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5章 危险
    屋内,一个四脚圆桌安静的放在大厅里,圆桌的四脚笔直,看上去倒是圆润的很。圆桌上,摆着几果碟,随便的摆了些吃的。

    林仲超和莫礼已经相对而坐,阿明去外头看风,老北狄皇帝已经被带走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如今支持先帝的大臣,都被耶律骨和林枫杀的差不多了,就连先帝的儿子,也只剩下最小的那个皇子,还被耶律骨派人圈养着,旁人根本无法接近。所以,若是单单依靠我的力量,只怕已经是扳不倒耶律骨了。”莫礼叹气道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还算年轻,轮廓分明,因为他母亲是汉人,所以对汉人也持友好态度,并不像大多数北狄人那样,一提到汉人就想打打杀杀的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只要我可以接近耶律骨,一切就不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莫礼一怔:“你不会是想要做刺客吧!可如今朝廷大臣都换上了耶律骨的人马,你就算是杀了耶律骨,又有什么用处呢?可能,林枫还会登基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我当然不会去杀耶律骨,我有我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莫礼说:“那好,我带你进宫,你假装我的侍卫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。

    阿明走进来说:“主人,进宫这么危险的事情,我去就可以了。”阿明是害怕万一莫礼食言,林仲超被莫礼暗算。

    林仲超摆摆手:“我信莫礼。”

    莫礼交出一个令牌,并拿刀在令牌上刻画,“这是我的令牌,上面写着我和你的名字,若是我骗了你,你可以拿它给耶律骨,耶律骨起疑心于我,我也呆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接过,莫礼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”林仲超对阿明说。

    阿明撅起了小嘴,“主人还不如说你偏心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阿明,你永远是我的好兄弟。”林仲超拍了拍阿明的肩膀,说,“其实,我还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阿明说:“主人还有什么秘密瞒得过我呢?我都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这个秘密,你还不知道,并且,这个秘密和你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阿明诧异道:“主人说得如此神秘?是什么秘密?我要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好消息。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。”林仲超微微有些脸红,“你且走近来,我和你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阿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主人,怎么可能?当年明明经过用刑才进宫的。我还记得当初那种钻心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你能记得那种痛苦,那你是否能记得当初你昏了过去?”

    阿明点点头,“是啊,因为主人你忽然闯了进来,导致用刑暂停,然后,我就晕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这不就对了。当年我过去救你,本以为没救成功,谁知道,那个人竟然只对你做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我还可以跟女子成亲生孩子?”阿明简直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对啊,其实,我也是最近和你睡一起时,无意间看到的。”最近风餐露宿的,林仲超和阿明睡同一张床,自然就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阿明忽然悲伤起来,“我不要这样,我宁可不要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阿明,这是好事情啊,你可以传宗接代,你父母在天之灵,也可以欣慰了。你应该高兴才对啊。”林仲超拍了拍阿明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高兴不起来啊。”阿明说,“我想一辈子跟在主人身边,我不想要结婚生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结婚生子了也可以跟着我啊。”林仲超说,“并且,你会得到真正的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快乐?”阿明一怔,眼睛里透着茫然,“对于我而言,主人快乐我就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以呢?你应该有自己的快乐。”林仲超笑容温柔和亲切,“那只属于你的。”

    还有这样的快乐?

    阿明一直以来,都以林仲超为中心过活。阿明一直以为自己是名副其实的太监,所以,也从来没想过有自己的追求。

    太监的一生,原本就是没有什么希望的。

    没多久,莫礼那里就传来消息,马上可以以侍卫的形式去皇宫里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小心点。”阿明恋恋不舍,很是担心。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你记得安顿好老北狄皇帝。”于是,大踏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黑色的披风在寒风里荡漾出一圈一圈的水纹。

    皇宫里,阵阵冷风吹的窗棂滋滋作响。九曲桥上,精美的石刻此时也显得冷冽了许多,桥下,几尾鲤鱼悠闲的打圈嬉戏,荡出一圈又一圈涟漪。

    莫礼把林仲超带到大殿外面,自己进去见耶律骨了。

    耶律骨生性多疑,面见大臣不允许大臣带上侍卫。

    林仲超也乐得清闲,四处走走。

    之前林仲超曾经抓了一批逃兵,证明皇宫里有一条地道,直通向外面。

    所以,林仲超才去皇宫找这个入口。

    耶律骨自然也想不到在皇宫里会进来一个汉人,还是一个想要杀他的汉人。

    根据那些逃兵的描述,那个入口是在御花园里面。

    可是,御花园那么大,留给林仲超时间又不多,怎么找呢?

    还好,林仲超前世在地洞里生活过很久一段日子,深愔其道。能迅速找到地道的起点和尾巴。

    很快,在一丛丛茉莉花里,林仲超推开了草皮。

    很快,就看到了一个地道的入口。

    草皮覆盖住了,阳光照进地道里,地道的墙壁光滑得好像磨过一样,证明来来往往的应该很多人,也很频繁。

    林仲超跳了下去,伸手盖上草皮。

    地道里没有声音,林仲超一点点地摸索过去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个时辰,林仲超从另外一个出口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,看到一片树林。

    林仲超认得清楚,这个就是城外的树林。

    原来地道很长,并且直通向城外。

    如果能从这里进入皇宫,不需要多少兵马,就可以控制整个皇宫。进而是整个都城,整个北狄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仲超的脸上,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来。

    阳光照在林仲超的脸上,他随手摘了个带刺的枝条放嘴巴里咬着,回到了住处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