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8章 成全
    林仲超微微一笑,迈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到北狄有些日子了,林仲超还没坐下好好喝茶呢。

    屋里明亮了很多,摆在中间的桌子上,还有一层没有完全干的水渍。那是小二擦桌子后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林仲超没有马上坐下来,而是沿着房子,慢慢的绕了一圈。

    边关的物资总归赶不上关内,屋内的摆设,也是简朴了很多。

    除了中间的桌子和几张凳子,也再也没什么东西,没有花瓶,也没有什么摆件。甚至连门窗都是最原始的样子,没有雕刻,没有花纹。

    “主人累了吧,我给主人泡壶茶。”阿明一直站在一旁,很安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林仲超点点头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之后,林仲超终于靠着窗口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温和的阳光投进来,把林仲超的脸照的有些金黄,前额的几缕发丝,也镀上了一层金黄。

    高耸的鼻梁,棱角分明。

    窗外,是一片喧嚣。

    与大铭国的不同,北狄的集市规模要小很多,林仲超从楼上往下看,几乎就尽收眼底了。

    集市里也没什么太多的东西,而颜色也是很简单的黑灰白,难得能看见什么鲜艳的颜色。

    “主人,茶好了。”阿明不让别人给林仲超泡茶,特别这里还是北狄国。

    林仲超这才把目光从窗外挪了进来。

    桌上,新沏的茶还冒着热气。淡雅的茶香让林仲超觉得很舒服,似乎眼神都清醒了很多。

    白白的烟气慢慢的往上飘,似乎也是要钻出窗子外看热闹。

    林仲超伸出右手,将古铜色的茶杯端到了鼻下。

    顿时,浓郁的茶香钻进了林仲超的身体,贯通了林仲超的身体。

    是陈茶,林仲超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虽没有新茶那种清甜味,但陈茶却更厚重,也更安静。

    林仲超闭着眼睛闻了一会儿茶香之后,才慢慢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茶杯里,茶汤如玉,倒影着天空的一片亮光。

    林仲超轻轻的抿了一口,茶汤好像一条游蛇滑进了身体里,顿时让全身都舒畅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一阵疾风把窗柩吹的吱吱响。窗外的空气,也突然变的很是干涩。

    往下望,好多人都用衣袖抹着脸,大风带来的风沙,把好多物品都吹的叮咚作响。

    有一条红色的披肩,被吹到了附近的一棵树上,还被勾住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眉头微微一皱,把茶杯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一滴茶汤晃了出来,滴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但很快,圆润的茶滴就被桌子吸干了,留下了一个淡淡的黑色痕迹。

    而这个痕迹,也很快就消失了,似乎,那个茶滴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林仲超轻咳了两下,一旁的阿明赶紧把窗子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大茗朝京都。

    天微微亮,大街上就已经有了不少人。白发花花的老汉挑着一担刚从地里摘出来的果蔬来叫卖,蔬菜叶上,还留着晶莹的露水。

    周筝筝醒来很早,派了个人去打听周瑾轩早朝回家了没有。

    大约用完早膳后,周瑾轩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没等周筝筝过去,周瑾轩就派了奴婢过来,“国公爷请大姑娘过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披了件新的大红猩猩大氅,往镜子里瞧了瞧,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本章节已全部修改好了,谢谢亲们理解订阅!

    ------------正文如下:

    "父王?你与我父王?"顾丹一怔,"哼,我父王爱的是我母亲,你不要诬蔑我父王!"

    "是吗?那你敢不敢与我赌一赌你父王的心呢?"何跃有备而来,自然是不慌不忙.

    "那你究竟想怎么样?"顾丹急了,抓着阿水的手,深深地说,"昭哥哥,我是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."

    何跃说:"我是这样想的,其实,我们两个同是天涯沦落人,若是可以联合,作场交易,岂不比现在两败俱伤更加好?"

    顾丹说:"我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你还是直说吧,卖什么关子?"

    何跃笑道:"郡主不要焦急嘛.这交易呢,很简单,你说服你父王,来院子里一趟,我便答应你,不告诉你母亲,你与你老师的事."

    阿水听了,冷冷一笑:"你还是少作白日梦了,顾王爷的心里从来就没有你,就算过来见了你,又有什么用?"

    "这是我的事,我现在问你的是,你答应不答应?"何跃被阿水这么一讽刺,恼羞成怒起来了.

    阿水看着顾丹说"丹儿,你不要听这个女人的话,她是个坏女人,她想陷害你父王与你母亲."

    谁知,顾丹想了想,竟说:"父王何等英明的人,是不会让她算计成功的,何况她只是想见见父王而已.为了你,昭哥哥,你只有帮她了."

    "不,不要,我不能让你为我这么做."阿水哪里肯依.

    顾丹拉着阿水到一边去,忽然手掌击在他头上,将他打昏了,抱着他说:"老师,对不起,为了你好好的,为了我们以后能在一起,只有先将你打晕了.要不然,你不会让我帮她的."

    何跃见顾丹会武功,心想,顾丹的武功一定是来自于顾止,顾止武功高强,看来顾丹也必是武艺了得.不觉内心害怕起来,后退几步.

    "我现在就找父王过来见你."顾丹站了起来,美貌一紧,眼中透出冷冷的光来,看得何跃一阵害怕,"不过,你最好给你说话算话,如果你敢对外人透露我与老师的事半句,我顾丹也不会是好惹的."

    何跃赔笑哈腰说:"自然,这是自然的."

    顾丹哼了一声,伏身在阿水身上放上草丛,便走了.

    何跃想到很快就能见到顾止了,高兴极了,连忙捧出随身带着的小镜子,照个不停的.一会儿理理头发,一会儿又用红纸抹抹小嘴儿,这外貌倒真的是极美丽的.

    乔木正心急四处找不到顾丹,正想亲自离席了去找,顾止见乔木要走,便拉着她的手说::"木儿,何事如此惊慌?"

    "丹儿不见了."乔木说,"丹儿一定是去见阿水了."

    正说着,顾丹就过来了.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