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4章 复国
    庆丰帝大怒,“哪里来的野蛮女子!能进王府做侍妾还敢不从?”

    林俊生说:“谁让那个女孩子是周筝筝的丫鬟,周筝筝不放人啊!”

    一提到周筝筝,庆丰帝立马就没有底气了,挥手说:“不管如何,这个宫女不错,你先带走吧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夹了块五花肉到庆丰帝的嘴里,“皇上,不过是一个丫鬟,周筝筝也犯的着不放人?可见一点都没有把皇子们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最经不得人激动的,说:“岂有此理!马上下一道圣旨,朕要给那个奴婢和俊生赐婚!”

    耶律如烟再也忍不住了,“皇上,您早就已经给俊生赐过婚了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这才想起来,林俊生和史婉儿已经赐婚,而耶律如烟也是他敌军才正式成为林俊生的侧妃,虽然是先有孩子再成亲。

    “皇上是可以再赐婚一个侧妃。”林俊生说,“那个姑娘,名字叫墨香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奴婢罢了,也需要皇上赐婚吗?”耶律如烟怒了。

    林俊生白了耶律如烟一眼,说:“你懂什么?墨香精通香料,可是清香庄第三掌控,可以说,清香庄的所有香料,都是要她最终拍板的。她可不是一般的奴婢。”

    耶律如烟嫉妒得发狂,“再厉害,也是一个奴婢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本王娶了她,她也是本王的侧妃,和你就是平起平坐了。”林俊生冷淡地说道,似乎是在提醒耶律如烟,一个无家可归的亡国公主,并没有比一个奴婢高贵。

    耶律如烟眼睛红了,德妃忙说:“俊生,休得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“母妃,儿臣哪有胡言,明明说的就是事实。再说了,如果皇上赐婚,墨香的身份就完全不一样了。”林俊生处处包庇墨香。

    人还没进门,林俊生就这样护着她了,耶律如烟隐隐觉得很是危机感。

    德妃心疼自己的儿子,马上对皇上建议道:“皇上,不如召见周筝筝,让她放手吧,不过是一个奴婢,难道周筝筝还不舍得吗?我们多给点赎身钱不就成了?”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周筝筝这个妖女的倔脾气。但凡周筝筝不答应,就是要一只苍蝇都难。”

    德妃说:“皇上亲自出面,难道周筝筝还不肯给面子?又不是要她自己嫁给俊生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说:“周筝筝想嫁本王,本王也不要呢,太厉害的女人,本王无福消受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鄙夷地迎合道:“十殿下才是好眼光呢,那种女子,也只有不长眼睛的喜欢了,你看看,林仲超就爱跟着周筝筝屁股后面跑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话是这样说,不过,俊生,你要朕赐婚,朕觉得不合适,为了一个奴婢赐婚,那岂不是小看皇家了?你若是喜欢那个女子,只管去争取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是暗示庆丰帝没办法了,林俊生冷笑一声,耶律如烟暗自庆幸。

    而这段对话,也很快就传到了周筝筝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周筝筝穿着一件大红色的琵琶襟三开叉上裳,衣摆处绣着几只蝴蝶,一片黄色,看上去很是鲜艳,在安静地弹琴。

    琴声止的时候,周筝筝对水仙说:“想个办法把这件事让四皇子知道。不过,要添油加醋说是皇上要给林俊生再次赐婚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是。”并没有问为何是四皇子就走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目光森然,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四皇子暴怒,砸了房间里所有能摔碎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父皇太偏心!竟然连续给林俊生赐婚两次了还要第三次!可是,我如今连一个王妃都还没有!”

    四皇子原先是跟杜灵灵订婚的,可是,杜灵灵单方面悔婚,还嫁给了太子,而王佐芸则是四皇子不得已纳为姨娘。论起来,四皇子早就及冠了,可还是没有一个王妃,说是不急谁都不信。

    那个被周筝筝买通了的离公公添油加醋地说:“皇上只怕是一点都看不好您呢,就连十皇子也是比您重要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说:“不行,本王要去找父皇理论!同样是儿子,为何从来都不曾看本王一眼!”

    离公公说:“四殿下您就这样去见皇上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问:“为何不行?”

    离公公说:“皇上大可以凭您的不孝治你的罪。如果四殿下一定要去理论,应该抓到十殿下的把柄先。”

    “唉那个狡猾的林俊生,哪里会给我抓住什么把柄呢?”四皇子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“奴才听说十殿下曾经在大相国寺埋下兵器,只要找到这个证据,十殿下这辈子再无崛起之路了。”离公公小声说道,“十殿下何不去大相国寺查一查究竟呢?”

    四皇子大喜,“若果有此事,本王必当重谢于你。”

    北狄。

    园子里,松树下洒落了好几颗松果,大的约有半个柿子大小。

    林仲超穿着一件青色的挂满流苏的外裳,里面是一件白色的宽领麻布褂子,下半身,是一件棕褐色的裤子,脚上,穿着一双黑布靴子。

    阿明把一个人带到林仲超面前。

    那个人被阿明蒙了眼睛,这时已经被解开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先帝的心腹?莫礼?”林仲超微微抬头。

    那个叫莫礼的年轻人仔细看了林仲超几眼,说:“就凭你们一面之词,要我如何相信你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不只是一面之词,这样吧,我给你见个人。”林仲超掀开珠帘。

    从帘子里走出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莫礼大惊,急忙跪下:“皇上!原来,皇上还健在!”

    走出来的那个人,正是老北狄皇帝。

    “朕当然还在人世。”

    莫礼哭了,上去摸着老北狄皇帝的手,确定见到的是活人,才哽咽道:“耶律骨欺骗了我,说皇上您已经驾崩了,所以,我们才拥护耶律骨为帝。”

    老北狄皇帝叹了口气,“过去的事情,我不怪你,我这次回来,就是要耶律骨下台。就算要继承朕的皇位,也轮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莫礼说,“臣愿意为皇上肝脑涂地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老北狄皇帝回过头,指着林仲超说:“那么,你应该听从他的吩咐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