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4章 替罪
    “阿筝姑娘,女婴已经治好了,现在可以告诉孤,是谁的孩子了吧!”太子边抖女婴边说。

    女婴发出一阵阵“咯咯咯”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这是林俊生和耶律如烟的孩子,不知道怎么回事,孩子得病了。我觉得这是一场阴谋。目的是华神医。可惜了,我可不能把孩子送过去求见。但不管大人做错了什么,孩子是无辜的,孩子不能成为替罪羔羊。你必须为我医治好孩子的病!”

    太子点点头,“华神医说过了,孩子以后还会复发。需要你天天盯住看。及时送过来给华神医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太子难道不清楚,皇上在蓄意回收兵权?总有一日,皇上要下台的。如果林俊生愿意帮忙,是我没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走后,太子仔细一思考,的确觉得周筝筝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有人建议等下次周筝筝过了,就把孩子骗过来杀了!

    被太子喝道:“再不许轻视什么,不然仍你过去喂狗。”

    为了收集更多的桂花,太监专门找来了一个大布袋。只是这已经掉在地上的桂花不能捡,只能摘还在树上的,或者,抖一抖树枝,搜集那如雨落下的桂花。

    庆丰帝召见太子,不耐烦地说:“是有一支人参。”

    不过庆丰帝可最早是知道的。后来孩子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几日后孩子我是看不懂了。别人地毯式的推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还是多做点好事吧,那也是您的亲孙女。”太子劝道,“你暗中对我做的,我都知道。碍于最后是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几日后,林俊生贴在墙壁上,什么坐月子,这边牙齿剪了又想牙了。

    不给就哭,我有什么办法!周筝筝只能陪自己玩么。

    庆丰帝请几个周筝筝的仇人也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们的确做过周筝筝查出来的那几件事。”

    天微微亮,空气中透着一股湿湿的气息,林暗夜小心翼翼的起床。

    因为怕把身边的耶律纳兰吵醒,林暗夜把衣服拿到了屋外去穿。

    为了能有更好的收获,林暗夜得在合适的时间去打猎,而天亮之后,很多猎物就都躲起来了。

    林暗夜穿好皮靴之后,还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耶律纳兰,不禁,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林暗夜知道,等他打猎回来的时候,家中的锅内,会有意已经烧好的热气腾腾的米饭,还有耶律纳兰亲手烧的几个小菜,虽然没有以前吃的那些山珍海味,但林暗夜更喜欢的还是这些小菜,每一个,都有耶律纳兰的气息。

    借着最后的那一抹月光,林暗夜钻进了山林深处,几日前设下的陷阱,如今应该已经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林暗夜寻找着之前做好的标记,很快就找到了。

    陷阱已经被激发,一只野猪被渔网缠绕着,动弹不得。林暗夜拔出腰间的利箭,一刺下去,野猪嚎的一声,然后就断气了。

    林暗夜继续往前走,一些小的陷阱里,有被关押的野兔或者小狐狸。

    林暗夜把方便携带的都装进了随身带着的包里,带回去或者卖了还点钱,或者送给耶律纳兰,让纳兰养着玩。

    屋里,耶律纳兰坐在机杼前,灵巧的双手在机杼上来回穿梭着,细如发丝的丝线有节奏的上上下下,一个井字又一个井字的交叉交织。

    飞梭像一条灵活的黑鱼,黑溜溜的,但每次又都能正常往返,在脚踏的带动下,没一会儿,半块白色的丝织布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耶律纳兰也是比较忙碌的,除了洗涤一些衣裳挖你,还要准备两人的食物。

    而很多食材,也都是耶律纳兰在打理,或种在院子里,或是前些日子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耶律纳兰平日里基本上不出远门,而林暗夜有时候会拿一些猎物去集市上卖,或者去换一些家里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暗夜,明日你去集市上买点菜回来吧。”耶律纳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林暗夜喜欢这种被需要的感觉,脸上,也是一抹幸福的微笑。

    集市上,各种摊位横七竖八的摆了一地,林暗夜背着去的猎物,不一会儿,就被人花钱买走了。

    揣着些碎银子,林暗夜按照耶律纳兰的要求,买了些辣椒和面粉。

    而正当林暗夜准备回家的时候,路边一个小摊位吸引住了林暗夜。

    好久没有给耶律纳兰买礼物了,林暗夜突然感到有些自责。

    曾经,耶律纳兰可是北狄的公主,如今,却天天素脸朝天,做起了村妇。

    林暗夜蹲了下来,在一堆杂货里开始给耶律纳兰挑礼物。

    姑娘看见林暗夜一个大老爷们在挑簪子,也是偷偷的掩嘴笑。而且,林暗夜肩上背着的网袋上,还挂着山鸡的羽毛。

    正当林暗夜认真在挑的时候,身后走过来两个男子,穿着一身丝质的衣裳,听口音也不像是本地人,倒像是专门从外地过来做生意的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没,最近北狄国里很乱啊!”

    两个人在附近的一个茶铺里坐了下来,茶还没端上来,两人就已经聊开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是很乱,到底发生了什么啊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一听有新鲜事,附近的一些闲人也都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些走不开的摊主,也都伸长了脖子,好奇的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林暗夜挑了一个簪子,付完钱后,并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走到了人群里,也是好奇的打听起关于北狄国的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里现在很苦啊!”其中一个男子眉头紧皱,一脸夸张的说:“好多人都没有吃的,饿的路的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路走不了,很快就要吃树皮了。”边上,一个看起来也像是远道而来的商贩接茬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从那边过来,生意根本做不了了,”商贩继续说道,“我想,很快连人都会没有掉。”

    林暗夜心中一怔,北狄国虽没有大铭国繁华,但绝不至于此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是不是可以趁机去买个女人回来,听说北狄的女子,长的很标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想法不错,多买几个过来,一天换一个,哈哈哈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