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3章 人命关天
    园子里,秋日的海棠挂满了枝头,金灿灿的菊花,也悄悄的开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坐下喝了一口茶,说:“你说你什么都愿意做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耶律如烟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要你杀了林俊生呢?”周筝筝试探说。

    耶律如烟愣住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当然,就是你愿意,你也杀不掉林俊生。”

    耶律如烟说:“我能办到的任何事,还请周大姑娘吩咐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你说的好听,万一我们姑娘帮你救了你女儿,你翻脸不认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耶律如烟哭道:“不会有这事发生,还请周大姑娘放心。”

    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小了。周筝筝心软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次,是真的要请出华神医了。”周筝筝叹了口气,“耶律如烟,你先回去吧,我会带你女儿去找华神医的,不过,能不能最终救得起,也是看天意,我能做的,就是尽人事。”

    耶律如烟担心地望着周筝筝,害怕周筝筝会对孩子不利。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。”周筝筝摊了摊手,“你可以马上把孩子抱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我信你。”耶律如烟很勉强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快走?”水仙骂喝道。

    耶律如烟磨磨蹭蹭地走了,临走前还不厌其烦地说“孩子是无辜的”这类话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知道好歹,这么不相信人又何必要找我们!找了我们又不相信!”水仙嘟囔着。

    “人性本就如此,不值得奇怪。”周筝筝淡淡一笑,继续喝茶。

    然后,让水仙抱着那个女婴,坐上马车,来到太子东宫。

    余晖洒下,点点碎金在湖面上金光闪闪,几只野鸭随性的在水面上嬉戏,还不时的把鸭嘴伸进水里。

    太子穿着一件灰黑色的长袍,里面是一件灰白色的褂衣,头上戴着一顶无檐的小皮帽,脖子上,挂着一个银制的项圈,坐着看书,杜灵灵好像缠人精一样,赖在太子身边不走。

    “我是太子妃,太子你怎么可以对我爱理不理!”自打林仲超走后,杜灵灵就好像魂魄都换了一样,失去了知书达理的表面,变得蛮横不讲理。

    太子摆摆手,“你回房间去吧。该给你的,孤都没有食言。你是怎么坐上太子妃的,难道你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杜灵灵大怒,双手叉腰,“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太子妃!你必须要跟我圆房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在场的宫女都笑了。

    太子说:“你不觉得难看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难看不难看的,对我而言,还有比独守空房更难看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简直和你说不通。”太子放弃了解释,挥手。

    两个嬷嬷走了过来,粗胖有力的手好像钳子一样钳住杜灵灵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你们这两个贱奴!竟然敢抓我!”杜灵灵红唇白齿,看起来斯斯文文的,可是,骂起人来却什么都可以说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当然是奉太子的命把你抓走了。”两个嬷嬷是个懂眼色的,很快,杜灵灵就被扭着送走了。

    太子按了按太阳穴,深吸了一口气,总算可以安静一会儿,全身也不由地松软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,眼皮还没盖住眼睑,就有人报告,周筝筝求见。

    “快请。”太子马上起身走去大厅。

    屋里,淡淡的花香四处飘散着,其间,还混杂着清雅的茶香。一张鸡翅木的圆桌上,摆着一套纯白的茶具,很光滑也很圆润。

    周筝筝只带了两个奴婢,水仙抱着一个婴儿。

    那个婴儿哭声很是微弱,断断续续的。脸色已经没有红润之色了。

    见到太子,周筝筝几个主仆就过来行礼。

    太子看了一眼周筝筝,只见她穿着一件雪白的纱质褙子,里面是一件窄领窄袖的海蓝色上裳,下半身,则是一件绣着朵朵梅花的紫红色水烟长裙,仪态大方,温婉端庄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阿筝姑娘有什么事么?”太子坐下让人拿最好的茶水招待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太子,我们是希望太子救救这个女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婴看起来气色很不好,可是,为何不找御医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找过了,据说无人能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本太子也不懂医术啊。”太子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“可是华神医懂。”周筝筝低声道,“这是小病,定然难不倒华神医,还望太子帮忙。”

    太子一怔,“人命关天,孤马上让你见华神医,只是,超儿临走之时,曾嘱托过孤,不能轻易放华神医出去。免得被皇上抓走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豫王所言极是,还望太子放心,我和豫王站同一阵线,绝对不会让华神医被人抢走。”

    太子点点头,“华神医于孤有恩,就是他救了孤的性命,孤不能把他交给任何人,哪怕是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上回,皇上已经向太子讨要华神医了。”周筝筝目光犀利起来。

    “孤没有给皇上,一直以生病为由,能推掉一天是一天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松了口气,果然这庆丰帝是被太子拒绝所以来给她找麻烦。

    “那么太子是打算一直这样推迟下去?皇上可不会放弃。”皇上自己都中了毒,急需华神医医治,又怎么会放弃呢?

    要知道,从耶律骨那里拿解药可是要受耶律骨摆布的,且耶律骨解药送的是越来越晚了。

    哪里像找个神医一对一为自己解毒来得快。

    来得方便。

    “孤暂时也只能如此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打算说点什么,至少不至于眼睁睁看着太子再次被害吧!

    可是发现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总不能教太子弑君啊,可就算是说了,太子也不会听的!

    想了半天,周筝筝才说:“太子一定不能对皇上太妥协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不服气,“为何你们人人都说孤对皇上是妥协的?孤没有,孤只是想息事宁人。”周筝筝说:“太子,臣女也只是提醒一下孤罢了。太子不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太子带周筝筝和水仙来到偏院子,屏退了无关的人,华神医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明来意,华神医蹲下来,只几下就及时救了孩子。

    周筝筝让水仙把孩子抱了回去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