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7章 翻脸
    “这是我刚临摹的,墨还没干呢。”周瑜恒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笑笑张大嘴巴,一脸诧异的看着画卷:“哥哥画的好像啊,我还以为是真迹呢,”

    周瑜恒把画卷平放在桌上,四角用镇尺给压住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就知道嘴甜,也不自觉认真点。你其实也能画那么好的。”

    半干的墨迹很快就干了。

    比起画画而言,笑笑更喜欢写字。

    在笑笑的面前,是一张橙黄色的鸡翅木圆桌,桌梁上刻着八仙过海的图案,而桌面上,则是摆满了各种字帖。

    笑笑虽然个子小,但写的字体却不小,手中毛笔一挥,一个笑字就跃然纸上,比笑笑本身的手掌都要大一圈。

    这也是笑笑最喜欢写的字之一,在边上的地上,散落着好几张纸上,都是一个个大同小异的笑字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这个笑字,临摹的谁的呢?”周瑜恒从地上拿起一张写满笑字的纸。

    字迹工整,也带着连笔的痕迹,看上去已经蛮是熟练。

    “你猜,”笑笑露出一颗小虎牙,还迅速的把字帖给盖在了手下。

    这字帖是笑笑最喜欢的一本,几乎每一次都是临摹里面的内容。

    周瑜恒轻轻的瞄了一眼,就判断这字帖是颜体,笔力遒劲有力。

    只是周瑜恒觉得直接说出来不好玩,便也拿来一张纸,在上面用颜体的笔法,写出了自己的姓氏。

    提笔落字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看着圆润的周字,笑笑虽然知道,但还是想和周瑜恒比试此时。

    “拿去给大家看看。”笑笑看上去也是信心满满。只是大家都是淡淡一笑,个中滋味,笑笑可能一时半会也不能完全明白。

    阵阵花香从窗外飘进来,和屋内的墨香糅杂在一起,衍生出了另外一种独特的气息,

    屋内的书架上,琳琅满目的摆满了各种书画内容,有股本,也有流行本。

    “哥哥,还是你写的比我好,你教教我吧。”笑笑拉住周瑜恒的衣袖,瞪大眼睛,微皱眉毛,一脸诚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妹妹这样子,我不能拒绝啊,”周瑜恒笑道,然后坐在了笑笑的身边。

    笑笑很主动的把屁股挪到了一边,还像模像样的磨起了墨。

    其实笑笑压根就不想好好写字的,磨墨也是生疏的很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太过兴奋,笑笑手一抖,倒了太多的水到石墨里,而没磨两下,笑笑又嫌手酸了,又不磨了。

    看着水一样的墨汁,周瑜恒也是很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蘸了一点写在纸上,很快就晕出了一个打水印。

    好在边上的书童很快就接着磨起来,一点点的,墨汁也变得浓黑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想学什么字呢?”周瑜恒握着毛笔,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只要笑笑是真心想学,周瑜恒还是非常乐意去教的。

    “笑字。就写我的名字。”笑笑张着嘴巴,乐呵呵的样子。

    其实笑笑除了会写自己的名字,其他的字都不会写。

    “好吧,”不出所料,周瑜恒提起毛笔,点捺两下,一个笑字就写好了。有棱有角,既圆润又带足劲道?

    “真好看。”一旁的笑笑不住的称赞道。

    园子里,满池的水面上漂浮着片片浮萍,像一层油布,随波起伏。一根树根从岸上一直延伸到水里,一圈浮萍围住树干,就像一条绿色的项链。

    林俊生被下人扶进来的时候,浑身的臭味惹得下人们都捂住了鼻子。

    林俊生大怒,“你们竟敢嫌弃我!来人,把这几个人都拿去喂狗!”

    下人们害怕地跪下求饶。

    耶律如烟走过来,“俊生,怎么发那么大的火?”可是闻到那股屎味,还是捂住了鼻子。

    林俊生吼道:“还不快去给本王杀了那些人?”

    耶律如烟说:“俊生,他们做错了什么要被拿去杀头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事,你不要反对,只管过去做。”林俊生指了指那几个奴婢,然后,也气呼呼地走了。

    耶律如烟无奈,虽然那些下人很可怜,可是,谁让他们都是林俊生的下人,林俊生根本不拿那些穷人当回事的。

    “带他们去喂狗吧。”耶律如烟收起了善良,冷眼旁观这一切。也走了。

    “啊!啊啊啊!”大厅里,传过来一阵阵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林俊生回到内室,还是不解恨,“不行,这口气我非出不可!怎么能让周筝筝遮掩的丫头给欺负了!”

    有人来报,说是杜建波来了。

    林俊生弯起了眉毛,“他还敢来见我!我倒是想问问他呢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高升为丞相啊。”林俊生紧紧握住藤花桌布,一双眼睛布满血丝,憔悴地望着杜建波。

    杜建波被林俊生看得不好意思起来,“十殿下,你知道我是忠诚于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还跟吴国公府有联系呢。”林俊生冷冷地说,“我跟踪过你,你前前后后去过吴国公府不下十次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跟踪我呢?”杜建波很失望,“我本以为你会信任我,就算别人都不信任我,你还是会相信我。看来是我估计错了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说:“你做得出,就不怕失去大家的信任。不过,也正常,我现在已经没法给你荣华富贵,你跟着吴国公府,总比跟着我好,人嘛,都是见风使舵的。可是,我唯一不能原谅的是,你竟然欺骗我!一方面联系吴国公府,另一方面,还欺骗说对我忠心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正色道:“我没有欺骗你,更加没有投靠过吴国公府。我联系吴国公府未必就是投靠他们,也有可能是为了打探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现在还不承认,拿我当傻子!你没有投靠吴国公府,周瑾轩又如何会让你做丞相?你不要告诉我,他信错了你,周瑾轩的眼睛,可是雪亮的。他从来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不管说什么,你都和别人一样,不会再任性我了,那这样的合作,还有什么意义?”杜建波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出去!我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你!”林俊生怒而砸碗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