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1章 佳人
    裕儿这时径直走到了周希的面前,笑着说,“还有呢,给你留着些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裕儿就让仆人把剩下的雪花梨都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三个孩童就围着桌子坐下,其余的点心,也陆陆续续的出现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好吃。”裕儿的嘴里还塞着东西,说的话,也是不容易听的清楚。

    但一看裕儿那陶醉的表情,周元也是学着裕儿,也拿了一块吃起来。

    倒是周希,一直自顾自的吃。

    周希吃了一会儿后,又抬起头来左看右看,然后又低头吃东西,只是吃的不是那么专心。

    也许,是周筝筝不在身边的缘故。

    夜越来越深,挂在屋檐下的灯笼,也越发显得明亮。

    周元有些犯困了,但大人们都还没有回来,周元也不敢睡觉。

    裕儿也多多少少听说过鬼节的一些传说,更是围着烛台不敢离开。

    而不知所以的周希,也瞪大了眼睛,待在一旁。

    一阵风从窗户里吹进来,把桌上的烛火吹的东倒西歪,甚至还带来了一丝凉意。

    裕儿紧张的望了眼门外,眼神里满是期待,期待着周筝筝能早点回来。

    而周希,则还在玩着手中的一个木偶,那是一个面无表情的木偶,看起来冷冷的。

    大街上。

    花灯园子里,浓郁的桂花香气四溢,朵朵碎花撒在地上,犹如撒在黑色糕点上的砂糖。

    林莜要了好几盏花灯,周瑾轩一个一个地瞧过去猜灯谜,也对亏周瑾轩对林莜有耐心,那么难猜的灯谜都不退缩。

    而周筝筝本来是跟着父母亲走动的,因为觉得不想打搅他们的爱情,就故意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渐渐地,竟然跟他们拉开很长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周筝筝也乐得清净,对着夜空出神。

    只是,忽然,一把花伞横在了头上。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。

    回头,竟然是张良晨!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,豫王吩咐过,一定要在上元节送给姑娘一盏金鱼花灯。”张良晨手里的确还托着一盏花灯!

    六个面都是用高丽纸糊的整整齐齐,下面是一个莲花托,六个角还垂下琉璃,灯光从里面透出来,如玉如胶,散发着透彻和温暖。

    “这花灯还是豫王临走前,亲自让人做好了交给在下的。”张良晨叹了口气,“也许喜欢周大姑娘的男人有很多可是,好像豫王那么深爱周大姑娘的,却是一个指头数的过来的。豫王对周大姑娘的心意,无人能及!”

    原本张良晨也是想跟林仲超争的,佳人只有一个,是男人都不想放弃,可看到林仲超对周筝筝的无微不至,张良晨选择了退出。

    因为,他害怕被比下去。

    周筝筝接过花灯,惊喜,高兴,难过,各种心情涌了上来,让她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!要送让他自己过来送!”

    虽然嘴里说不要,可是,手却未曾放开。

    张良晨说:“周大姑娘,请好好珍惜豫王,豫王是当今世上对姑娘您最好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抚摸着花灯仍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张良晨眼睛里有内容地望着周筝筝,“周大姑娘,在下刚才路过清香庄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“那里对你而言,是不是回忆很多?”

    张良晨说:“我记得最深的,却是周大姑娘买下我的那日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,“你倒是还记得。不过,那也没什么,你也是不得已,而就算我没有买下你,也会有别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有大将军张良晨了,有的只会是垂头丧气的街头小混混。是周大姑娘你给了在下第二次生命。”张良晨说得诚恳。

    周筝筝摇摇头,“你说的夸张了,我当时可没那么好心的。如果不买下你,我也会需要别的人照看清香庄。”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帮了在下那么多,却还是那么谦虚,更加让在下不能忘怀了。”张良晨说着,一个小女孩抖着双手,把一束花拿到张良晨面前。

    “公子,买束花给姑娘吧。这位姑娘真美。”

    稚嫩的童音响起来,可是,周筝筝知道,这些女孩本身是被人逼迫着卖花的,卖花得的银子根本不入这女孩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花,我给你买个饼吧。”周筝筝说着,拿出几个银子,递给一个做烧饼的摊子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最热闹的时候。各种各样的摊子摆得人都走不动。

    周筝筝把热乎乎的烧饼递给那个女孩时,张良晨简直觉得周筝筝是最美的天使。

    “这花我买下了。”张良晨递给那女孩一个银子,那女孩欢欢喜喜地接过,跑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这银子进不了那女孩的手。你买了她的花,明天那女孩怎么办?没有人继续买她的话,她回去就会被打。”周筝筝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张良晨说:“想不到天子脚下,竟然还有这么不公平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原本就是不公平的。”周筝筝说着要走,张良晨把那束花,不由分说地递到周筝筝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,希望你收下。”张良晨脸红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抬起眼睛,“我不喜欢花。你可以送给水仙。”

    水仙正好跟着几个奴婢走过来,“姑娘,张大将军。”看到张良晨眼睛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良晨说:“可是,我不想让别人误会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却说:“水仙,张大将军要送你花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水仙的眼睛亮亮的,那分明就是惊喜落下的泪。

    张良晨再说不是,就太不好意思了,没办法,只好把花儿塞到水仙手里,头也不回就走了。

    水仙还一直凝视着张良晨的背影穿过一片灯海,恋恋不舍,“他为何走得那么快?”

    “他当然是因为难为情了,头一次送花给女孩子,张良晨那么脸皮薄的男子,如何能不逃离呢?”周筝筝打趣道。

    水仙高兴极了,把花儿放在鼻子间闻了一闻,“很香。”

    这时,漫天爆发烟花雨。

    无数烟花飞向天空,可在留下最灿烂的一抹之后,又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亮如白昼。周筝筝看得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“好美啊。”大家都仰天在看,欢呼着。

    只有周筝筝独自低着头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