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3章 夜里
    此时,林俊生几句甜言蜜语就让温燕破涕为笑了,然后林俊生拉住温燕的手说,“不如你今晚就留在这里吧!你哥哥总是往吴国公府跑。对你疏于照顾,你留下来我照顾你吧!”

    温燕自然是推脱一番,可是,其实心里是乐意的。就那么半推半就中,温燕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林俊生马上让人给温燕准备最好的客房。

    月华如乳,夜影婆娑。

    林俊生穿着一件红色的绣着大万字纹的半挂衣裳,里面是一件黄色的半袖锦缎,下半身是一件裤子和一双黑布鞋。林俊生让人在院子里搭起来一座赏月台,特意从京城有名的玲珑居买来茶点,和温燕边吃边聊赏月。

    来尝尝这杯桃花酿,乃是我母妃珍藏了十年的好酒。林俊生给下人一个眼色,宫女素手托着一个白瓷瓶,浅浅佳酿缓缓注入温燕面前的酒杯里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不喝酒。”温燕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喝一点没事的,这种桃花酿专门是给女子喝的,性温和,千杯不醉。”林俊生把酒杯递到温燕嘴边。

    那浅浅的酒香袭入温燕的鼻子里,温燕说,“我没有喝过酒,甚至连闻都没有闻过。因为我家管教严格,不许我碰酒。可是,今番闻到了,倒是觉得酒一点都不可怕,酒,其实挺好喝的啊!”

    林俊生笑道,“那是当然,其实,偶尔喝一点点酒,对身体还是有好处的。对女子而言,更能美容养颜。”“你懂得真多。”温燕笑了,脸色微红,林俊生又觉得温燕是最好的女子了,如同初见时一样。

    “能让你喜欢才是有价值,不然,懂得再多,又有何用。没有你喜欢,我的人生也是没意义的。”林俊生喝了一口酒。温燕也学林俊生的样子喝了一小口,好甜。

    “你过去说,不管我喜欢不喜欢你,你都会一直喜欢我,说真的吗?”温燕天真地问。

    “真的,当然是真的。我就算已经知道你喜欢林枫,可我对你的心,从来没有变过。”林俊生说起痴情的话,那简直是顺手沾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那么傻呢?你为何对我那么好。”温燕感动了,若是对她好的人是林枫该有多好,可惜,林枫不曾喜欢过她。

    可是,除了林枫,还有一个人需要人玩。

    “你值得我对你好。”林俊生握住温燕的手,认真的说,“你快乐,所以我快乐。”

    温燕的心都化掉了。

    在林俊生的怂恿下,温燕喝了一杯又一杯。

    “俊生,我真的喝不下去了。我醉了。”温燕说着,晕倒在林俊生的怀里。

    长夜漫漫,林俊生嘴角露出一缕阴笑,抱起怀里娇女,走进房间,门,合上了。

    北狄。屋内,一张半人高的黄木圆桌被放在东边的墙角。对面的墙上,挂着几幅先祖的像,而桌上,摆了一对红蜡烛,还有一个铜香坛。

    林仲超穿着一件窄袖祥云纹里衣,外面是一件蓝黑色的对开襟前后开叉外裳,

    浅蓝色的袖口处纹着万字纹,坐在草屋里喝茶。

    阿明背着剑,穿着一件藏青色的左襟长袖外裳,领口上翻,刚好把脖子卡住,里面,是一件白色的棉质内衣。下半身,则是一件青灰色的裤子,坐在林仲超对面。

    “林枫要被废了,这是莫礼刚刚带来的消息。”林仲超看着窗外,“林枫还不知道,不过以林枫的聪明,也能猜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阿明说,“那林枫能这样算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。不过,林枫手上没有兵,权力都在耶律骨自己手里。林枫就算要打也无力。我们可以给林枫借点兵力。”

    “借兵给林枫?”

    阿明不敢相信,不能啊主人,林枫是我们的敌人,怎么能借兵给敌人呢。

    林仲超笃定一笑,耶律骨也是我们的敌人,两个敌人相斗,我们才能看好戏嘛。

    阿明说:“可是,林枫强大了对我们没有好处啊!万一林枫胜利了呢?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帮他的是我们的人,既然可以扶持林枫胜利,也可以把林枫从胜利的位置拉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,莫礼过来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你来得正好。我的兵马和你的兵马可以借给林枫,让他有足够的实力对付耶律骨。”

    莫礼一怔,那不是让林枫占便宜了。

    “先让林枫占点便宜,等林枫把耶律骨的事消灭了,我们再把我们的人马抽调回来,林枫照样会一无所有。并且,林枫就算打不赢耶律无骨,可是,和耶律骨消磨着兵力,对他们都是损失啊!我们可以得渔翁之利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,说的莫礼啧啧称赞,连番说是妙计。

    于是莫礼去办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,阿明,你把我们的兵马清点一下,交出一半给莫礼带去供林枫调遣。可是,不能真的去冲锋陷阵,到时候临阵脱逃就是了。

    阿明会意,笑了起来,“我就知道主人不会真的帮助林枫。”

    “林枫是我的仇人,我当然不会帮助了。”林仲超笑着喝茶,“落井下石我倒是会。”

    此时,林枫也听说耶律骨要废掉他了,于是,一个人喝起了闷酒。

    林栋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你以后不要见皇后娘娘来,皇上会对你起疑心的。”林栋说着,还看了那边几眼。

    林枫冷笑道,“林福雅这个人是什么性格你也知道。不是我不见就能不见的。”她会一路跟着,林枫不理她,他就不走。

    “都是皇后娘娘在纠缠我,我原本还打算问你嫩怎么办呢。”

    林栋说,“不管怎么说,我希望你为皇后娘娘着想一下。

    她那么单纯被你骗过来,更何况我们大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单纯。放屁的单纯。”林枫可不吃这一套,“你想你没办法,应该是她骗我吧!算了。”

    林栋说,皇上想对付皇后娘娘,希望你看在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,不要帮皇后娘娘任何事,尤其是这个事。

    林枫沉吟不语,过了好半天才点点头,眉毛却还是皱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听我了,我自生自灭看。“林仲超嗔怪着。

    林枫和林栋帮忙把相册给擦拭一下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