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7章 女红
    虽然这跟读书少有关,但其实也反应出周瑜恒还要做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兴平侯府。

    院子里,如断珠般的雨滴敲打在瓦楞上,发出叮咚清脆的声音,雨滴沿着瓦槽,汇聚成一股清流,如小瀑布般泄下。而在屋檐下,几口水缸里早已装满了水。

    屋内,一把紫砂壶安静的摆在桌上,茶壶壶身呈方形,壶嘴也是方形的长条,而壶盖是圆的,寓意天圆地方,壶盖上的把手是竹藤做的,不容易烫到手。

    风丹华凄凉的呼喊声终于把她奶娘吸引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这是夫人吩咐的,问也没办法,姑娘就饶了我吧!”奶娘一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风丹华哀求说:“奶娘,你一定有办法放我出去的。我应下了明日的赏花会,那是周瑜恒操办的,我一定要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就算你过去了又能如何啊!姑娘,夫人不喜欢周公子,姑娘就算了吧!”奶娘劝说着,“更何况,我若是放姑娘出去,我还能有这个小命吗?我没了命左右也不过是贱命一条罢了,没什么可惜的,可是,姑娘你怎么般。我看着姑娘长大的,实在不放心姑娘啊。”风丹华哭着说,“可是,问没有周公子亲自拒绝我,我总是不能放弃的。奶娘你一定要帮帮我。若是想让我死心,也要周公子见了我再说啊!如果周公子见到我也不能爱上我,那就是别人在害我。”

    奶娘说:“那我去问问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问她又什么用处啊!”风丹华说,“奶娘,我给你跪下了,求你救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救救这个词,我可担当不起啊!”奶娘还是百般推脱。

    封丹华可是在求她放她出府啊!奶娘当然不能做主了。

    可是,风丹华说,若是奶娘放我出去,我一定借奶娘一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原来,前几日奶娘四处找人借银子,可是没人借给奶娘。奶娘甚至想去借高利贷,可见奶娘非常急缺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下,奶娘犹豫了一会儿,总算是答应了,不过,想到事情重大,还是吞吞吐吐地说,姑娘一个人在府外,若是有什么意外,我如何跟夫人交待啊!

    “我绝对不会出事的。你放心去拿一百两银子吧!”风丹华迫不及待来。

    奶娘还是敌不过贪婪,悄悄打开房门,然后带风丹华从狗洞里爬出去。

    风丹华终于自由了,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放松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街上新开了一个卖烧饼的铺子,也不知道用的什么配方和料子,那香气,隔着一条街都能闻到,好多人为了吃上一口,都早早的过来排队,有几个大妈,甚至还带了板凳过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穿着一件橘黄色的薄纱外裳,上面绣着五彩的百花和一对蝴蝶,里面,是一件灰白色的襦衣,再外面套了一件紫红色的霞披,坐在树下,平静地下棋。

    又是自己跟自己下,可是,周筝筝却下得津津有味,时而皱眉时而抿嘴。

    林莜走了过来,云嬷嬷说,大姑娘,夫人来了,还送来那最喜欢吃的柿饼。

    哪里哪里。一听到有柿饼吃了,周筝筝站了起来,显得特别兴奋。

    一个大竹筐被抬了进来。

    大竹筐里红的发透的柿饼,看得周争争口水直流。

    非是周筝筝不要形象,而是实在是双手空空,太忙了。

    林莜顾好了大女儿,又去找小女儿。

    明媚的阳光照进屋子,也把桌上的彩线照的格外鲜艳。

    林莜坐在桌子前,娴熟的把所有颜色的丝线都穿上了针。

    “笑笑,快过来。”林莜冲着门外喊到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。笑笑就屁颠屁颠的跑进来。

    “娘亲,你找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快坐下,今天我难得有空,你可得好好给我学。”林莜故意冲着笑笑紧了紧眉头。

    虽然都是自己生的,但笑笑和筝筝怎么就那么不一样。

    笑笑一听,脸上的笑容顿时也没了,但没办法,就算再不愿意学,笑笑也是已经不能走了。

    林莜其实对笑笑的要求并不高,只要会一点点女红就好,免得日后出嫁,被婆家嫌弃。

    但笑笑却是打心底就不喜欢这些,总是想尽办法去躲避。

    “坐近点,”林莜拍了拍身边的一个凳子说:“坐那么远,你怎么看的清。”

    桌上,林莜早已经给笑笑准备了一块白绸,而且,还把白绸用竹编给固定起来。这样,就可以让笑笑更方便的在上面绣花。

    笑笑嘟着嘴,很不情愿的坐在了林仲超的右边。

    “来,把针拿起来,先打个结。”林莜说完,便快速的给线尾绕了一个结,这个结很重要,否则所有的绣花,可能会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笑笑不笨,也很快就打了个结。

    “来,看清楚了,用力一定要快!”林莜又开始示范,这绣花的针法,也是讲究快和准的,要不然,白绸很容易被勾出花,那整个白绸也就没用了。

    林莜一边说,一边快速的刺入一针,顿时,银针就看不见了,只有尾巴上的那跟彩线还能看到。

    “该你了。”林莜安静的看着笑笑,但却让笑笑觉得有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笑笑不敢不动,拿起针也是快速的一刺。

    “好了,再刺回来。”林莜继续说道:“贴着刚才的线,慢慢的往回刺。”

    笑笑按照林莜的要求继续刺,但却刺歪了,还把林莜的手指,给扎出了血。

    “娘亲,你没事吧。”笑笑吓的赶紧把针一扔,神色慌张的捏住林莜受伤的指头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继续练。”林莜把手伸进嘴巴里,吸了两口后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娘亲,我不会,也学不会,不学了好不好。”笑笑拉住林莜的衣袖,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我肯,那也得你未来的婆婆肯。”林莜果断的拒绝了笑笑的建议。

    无奈,笑笑只能硬着头皮,继续去练习。

    “啊,”突然一声惨叫,把林莜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怎么了。”林莜从位置上跳起来。

    但很快就发现,笑笑依然镇定的坐在凳子上,似乎并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啊,”林莜把脸挂了下来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