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1章
    “皇上说笑话吧,我一个弱女子能怎么乱来?”周筝筝看向窗外,“只是,皇上,皇后娘娘的冤魂要是晚上过来对你所命,你可不要怕啊。”组

    “咣当!”茶杯掉在了地上!

    庆丰帝大为紧张起来,四下看了看,发现没什么冤魂,这才稍微放心,“你,你胡说些什么?皇后已经死去很久了,哪来的冤魂!”

    “皇上是不是心虚呢,要不然为何会如此害怕?莫非,杀害皇后娘娘的人,正是皇上?”周筝筝犀利的目光直看得庆丰帝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“你,你都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周筝筝深吸了一口气,伸出手来模仿鬼的样子,“皇上,我是朝歌!我是张皇后!我们都是被你杀害的,快还我的命来!”

    庆丰帝吓得后退几步,“你,你不要故弄玄虚!”

    “皇上难道忘了朝歌和皇后娘娘都是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庆丰帝渐渐败下阵来,紧张地说:“朕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毒害了朝歌,却嫁祸于皇后娘娘,挑起林枫对太子的憎恨,设计借林枫之手,除去太子。皇上可真的步步为营啊!岂不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吗?”

    庆丰帝害怕起来,“你怎么知道朕做的这些?”

    周筝筝抱拳道:“皇上做的出来,害怕人知道?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皇上,我最喜欢和皇上交换条件,你册封杜建波为右丞相,我就不把您的这些丑事捅出去。”周筝筝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庆丰帝虽然知道周筝筝没有证据,可有些事不需要证据,一旦大家听说庆丰帝杀害皇后和朝歌的消息,联系到皇上之前的所作所为,是不是事实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爱名声的庆丰帝怎么可能不乖乖答应周筝筝的条件?

    其实,就算不答应也没用。

    因为,兵权都在周筝筝那个阵营的人手里,庆丰帝等于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这些,庆丰帝定了定神,“朕答应你就是了,周筝筝,你看在太后是你娘的姑母份上,不要再为难朕了。算起来,朕和你也是亲戚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太后,我差点忘记了,太后娘娘也是皇上加害的。这可是太后亲口告诉我们的。”周筝筝笑道。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周筝筝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庆丰帝渐渐败下阵来,紧张地说:“朕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毒害了朝歌,却嫁祸于皇后娘娘,挑起林枫对太子的憎恨,设计借林枫之手,除去太子。皇上可真的步步为营啊!岂不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吗?”

    庆丰帝害怕起来,“你怎么知道朕做的这些?”

    周筝筝抱拳道:“皇上做的出来,害怕人知道?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皇上,我最喜欢和皇上交换条件,你册封杜建波为右丞相,我就不把您的这些丑事捅出去。”周筝筝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庆丰帝虽然知道周筝筝没有证据,可有些事不需要证据,一旦大家听说庆丰帝杀害皇后和朝歌的消息,联系到皇上之前的所作所为,是不是事实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爱名声的庆丰帝怎么可能不乖乖答应周筝筝的条件?

    其实,就算不答应也没用。

    因为,兵权都在周筝筝那个阵营的人手里,庆丰帝等于以

    庆丰帝觉得周筝筝的笑很可怕,“你,你闭嘴,朕什么都答应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知道轻重就好。”周筝筝笑着走了,连礼节都懒得做。

    庆丰帝瘫软于地,浑身发抖,总觉得四周有不好的东西缠绕着他,大叫起来,“来人,快来人!”

    太监进来,“皇上,奴才在。”

    “朕很怕,你在这里陪着朕。”

    太监应道:“是。”可是心里却在骂,多大了人了还怕,准是坏事做多了心虚吧!

    北狄。

    林仲超和林栋相约于酒楼雅间。

    “林栋,想不到你还那么年轻。”林仲超看到这个没有比自己大多少的俊美少年,才知道周筝筝的美是整个家族的美,林栋是林莜最小的弟弟,可是脸上有周筝筝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你也很年轻,可是却早就盛名在外。在北狄,哪个不知道你林仲超的大名。可惜,我却是无名小卒,北狄人根本不会在意我这么一个汉人。”林栋失望地说,“有时候,我真的希望自己不是汉人,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还希望自己是卑贱的北狄人?”林仲超让小二倒酒,挥手让小二出去。

    “北狄人是我的亲人,根本不卑贱。”林栋却是很维护北狄人的。

    “北狄是你亲人,那林莜算你什么人?”林仲超手指抚摸茶杯上的裂纹,说。

    “她是很遥远的回忆了。”林栋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。确切说,林栋不能表现出对汉人太在意,尤其是林莜,否则,一定会引开皇上猜忌,落得个被耶律骨处斩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太遥远也是你亲姐姐。”林仲超却总是把林栋的话题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亲姐姐又如何?她在蜜罐子里长大,我却是整个童年都在挨打悔恨里度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误会她了。她一直都在找你,可是,找不到她才嫁人。嫁人之后,她还是在找你。她并不是在蜜罐子里长大的,皇宫是什么样的地方,你也许不知道,可绝对不会是蜜罐子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样都还不叫蜜罐!你是没见过我小时候怎么过流浪生活的吧。”林栋冷冷回一句,“好了,废话少说,你现在可以讲讲你说的事了哪!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我其实不是为自己,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和真正的亲人团聚!让你知道,在大茗朝,还有很多人在爱着你,等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团聚,那这边的亲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你在北狄并没有一个亲人。”

    林栋冷笑道:“都说了,妈祖妃子不能不给长辈面子,可抓住话语中的认识。我们才能举办加盟。”

    宠爱老婆心态的林仲超,自然是很给老婆面子,说:“不行,一要对人一心一意。”

    小到铺被单,大到敲门进来再拉,她都不一定能胜任呢。

    林栋急忙坐着!

    “可是,你等下练习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