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1章 杀心
    说是画画,更准确的说是描边。

    温慈按的紧,终于,笑笑把鱼的轮廓给描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继续啊,鱼鳞还没画好呢,”见温慈有松手的意思,笑笑赶紧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啊,这个你怎么描啊,”温慈张大嘴巴,一脸的错愕。

    “你按着就是了。”笑笑右手拿着毛笔,左手则在鱼身上比划着。

    虽说画家可以以目测距,以手测方位,但笑笑压根就不懂,怎么方便怎么来就是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鱼鳞实在丰富,没画几下,笑笑就厌倦了,把笔一丢,就出去玩了。

    温慈来不及收拾,也跟着笑笑出去了。

    郊外,阵阵凉风吹的树枝不停的颤抖,空中的飞鸟也是不断的上飞下飞,还不时传出几声清脆的叫声。

    笑笑不喜欢女红,更不喜欢被关在屋里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笑笑更喜欢每天都能到处跑,而在郊外,笑笑可以玩的东西就多了。

    “温慈哥哥,我们一起挖土豆好不好。”笑笑认的土豆长什么样子,也是喜欢吃土豆。

    温慈其实不怎么喜欢吃土豆,但温慈不想坏了笑笑的兴致。

    土豆长的浅,甚至不用什么工具,一拉就能出来。

    “温慈哥哥,你看,这可是一串哦,**个长一起打。”

    笑笑拎起一串,还带着泥。

    “笑笑好棒,这些我都不会。”温慈说的倒也是实话,只是温慈学的很快。

    在边上看了一小会儿之后,温慈也会跟着起小土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两人就起出了差不多一斤的土豆,

    笑笑累的满脸是汗,左一把右一把,擦去了汗,却在脸上留下了两道黑黑的泥印。

    看上去活脱脱的一只花猫。

    温慈倒是显得干净很多,多少还保留了些公子的气质。

    而瞎折腾了半天,笑笑的肚子也是咕咕的乱叫。

    笑笑没有犹豫,就地取材,准备起了烤土豆。

    “温慈哥哥,你来生火吧,我不会。”笑笑一边喊着,一边已经主动的去捡柴了。

    这烤土豆,也是十分的简单,只要把火点着后,把土豆扔进火里就可以。

    只是这生火,确实难为了温慈,最后,温慈用打火石点着了干草料。

    “好香。”

    随着火越烧越旺,嫩黄的土豆表皮也渐渐的变成了金黄色,然后是橙黄色。一些个头小的土豆,甚至都烧成了黑色,但是香味,却越发的浓郁。

    温慈拿着一根树枝,将火堆里的土豆挨个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笑笑急得想吃,便让温慈给挑了一个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烫。”

    温慈手上一摆,一个核桃般大小的土豆就滚到了笑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香。看上去就很好吃。”笑笑顾不上烫,伸手就要去剥皮。

    “好烫!”但很快,笑笑就放弃了,这刚从火堆里捞出来,怎么说也得冷却一会儿。

    笑笑把土豆滚到了一块裸露的岩石上,这样可以更快的冷却。

    等土豆不再冒烟了,笑笑就开始火急火燎的剥皮。

    随着外层漆黑肮脏的表皮剥开,里面嫩黄嫩黄的土豆就像刚出炉的板栗一般,鲜甜可口。

    北狄皇宫。

    耶律骨走了,林栋拿着下人煎好的药,走进来说,林福雅,希望你明白自己的身份,不要再做给皇上丢脸的事。皇上已经知道你跟林枫的事了,也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,就是林枫的。

    林福雅吓得脸色苍白,下意识地捂住来肚子,那么皇上不会对我的孩子下毒手吧!

    刚才是想的,原本不想,因为你和林枫越来越过分了。希望你们不要再私下见面了,至少在生孩子之前不要见面,就算是为了你的孩子吧!

    林栋说完这些,就走了。

    林福雅大笑起来,又大哭,然后哭哭笑笑了一会儿,自言自语道,我当然知道有顾念自己的孩子。可是,等生完孩子,林枫根本不会再理我了。我只能趁着孩子还在我肚子里的时候,让他来见我。

    快扶我起来。林福雅对宫女说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不行啊,你不能起来。太医说了,你要静养几日,不能下榻。

    宫女不敢。

    林福雅说,那你就去把林枫给我找来。

    宫女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你们不去找林枫,我就下去,我若是出了事,看你们怎么跟皇上交待。林福雅这句话终于让宫女们去找林枫了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林枫才过来,你又有什么事找我。林枫冷漠如冰。

    林福雅心都碎了,皇上想要杀害我也的孩子了。皇上有来杀心了。

    不可能。林枫克不信。

    是真的啊。大家都可以作证。皇上已经知道这个孩子不是他的,他要对我们起杀心,包括我们的孩子。林枫这才着急起来,看着她肚子说,还好孩子没事。

    你就只关心孩子。可曾想过我刚才都被皇上打了。林福雅摸着自己被打的那侧脸蛋儿给林枫看。

    林枫冷漠地说,皇上打你这样算轻的了。

    林福雅哭了起来,你父皇都要杀我们的孩子了,你还帮着你父皇,你意志太不坚定了。

    林枫沉默着,看着窗外,双手握成拳头。皇上啊皇上,如果你真的阻止我的皇位之路,休怪我无情。

    你好好养身子吧!以后一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。林枫去找耶律骨。

    没想到林枫会过来,耶律骨想到林福雅的事,自然会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枫儿好久没有来看望朕了。朕每天都是一个人,朕觉得很是孤独的。

    林枫面无表情,可是,不管怎么办,孩子说无辜的。

    林枫进来的时候,脸上没有笑容,眼神里没有一丝风景。现在还是一样。

    耶律骨说,这个孩子,朕不知道要怎么处理。可是,留下来就是在提醒朕,这个孩子的存在就是朕的耻辱。

    可是父皇,若是这个孩子有闪失,还请父皇杀了我。林枫说着一头要向柱子撞过去。

    快拦住。耶律骨急了。左右侍卫拦住了林枫。

    林枫其实也是故意的,他想看看,耶律骨得知林枫要撞柱子,究竟会不会心疼。

    可是,答案让林枫失望。

    该迟吃,该喝喝,耶律骨根本就没有难过,好像一切都是尘埃落定了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