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6章 冤情
    兴平侯府。

    风长城和风夫人私下的讨论吸引了兴平侯府都侯爷注意。

    “都喝你们说了,不要去害怕,要害怕之前就不要跟林俊生合作,如今我们都已经绑架了周原,害把周原交给林俊生了,周原是生是死也不知道,你觉得师生之间蒙上了这样隐秘的事情,还能跟吴国公府成为朋友吗?”

    老侯爷发话了,风夫人忙说,我们也知道啊!所以也没抱希望啊!不过就是女儿有点小心思,已经让女儿断绝心思了这个心思了。

    女儿有心思。什么心思。老侯爷一怔。

    多年前的那幕似乎重现了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。就是女儿无意中看了那个周瑜恒一眼,然后就吵着要再见罢了。

    小女孩子家,有这样的心思难免的。”风夫人还是很包庇自己的一双儿女的。

    谁没做过少女,少女怀春呗,难免的。

    “周瑜恒。女儿竟然看中了周瑜恒。女儿的眼光真高啊。”老侯爷先是大喜,然后是失望地叹气,“周瑜恒可是神童啊。风采绝伦。再加上还是吴国公府上的嫡长子,日后还要继承吴国公府爵位的。这样的人物,又如何会看得上我们女儿呢。”

    老侯爷的叹息感染了风夫人,风夫人也叹气起来,“如果当初没跟林俊生合作,只怕如今我依靠着女儿女婿儿媳都可以过得绰绰有余了。”

    老侯爷说,“这就是命啊!逃不掉的。就好像兴平侯府的命运就是如此,好容易找到林俊升打算帮他做皇帝,谁知,太子竟然回来了。我也千算万算不如天算啊!我们的女儿也是如此,命中注定不能跟吴国公府的人有联系的。长痛不如短痛,夫人,你做的对啊。”

    风长城硕,“父亲也不要如此悲观,周原现在不管是生是死,自从交给林俊生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好像人世间根本近么u这个人一样。就算我也跟吴国公爷结亲,想必吴国公府那些蠢猪是不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老侯爷瞪大眼睛骂道:“这可是活生生一个人天没有了,换了是你,能接受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,可是,接下来除了把生活顾好,还能怎么办呢?”风夫人想得轻松,“反正人也不在我们手没的,那是林俊生做的。”

    在周瑜恒的治理下,志远县的面貌,也是一日比一日好,一些攒了些钱的家庭,也都纷纷把旧房子拆掉,盖起来了坚实的新房子。

    有些性格活络的,则开始从外地运一些东西回来卖。

    有卖大米的,有卖布匹的,还有卖金银首饰的。

    渐渐的,原本安静的小县城,变成了一个热闹的集市。而这,也让周瑜恒得到了更多的锻炼机会。

    一日,周瑜恒正在县衙内办公,突然门外鼓声震天,周瑜恒一听,便知是有人告冤。便赶紧放下公文,来到了前堂。

    堂下,一个妇人正跪在地上,满脸委屈。见周瑜恒出来了,便连忙叫屈,还举起双手下拜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慢慢说。”周瑜恒不为所动,依然慢条斯理的。

    虽然妇人可能的确有冤情,但周瑜恒也不喜欢这种告冤的样子。

    妇人也是聪明人,见周瑜恒不为所动,便收敛了很多,但依然长跪不起。

    “你有何冤情,只管讲来。”周瑜恒拍了一下惊堂木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,民女有一镯子,被人偷了,夫家不但不安慰,还对民女殴打辱骂,实在是冤阿。”说完,这妇人还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竟有此等不通情达理之丈夫。”周瑜恒横眉倒竖,“来人,把妇人的丈夫叫到堂前来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个穿着旧色褂子的男子走进了大门,见到周瑜恒后,男子也不下跪,而是对着妇人喊到:“你怎么跑这里来丢人了,赶紧跟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刁民。见到县令大人,竟然不下跪!”一旁的衙役顿时喊出“威武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男子一看,顿时跪下,不住的磕头认错。

    只是周瑜恒对这男子的印象不错,“起来吧,”周瑜恒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谢大人!谢大人!”

    男子起身后,又想拉着妇人离开,但这妇人却一屁股坐在地上,死活都不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周瑜恒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都说说吧,怎么回事。”周瑜恒清咳了两声,又示意两人都慢慢说话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丈夫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别某,你为何殴打你妻子?”周瑜恒立马追问到。

    倒是这男子并不否认,但也没有说其他话。

    “快跟我回家,你这事情,回家再说,”男子伸手去拉妇人的手。

    “大胆,大人问你话呢。”一旁的副官已经脸都涨红了,也深深的为地上的妇人鸣不平。

    男子这才很不情愿的说。因为妇人把镯子拿去卖了,这才一时气不过,打了两下。

    只是男子万万没想到,妇人会跑过来告状。

    “一个说是被偷,一个说是被卖了。谁在说谎?”周瑜恒又猛拍了一下惊堂木。

    此时,周瑜恒其实早已知道,这妇人并不是一个贤德的妇人,否则,就算真被冤枉,也不会跑过来大动声势的喊冤。

    很快,买了镯子的当铺掌柜也来作证了,证实镯子是被卖的而不是被偷的。

    这下,妇人浑身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来人,杖打二十大板。”

    这时,男子又站了出来,“大人大量,草民愿为内人受罚。”

    “打。”周瑜恒也不犹豫,一声令下,击打声就不绝于耳。而这,也是周瑜恒对男子的惩戒,一个好男子,应该把家庭处理好。

    男子没有怨言,趴在凳子上,随着杖木一下一下的,身体也是一抖一抖的,但男子没有喊半个疼字。

    一旁的夫人,呆呆的看着,想伸手去拦却又是不敢。

    虽说妇人本来就是喊冤的,但看见自己的丈夫被如此击打

    周瑜恒没有等击打完就先行离开了,只是那一声声击打声,让周瑜恒也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虽然百姓的生活得到了一定的改善,但却依然没有摆脱市井之气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