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4章 龙虎斗
    林枫生气了。

    而先受苦的,都是最关心孩子臣子的。

    林枫不服。

    耶律骨断然想不到,林枫会说不愿意。要知道,现在不是讨论谁对睡错的时候了,林枫在用苦肉计,他想看看耶律骨还会不会为了感情帮助他。

    可是事实证明,耶律骨对林枫已经没有感情了。

    父皇不想念娘亲了吗。林枫提起了朝歌,这个耶律骨最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耶律骨摇摇头,都过去来。林枫震惊了。

    过去,每当林枫让耶律骨失望的时候,只要想到朝歌,这个耶律骨最爱的女人,也是林枫的母亲,耶律骨都会原谅林枫,继续为林枫付出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,耶律骨竟然说,那些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怎么能让林枫不奇怪呢。耶律骨曾经是那么地爱着朝歌,哪怕朝歌进宫成为庆丰帝的女人,耶律骨也没有碰别的女人一下。

    如今,耶律骨连朝歌都放下了,对林枫,更加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废掉林枫这个太子,那是眼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林枫抚摸额头,危机感顿生。如果连朝歌都不能吸引耶律骨,那么,就只有谋反一条不归路了。

    林枫抚平心绪说,父皇早点休息,儿臣告退。

    林枫走后,林栋从帘子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栋,朕发现枫儿变了。耶律骨说,朕决定废掉林枫都太子之位。

    不可啊皇上,如此林枫会记恨于皇上,必然会影响北狄的国运。

    林栋连忙反对。

    不行,朕意思已经决定,阿栋,以后,你来做朕的太子。

    林栋大惊,脸上出现猪肝色。万万不可啊皇上,臣不愿意做北狄的罪人。

    朕想要谁做太子救让谁做太子,你怎么会是北狄的罪人呢?你也是朕的儿子啊。养子和儿子一样的。

    可是皇上有没有想过,林枫一定不会放过臣,北狄一定回陷入内乱,臣怎么能做引起战端的罪人呢。

    耶律骨沉吟片刻,说,也好,朕仙废掉林枫再说。不过,你也不必太没自信,若是你能做太子,也是北狄的福气啊!朕之所以在犹豫,并不算是害怕林枫,朕只是不想让一个汉人做北狄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皇上英明。林栋称谢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林枫的耳里。

    这个可恶的耶律骨,我一定会将他碎尸万段。林枫轻轻一捏杯子,立马,杯子被捏得粉碎。

    林枫已经忘了耶律骨曾经帮过他了,心里只有憎恨。

    大茗朝。

    温燕焦急地在大厅等候林俊生。

    林枫走了,温燕只能把感情寄托在一直喜欢她的林俊生身上。

    可是,林俊生竟然在安慰她几次之后没有出现了,还跑去缠着墨香这个奴婢,还让周筝筝给教训了。

    温燕这才着急了,林俊生怎么能喜欢别的女人呢?林俊生应该一直喜欢她一个人才对啊!哪怕她不喜欢他,他也要一直喜欢她的啊!

    林俊生出来了,看到温燕,眼睛里没有过去那样炽热。

    温姑娘。林俊生笑着叫唤温燕,温燕哭了,你怎么可以喜欢别人。你不是说一直都喜欢我吗?怎么可以喜欢别人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质问让林俊生心烦气躁,还好没娶温燕,这个温燕怎么那么烦啊!

    那不过是个奴婢,我玩玩的,林俊生只好假意说道。

    玩玩的真的啊。温燕歪着脑袋做天真模样。

    当然是真的。那也是因为温姑娘不喜欢我啊!若是能得到温姑娘喜欢,我到是死而无怨的。

    温燕听了心里如吃了蜜一样,女人就是喜欢被夸和重视。

    那就好,不然我就。温燕撅起了小樱桃嘴。

    不然就打我吧!林俊生嬉皮笑脸的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屋内,淡淡的檀香味充满着整个房间,薄纱的帘幕,将窗外的月光挡住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只是微风依旧偷偷的钻进来,吹的桌面上的烛火一抖一抖的。

    笑笑已经吃过了晚饭,有鱼有肉,菜也是相当的好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笑笑的脑海里,依旧回想着白日里那漆黑的土豆。

    “恩,好吃,真香。”笑笑一边吃,一边不住的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温慈哥哥,都熟透了,你也吃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看见笑笑那一脸满足的样子,温慈也是忍不住捞了一个土豆来吃。

    “真香,什么都没有加,竟然这么好吃?”温慈几乎是一口一个,整个嘴巴里,满了土豆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笑笑,快点,这鱼要压不住了。”温慈神色紧张的对笑笑说,两只手却还在不断的用力,几乎都要把鱼眼给挤爆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再坚持会儿,马上就好了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笑笑捂住嘴偷偷的笑,似乎那鱼尾巴拍起来的水,又溅了温慈一脸。

    笑笑把白日里画的鱼拿了出来,平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虽然用了非常规的手段,但这鱼的确画的很标准。该瘦的瘦,该胖的胖,最逼真的是那背鳍,一丝一丝的,似乎都能撕下来。

    “哇,可惜了可惜了!”突然,笑笑冷不丁的拍了下自己的大腿,“怎么把这个鱼给忘了,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笑笑的这个突然一叫,把周筝筝也给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温慈哥哥也是没主意的,怎么就没想到把这鱼也拿去烧烤吃了呢,那么活鲜鲜的鱼,就这么浪费了,真是可惜,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笑笑越想越难过,甚至开始想那鱼后来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笑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温慈身上。

    “快,给我挑一个土豆出来。”笑笑依然清晰的记得自己对温慈说的话。

    而温慈也是二话不说,马上就给挑出了一个。

    看着桌上的纸,笑笑不知不觉间就举起了笔,随着一笔一划的移动,温慈两个字,渐渐的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笑笑全然没有发觉,周筝筝早已经站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在想什么呢?”周筝筝突然开口说话,把笑笑着实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笑笑有些无与伦比,还紧张的赶紧把桌上的纸给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姐,你什么时候进来的,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在想什么,想那么深。”周筝筝伸手点了一下笑笑的鼻子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