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6章 迷住
    街道上,几个孩童手拉手的往街尾走去,手里或拿着铁锹,或拿着绳子,看上去是要挖什么东西。另外几个,还拿了些梨和水。

    林俊生又来骚扰墨香了。

    这次,林俊生乃是让耶律如烟过来。

    当然,事先,林俊生肯定是对耶律如烟好说歹说。好一阵欺哄。

    耶律如烟不想得罪自己的丈夫,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墨香姑娘吧,好标记的脸蛋啊,不知道可有婚配没有啊。”耶律如烟假装进去看香料,用手拿起墨香的下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墨香警惕性地退开了。

    耶律如烟心里暗暗说道,果然是个好看机灵的女孩子,她比不上这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来挑香料啊。”耶律如烟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像是对香料感兴趣啊。”墨香仔细看着耶律如烟。

    直看得耶律如烟一阵汗颜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耶律如烟刚想做什么,门开了,张碧华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耶律如烟只好急匆匆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刚刚哪个人是谁?”张碧华问道。

    墨香说:“我也不知道,应该是想要对付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离开得如此鬼鬼祟祟。一定是林俊生派过来的,要不然何必呢。墨香,你这几日还是不要出来,留在房子里尽全力以赴吧。”张碧华说着去收拾台面去了。

    墨香继续研究香料。

    耶律如烟回到王府,林俊生问她,她就说看到墨香了,然后继续照顾女婴。

    林俊生大怒,“你为何没有带回来墨香?你不是已经找到她了?”

    耶律如烟说:“我带走她也要她肯啊!她不肯,我若是硬来,她会大叫的。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,可谓是有罪的。我可不能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一个耳光响亮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耶律如烟被打趴于地,嘴角冒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竟敢打我?”耶律如烟委屈的泪水直流。

    “打得就是你!你这个贱人!缠着本王,逼迫本王娶你!却处处陷害本王喜欢的人!”林俊生气得再次抡起拳头。

    耶律如烟身上,被打得青一块,紫一块。

    林俊生发泄完了,这才慢悠悠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耶律如烟呆呆地坐在台阶上,冰冷的台阶深入骨髓的冷透心扉。

    “父皇,你在哪里?女儿知道错了,女儿不应该不听你的话,女儿不应该私奔去追求自己的幸福。女儿如今,比谁都更加不幸福!”耶律如烟哭声很响亮,可是,没有人理睬。就连奴婢听到了都只是懒懒地打了个呵欠,继续干活。

    而耶律如烟,丝毫不觉得丢脸,一直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她的女儿,则不时爆发出嚎啕大哭,哭声凄惨,为她的父母的错误承担本不应该由她承担的责任。

    街上,几个少女拖着长长的裙摆在说说笑笑。婀娜的身姿好像杨柳树一般。

    周筝筝穿着一件粉色的烟霞长袖罗衫,外面是一件雪白的外袍,下面是一件青绿色的百褶裙,从马车下来,走进清香庄。

    屋内,一张大圆桌上摆着三个果碟。每个果碟里都装着几个苹果。

    “墨香,那个畜生是不是又来骚扰你了?”周筝筝一进去就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墨香点点头,“姑娘奴婢没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如何会没事呢?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好色的林俊生。”

    墨香说:“姑娘不要为了奴婢得罪人,不然,奴婢会过意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不需要过意不去,你是我的人,林俊生竟然敢打你的主意,就是看我不起,我不教训他,我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做清香庄的大掌柜?再说了,这事没什么难事,你只管看热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碧华说:“是啊墨香,阿筝说简单就真的是会简单,你不需要担心什么,好好研究出更好的香料,才是正事。”

    墨香这才有些放心。

    然后,周筝筝吩咐了几个下人。下人们得了任务出门了。

    张碧华说:“好你个周筝筝,又想出什么样的诡计去折腾人了?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得很诡异,“既然是要折腾别人,计谋当然要狠了啊,你等下就会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张碧华说:“那我岂不是白白有好戏看了。”

    早有下人过去交给林俊生一个书信,信里说是约见林俊生,虽然没有署名,可是,用的是墨香的语气。

    林俊生对墨香魂牵梦绕的,哪里经得起墨香“亲自”写信约会,马上换上新衣,连马车都不敢坐,怕太高调,直接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墨香在信里约见林俊生于清香庄门口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是傍晚时分,行人渐渐稀少,乌鸦日暮归巢。

    墨香搬起一个大箱子走出门外,吩咐了马车几句,把箱子放进马车,就走进清香庄。

    林俊生看到了,还以为这是墨香给她的暗号,“美人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当然不知道,周筝筝和张碧华正坐在二楼的雅间,透过珠帘等着看邻居那的笑话。

    看到没什么行人,林俊生直奔而来。

    快到门口的时候,忽然,脚被绳子构住,林俊生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重心不稳,摔倒于地。

    很快,地面开裂,林俊生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林俊生掉进了一堆粪便中。

    好几个下人开始敲锣打鼓,引得百姓纷纷聚集来看。

    只见林俊生浑身沾满了大便,臭气熏天,在粪便堆里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“那个不是十殿下吗?你看,十殿下竟然在吃大便呢。”周筝筝的下人引导着百姓看清楚林俊生。

    百姓们讥笑声响起。

    林俊生抬头,这才明白自己又中计了。

    “周筝筝,你,你这个小人!”

    可是,一股恶心袭击而来,林俊生胃里一阵翻江倒海,呕吐个不停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的林俊生,除了骂人,还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甚至连爬都爬不出去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看这幅图怎么样。”周瑜恒拿起一副水墨山水画,一脸的坏笑。

    “画的不错,不过怎么没有印章。”笑笑也是好奇的问道。一般来说,字画完成之后,都会盖上红色的私印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