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2章 废掉
    林枫生气了。

    凭什么最后受苦的人,总是渣。而先受苦的,都是最关心孩子臣子的。

    林枫不服。

    耶律骨断然想不到,林枫会说不愿意。要知道,现在不是讨论谁对睡错的时候了,林枫在用苦肉计,他想看看耶律骨还会不会为了感情帮助他。

    可是事实证明,耶律骨对林枫已经没有感情了。

    父皇不想念娘亲了吗。林枫提起了朝歌,这个耶律骨最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耶律骨摇摇头,都过去来。林枫震惊了。

    过去,每当林枫让耶律骨失望的时候,只要想到朝歌,这个耶律骨最爱的女人,也是林枫的母亲,耶律骨都会原谅林枫,继续为林枫付出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,耶律骨竟然说,那些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怎么能让林枫不奇怪呢。耶律骨曾经是那么地爱着朝歌,哪怕朝歌进宫成为庆丰帝的女人,耶律骨也没有碰别的女人一下。

    如今,耶律骨连朝歌都放下了,对林枫,更加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废掉林枫这个太子,那是眼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林枫抚摸额头,危机感顿生。如果连朝歌都不能吸引耶律孤,那么,就只有谋反了。可是,林枫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林福雅在风沙里,眼泪干了,眼睛好像两个没有水的坑。就那么死鱼眼一样地望着林枫越走越远,身影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林福雅很想跳下马,把孩子弄没,让林枫后悔一辈子。

    可是,孩子若没有了,林福雅也会后悔一辈子。

    肚子里的孩子在踢着她,林福雅最终安安静静地跳下来,回去了。

    林枫却一个人喝闷酒。

    耶律骨如今什么国家大事都不和他商量了,都跟林栋商量。

    看着林栋天天跟耶律骨在一起,林枫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他这个太子是耶律骨给的,耶律骨不理他,他名存实亡。

    隐隐的,林枫也曾怀疑,是不是耶律骨已经知道林福雅怀了林枫的孩子,是以对林枫不予理睬。

    林枫心虚,也不敢找耶律骨质问。

    皇宫里,耶律骨和林栋讨论好国家大事,忽然,耶律骨深深地发出一声感叹。

    皇上,还在为太子的事愁烦吗?林栋问。

    耶律骨点点头,林栋你虽然不是我儿子,却比我儿子还懂得我,我真的没有白养你。

    林栋说,皇上息怒,太子会懂得皇上的心得,只是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不会懂得的人,给他再多的时间都做不到,朕不是小孩子,朕明白这个道理。朕也给过林枫很多机会,可是,林枫不但没有跟朕认错,反而继续去见林福雅。朕已经不再难过了。

    是啊,耶律骨自认为林枫付出太多,可是,林枫依旧如此,耶律骨已经放弃林枫了。

    不管皇上做什么样的决定,我都会支持皇上。林栋斩钉截铁地说,我都会站在皇上身边。

    好孩子。耶律骨哽咽了,满头白发竟然被眼泪弄湿润。

    林栋走了后,耶律骨擦干了眼泪,眼神变得阴毒起来。

    传皇后来见朕。耶律骨说。

    林福雅听说耶律骨传见,有些害怕,推说身体不好不去,可是,皇上驾到,耶律骨竟然亲自出马过来了。皇上,你怎么来了。

    毫无准备的林福雅颤抖着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耶律骨已经很久没有过来了。

    朕怕自己许久不过来,你会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。怎么你不希望朕来吗?朕打搅你了吗。

    你会连自己是皇后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林福雅害怕地低下头,不敢看耶律骨,怎,怎么会呢。皇上,臣妾一直想念皇上啊。

    真的吗?耶律骨捏住林福雅的下巴,那带着口臭的气息喷在林福雅的脸上,林福雅连忙把头扭开。

    林福雅竟然露出了作呕的神情。耶律骨生气了。

    贱人。耶律骨一个耳光把林福雅打趴于地。

    啊!肚子疼。林福雅捂着肚子。

    耶律骨冷冷地站着,林福雅伸过来手,皇上,我肚子好疼,你快给我叫太医啊!

    可是,耶律骨甩开来林福雅的手,你这个孩子是谁的,朕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什么。

    大把汗水从林福雅额头上流下来。

    皇上求求你救救这个孩子吧!

    耶律骨还是冷眼旁观,没有动一下。

    林栋赶过来了,看到这个情节,说,皇上,不管如此,先救起孩子再从长记忆啊!

    耶律骨这才让太医过来。

    然后宫女把林福雅浮上床。

    太医过来看过,林福雅没什么大问题,吃几副药就会好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温慈来看望笑笑了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想吃甜的还是酸的?”温慈站在一张石桌前,犹豫着不知道选什么好。

    石桌上,摆了好些吃的,有话梅,有蜜饯,还有龟苓膏,茯苓饼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都是林莜让人提前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周瑜恒离开后,笑笑也是不能闲着,没几天,温慈就过来陪着笑笑继续画画了。

    只是温慈自己也不怎么擅长画画,没画多久,就觉得脖子酸手腕痛的,非要起来活动活动。

    看下人们把这些吃食端了上来,温慈也是赶紧过去活络活络自己。

    “都拿点过来吧。”笑笑微微回了一个头,大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笑笑没有走过去吃,是因为笑笑的手上正拿着一条鱼。这鱼太过蹦哒,笑笑正用手死死的按住。

    “温慈哥哥你快过来,我按不住了。”笑笑扯着喉咙叫着。

    笑笑想画一条鱼,温慈就弄来了一条大活鱼。

    笑笑嫌鱼放在水缸里看不清楚,便把鱼给捞了出来,但这鱼不小,吴有一斤多重,拼命挣扎的时候,笑笑用两只手也还是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温慈赶紧小跑着过来,把吃食放在了一边的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来我来,”温慈一只大手把鱼给拖到了水缸里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鱼又自由了,在水里翻了个身,便又自由自在的游起来。

    “让这鱼先休息下吧,我们也先休息下,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恩,是有些累了。”笑笑拍了拍手,又把双手在衣裳上来回擦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“好臭好臭。”笑笑以为这样就干净了,可把双手拿到鼻孔前闻了一闻,顿时一股浓重的鱼腥味就让笑笑觉得反胃恶心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