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8章 国公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园子里,高大的槐树如一把巨大的华盖遮住了大半个天,树底下,是一条缓缓流淌的溪水,溪水底下,是光滑如玉的鹅卵石。

    周筝筝在大厅的珠帘里隔着,看见了杜建波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,林俊生已经如你所愿不再信任我了,如今外人都传我们杜家已经是吴国公府的人马,就算是我们杜家不承认也不会有人信任我们了!既然如此,还望周大姑娘收了我的全部身家吧!”

    杜建波叫苦不迭,林俊生跟他翻脸,杜云礼质问他没跟家人商量就投靠了吴国公府,大臣们笑话他逃不过周筝筝的魅力,一切的一切,都始于杜建波在周瑾轩的帮助下,当成了右丞相开始!

    周筝筝穿着一件黑红色的长衫,里面是一件黄色衣领的褂子,“杜公子难道不是在说笑吗?就算我答应,难道你就会全身心跟我吗?”

    “如今我已经没有资格去挑选别人。”杜建波笑而露齿,“周大姑娘可不能不要我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,“可是你说过你不要跟从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过去。”杜建波信誓旦旦,深情地看着周筝筝,什么想好的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“你好好做事,我原本就不希望你太快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说:“所有人都知道,我杜建波对周大姑娘那是又一说一,有二说二,怎么可能会有得病在传,把一切都交给上帝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叔父听了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“这明明是实话?难道你在说我是说谎?”杜建波趁机连声音都给拔高了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说谎看你自己,我心已经冷掉,不可能再去拼命给孩子换走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没有阻止我说话,我呆这么多时候总有别人说话的份子啊!”

    杜建波摇了摇头,“有道理的一方,往往都不愿意高声说话。因为害怕被人知道,村长还有些因为不必去那里而高兴,反正结果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是两条生命啊。”周筝筝说,“杜建波,你回来可以一起搞这个事情,将功赎罪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要有命活着啊。”杜建波冷冷地说,“可首先要周大姑娘对我笑脸相迎才对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必油嘴滑舌,你早就该死罪。所以苦的是孩子。”周筝筝叹了口气,“我想你应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说:“周大姑娘说的这些,我一定好好记住。免得再犯错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终于走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然后看向窗外,“水仙,离公公可有消息传来。”

    “无。”水仙回答得也很有礼貌。可是,她心里也有是非对错,知道带她出门的不一定是坏人。

    果然,没过多久,周筝筝就好像大病初愈一样,一个一个地报应,整个脸都憋红了。

    离公公那里有消息了。

    离公公已经成功引导四皇子去对付七皇子。甚至也想不到脸面。

    初升的太阳暖暖的,金色的光芒投下,把院子里的芭蕉照的如绣了一圈金色的滚边。

    周瑜恒坐在屋檐下,正对着一片青砖白瓦,高高的马头墙在一片蓝天下,也是显得格外雄伟。

    周瑜恒抬头看了一眼,又马上低头在纸上画起来。

    周瑜恒用的是工笔的技法,没有横竖都显得十分工整。

    笔直的屋檐用的墨黑色,精美的窗柩用的朱红色,还有门前那银灰色的台阶,也是一级一级的画的逼真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教我画画吧,画画比写字好玩多了。”笑笑站在周瑜恒的身后多时,亲眼看见一张白纸上渐渐的满了各种景色。

    “我不教你,你屁股都坐不住的人,”周瑜恒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好好学的,”笑笑突然间也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但这次周瑜恒没有理会笑笑,这工笔画可是件绝对的慢工出细活的事情,一般性子的人,都会有些受不了,更何况像笑笑这样急性子的,

    见周瑜恒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样子,笑笑明显显得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只是笑笑并没有就此放弃,而是拿了一块板,挨着周瑜恒,也跟着像模像样的挂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笑笑毕竟没功底,画的线也都是歪的。

    周瑜恒看见笑笑这样认真的样子,也是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拿笔的姿势错了。”周瑜恒看了一会儿之后,忍不住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,那应该怎么拿?”笑笑走近一些,看着周瑜恒画的很是娴熟的样子。

    ”这样,把手腕给竖起来。”周瑜恒还是忍不住给笑笑解释道。

    但笑笑的手腕似乎僵硬成一片,怎么摆都摆不好。

    “就像这样子。”周瑜恒受不了笑笑的迟钝,上前一步,把笑笑的手腕给支撑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慢慢的,从左到右,慢慢的画出一条直线。”

    周瑜恒拉着笑笑的手腕,一边说一边画。

    果然,一条直线就画了出来。

    笑笑似乎也找到了兴致,便又开始喜欢画画了。

    但没两下,笑笑又开始胡闹了。

    一条又一条线,都不知道画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笑笑,认真画。”周瑜恒马上就要画好了,看见笑笑纸上的乱涂乱画,周瑜恒甚至都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但虽说笑笑画的不好,但-52笑笑的颜料却显得很是丰富,其中,那一抹紫红色,更是十分的抢眼。

    “笑笑,这个颜色,你是哪里弄过来的,”周瑜恒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是我拿铁水做的,还用了桃花花瓣。”见周瑜恒求问自己,笑笑顿时来了精神。说起来,也是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只是周瑜恒清楚的很,这个配方,绝对不是笑笑的原创。

    第二日,周瑜恒按照笑笑提供的偏方去尝试,果然,得到了紫红色的颜料。

    这种颜料,很不容易褪色。这让周瑜恒很是意外,也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里,有好些对联或刻字,都因为风吹雨淋变的斑驳模糊。

    于是,周瑜恒便用这新发现的颜料,给所有的对联都重新涂写了一遍。

    有些在高处的匾额,实在够不到,便先用绳索将匾额取下,待填涂好了之后,再吊回去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