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9章 杜家
    周筝筝拿了个胭脂盒把玩着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
    十三岁的自己出落得美丽大方,自是不俗。

    前世的这个时候,可是被林枫和周云萝折磨得蓬头垢面,哪里有现在这么光鲜。

    可是,变掉的是人生,感情却依旧在,还越陈越浓。

    “姑娘,杜建波到了。”水仙在周筝筝耳边低语。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“水仙,你即刻去东宫,把这封书信交给太子,嘱咐太子一定要照做。”

    水仙接过书信,迅速出发。

    东宫和吴国公府素来交好,东宫的护卫也有不少是吴国公府的人,所以,吴国公府的人,进出东宫还是颇为方便的。

    周筝筝这次找来杜建波,自然是有重要的事要吓唬吓唬他。

    园子里,红了的枫叶在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,在枫叶的包围下,银灰色的亭子显得格外安静,阵风吹来,也带来了丝丝凉意。

    杜建波坐在大厅里,蓝紫色的长袍在腰前分叉,垂下细细丝带,看起来妖娆无比。

    周筝筝穿着一件棕黄色的窄袖上裳,里面是一件青灰色的琵琶襟褂衣,领口处,有一圈朱红色的滚边,隔着珠帘见他。

    杜建波说:“周大姑娘好大的本事,竟然可以让一代医圣辗转为丞相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还不知道我还可以让你也成为丞相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一怔:“周大姑娘说笑吧,我已经是林俊生的心腹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助你成为右丞相,林俊生一定会疑心于你,到时候,你和林俊生必然会翻脸。”周筝筝笑道,“我已经去书一封给皇上,应该等下圣旨就会到达杜府了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呆了半响,笑了,“想不到周大姑娘用了这么高的一招。”

    杜灵灵嫁给了太子,林俊生原本就已经起疑心了,还是杜建波好言相劝,林俊生才没有翻脸。

    若是吴国公府扶持杜建波做了丞相,依林俊生的狭隘心胸,一定会以为杜建波暗中投靠给了吴国公府,就算还想利用杜建波跟他合作,那彼此都会有一个心结。

    杜建波也是人,哪里能甘愿让林俊生那么地怀疑,一定也会跟邻居那翻脸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想清楚了没有?可别到时候被林俊生结果了性命,没占到一点好处啊。到那时就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狡兔死狗烹,飞鸟尽弓藏。

    “我还想再等等。”杜建波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等什么?”周筝筝很奇怪,都这样了,杜建波还有的选择吗?

    杜建拨站了起来,墨色的眼瞳渐渐紧缩,“我虽然没得选择了,可还是不好选择跟林仲超一个阵营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那你跟豫王可是无怨无仇的啊。”周筝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杜建波凝视着眼前这位美人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得到她,他将死而无憾。

    可如果加入太子阵营,他就永远失去了得到她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,林仲超是我的情敌呢?”杜建波终于把心里话说了出来,“我不能和情敌共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周筝筝还以为杜建波说笑,“你这样的人,又如何懂得喜欢和爱?”

    杜建波大为感伤,“周大姑娘原来是这样想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机会不会很多,希望你可以抓得住。”周筝筝不耐烦地站了起来,“不是你的人,你最好是想都不要想,因为,你想也是无用的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说:“看来周大姑娘生气了,这是好事,总比什么反应都没有要好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转身就走,“水仙,送客。”

    水仙掀开珠帘走了出去,“杜公子,请便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摊了摊手,无奈地说:“就知道表白也是自讨没趣,周大姑娘根本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应该有自知之明。”水仙说,“我们姑娘哪里会看上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的是牙尖嘴利的丫头阿。”杜建波依旧是笑着的,“替我转告你们姑娘,也许我会投靠她的。到时候,可不要嫌弃我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奉劝你不要自作多情了,我们姑娘和豫王之间的感情,是坚不可摧的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说:“再不能催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。”

    吴国公府门口,两坐石狮被认认真真的擦洗了一次,就连踩在母狮脚下的狮崽,看上去也干净亮白了很多。

    府内,清新的感觉如被暴雨冲洗过一般。通往大堂的甬道上,也是来来往往的人群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得知周瑜恒要被外派当县令,一些跟周瑾轩走的近的官吏们,纷纷登门祝贺,所带来的礼物,也是五花八门,各有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周瑾轩不想把这事搞的太大,因此,虽然有收大家都礼物,但周瑾轩并没有摆设酒宴。周瑾轩不想周瑜恒太过骄傲,因此,在这送别的事情上,周瑾轩也是办的非常低调。

    “老爷,孩子还那么小,你怎么放心让他去那么远的地方。”林莜从一开始就不赞成这事。

    在林莜看来,十一岁的周瑜恒完全还是一个孩子,需要被人精心照顾着。

    从政为官这些事,对于周瑜恒而言,真的是太早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有我的旧部在那里儿,有照应的。”周瑾轩很是大方的说道,他人一辈子都没有的机会,瑜恒要是能把握住,那日后可就是前途无量了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什么前途无量的,只要孩子一切都平安就好。”林莜说完,又偷偷的看了眼周瑜恒“”的后背。

    林莜是一点点看着周瑾轩从襁褓里出来子的,如今要分离半年之久,林莜越说越显得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半年很快就会过去的。”周瑾轩安慰道,“瑜恒日后有了前程,会好好孝敬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这话,把林莜逗的直咧嘴。

    “好啦,就听你的。”林莜说完,便去看给周瑜恒准备的送别的食物。

    晚餐准备的很丰富,一家人围着桌子坐下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“瑜恒,当县官了,日后言行,可要更加小心谨慎。”林莜生怕瑜恒被贱人暗算,千叮咛万嘱咐。

    倒是周瑾轩,一脸淡定,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