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6章 着迷
    林暗夜买了点吃的,就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园子里,一只鸡冠花长在了一条石缝里,大红色的花瓣很是鲜艳,在落日的余晖中,显得更是火红。

    屋内,一个厚重的木箱静静的躲在墙角,木箱上,压着几匹新送来的布,这布匹实在太长,两头都悬空着。

    和耶律纳兰一起吃饭的时候,被耶律纳兰瞧出来心事。

    “听说北狄现在很不好。”林暗夜说,“也许,那正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耶律纳兰急了,“什么机会?你不想和我过平静的生活了吗?”

    林暗夜穿着一件五彩里衣,外面是一件湛蓝色的长袖外袍,紫黑色的褂裤下,是一双黑色的布鞋,“不是,只是,我不想你继续跟着我受苦。北狄现在民不聊生,我过去,说不定可以找到机会,帮你恢复公主的位置。那么,你就不必这么苦了。”这也是林暗夜一直觉得愧疚的事情,他不要自己喜欢的女人跟着自己受苦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我不苦,相反,我现在很幸福,我总算学会了做家务,最苦的农活在我眼中也是快乐的,因为,那是和你一起做的。”耶律纳兰戴着一个扁方,身上,是一件水烟如意罗衫,下半身,则是一件百花蝶穿如意裙,脚上,一双粉底宫靴.d 真心说道,“我不想再做什么公主了,我只想在这里,安安静静地一生。”

    林暗夜摇摇头,“可是我怎么能让你过这样的日子呢?你听我说,我们必须回北狄,林枫都在北狄成为太子了,在北狄,机会真的很多的。也许,我还能重新崛起。”

    耶律纳兰看着林暗夜一脸兴奋的样子,只好说:“你让我考虑一下如何?至少,也让我把今年的织布给完成了,隔壁大妈还等着要呢。”

    “要等到今年结束?那可不行。纳兰,不过是一点点银子,我不想你这么累放弃了吧。”

    耶律纳兰失望了,“就怕到了北狄,我们就不会这么幸福了。凡事有得必有失你知道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不会变心的。”林暗夜深情地说,“我这辈子也许喜欢过很多女人,可是,只有你是在我患难之时对我不离不弃的,所以,我在我心里是不一样的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耶律纳兰又不是傻子,怎么会不明白呢,“我知道,刚开始你不喜欢我,可到后来,你真的很喜欢我,可是,我想要什么,你是否真的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让你什么都可以有。”林暗夜说完搂着耶律纳兰,“你可是真的喜欢我?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一起都那么久了,你才来问我这些问题。”耶律纳兰鼓起腮帮子,不悦说道,“不管哪个时候,你都要坚定不移,我不会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声音里透着慵懒和兴奋。

    林暗夜点点头:“我还以为以后你都不笑了呢!这样就好,笑得很美好。不过,仅仅是不会害我还不够能不能听到点别的。”

    耶律纳兰却一心劝退,“啊!你这个小无赖。”林暗夜说:“我知道你就是喜欢我这么无赖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管在什么时候,在什么地方,我都喜欢着你,这样,可以了吧。”耶律纳兰觉得林暗夜太幽默了。

    她之前是爱过林仲超,可是,林仲超对她拒绝于千里之外,林暗夜却和她日久生情。

    如今,林仲超已经成为了墙壁上的蚊子血,只能偶尔翻出来纪念一下。

    而林暗夜,日常的点滴才是她的生活。

    她也渐渐发现了林暗夜的各种各样的好。

    尤其是林暗夜的幽默,简直让她着迷。

    能有这么一个会哄人的夫君,也是一般女子得不到的吧。耶律纳兰释然了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周筝筝把一片桃花饼放在火炉上烤着。

    水仙和青云说,“姑娘,这外头天热,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什么?着火吗?放心好了,吴国公府可存了不少的冰块,并且,处处都是水池,根本就不怕着火。”周筝筝把桃花饼交给两个奴婢继续烤,然后躺倒在花藤下,眯起来眼睛。

    水仙只好拿着桃花饼走了。

    青云说:“姑娘,奴婢给你拍蚊子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定是你躲懒找借口,你又如何会是在拍蚊子,现在可是冷秋,蚊子哪里不躲起来?出来的都冻死了吧。”

    青云笑起来,“是啊,姑娘,其实,奴婢刚才也拘得慌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好学起来怎么聪慧。”周筝筝命令说,“机会要珍惜。”不是所有的奴婢都有请老师教育她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青云对周筝筝撒娇。

    林仲超终于来信了。

    依旧是好看的桃花小纸,好看而素雅,墨水在纸上氤氲而开,好像山水画一样。

    那些字迹也是好看地很,笔力遒劲,自成一体。

    周筝筝捧着书信,那是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放下这边,拿了那本。

    只是,周筝筝更加看重书信的内容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,他在北狄摸底已经顺利完成了,现在要做的就是跟北狄人交朋友。

    是敌人是朋友,从来没有特定的处境去区分,就看你愿意不愿意。

    然后,林仲超打算现身了。

    因为林枫的原因,林仲超会设计为主。而不是用武力解决。

    在信里,林仲超也说明自己现在过得很好,但就是不透露他现在何处,平不平安。

    然后,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叹了口气,把书信放于嘴唇边哭泣。

    虽然如今不必过去,可没有哪个孩子,是非要设有摔一次的。

    这到让周筝筝想到那个襁褓里的女婴。了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,可终归还是银子说了算。

    于是,周筝筝走过去抱起那个女婴。

    女婴脸色很好,对着周筝筝大笑。

    “可怜的孩子你刚出生,我就要选择在端午的时候。”周筝筝竟然一刻都达到没。

    宝宝因为太小了,所以,反了点风寒,这最后出一点?

    水果摊收拾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一个人啊在家。

    五一去玩,哪里都可以。

    “不是都给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吃食油的家伙们,这孩子未来都是你加害的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