣服都脏兮兮的。

    晕倒在水榭旁。

    周瑜恒亲自去扶她。

    风丹华睁开眼睛,看着周瑜恒惊喜滴说,总算看到你了,就算是死也无憾了。

    真的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瑜恒惊讶级了,一个脏兮兮的女孩子忽然说了这样的话然后晕倒,究竟怎么了。深深引起了周瑜恒的好奇。

    周瑜恒让人抬风丹华去床上,请来郎中给风丹华看病。

    郎中诊治之后说风丹华只是气血太虚,并无大碍,静养一段日子就好。

    周瑜恒看着风丹华,让奴婢给她洗脸,照顾她,自己先走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风丹华就醒过来了,一定要见周瑜恒。

    周瑜恒来了。

    风丹华哭了又笑了,更加引起周瑜恒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姑娘是哪家的。为何会这番遭遇。”周瑜恒关心地说,“若有什么苦衷,不妨直说。我若是能帮姑娘的,一定帮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了,回去他们就不让我来见你。我的苦衷就是怎么能让州大人喜欢上我呢?”风丹华倒是直接。

    周瑜恒一怔,认朕看着这个大胆表白的姑娘,发现她并不是精神失常,倒是恨可爱呢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头疼。”笑笑刚一进门,就对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“快过来坐下,”周筝筝放下手上的事情,上前一步,拉住了笑笑的手。

    就接触的一刹那,周筝筝就知道,笑笑是真的生病了。

    笑笑的手发烫,虽然不是很严重,但周筝筝还是能判断出来。

    “叫你多穿点你不听。”周筝筝虽然心疼,但嘴上还是免不了说几句。

    笑笑这时也没力气回嘴了,整个人就跟阉了似的,连带坐直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又摸了摸笑笑的额头,额头又紧又硬,基本判断笑笑是着凉了。

    “去煮个麻黄汤吧。”周筝筝对身边的丫鬟说到。

    丫鬟懂得点医术,这个麻黄汤,对她来说,也算是简单的事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碗黑乎乎冒着热气的汤药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放在了笑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趁热喝了。”周筝筝也坐了下来,把碗推到笑笑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浓浓的苦味,顿时让笑笑就皱上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不想喝,这个太难喝了。”坐了会儿,笑笑似乎好受了些,又开始顶嘴了。

    “不喝好不了的,”周筝筝拉高了声音说,“你真不喝也没事,反正难受的又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周筝筝便和丫鬟们出去了

    “我们去逛街了,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笑笑这下就不开心了,自己身体那么不舒服,竟然都没人疼爱了。

    但看见周筝筝真的走出了大门,笑笑也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眼前的汤药也已经变温了,刚刚好。

    笑笑深吸了口气,端起碗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还没等笑笑把碗放下,周筝筝竟然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笑笑也是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“怎么,没你想的那么苦吧,”

    笑笑没有说话,而是把身子转过去,意思是不想和周筝筝说话。

    “来,这个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根火红的糖葫芦摆在了笑笑的跟前。

    这可是笑笑的最爱的,可以当饭吃的,怎么吃都不会腻。

    一看见糖葫芦,笑笑僵硬的脸,立马就像雪遇到火一般化开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姐姐。”笑笑的嘴,会说话的时候,还是很甜的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