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7章 孩子
    北狄。

    一圈宫墙显得有些发黑,而在迎风面上,还留出了几个风洞,免得宫墙被骤风吹塌,一排胡柳,被种在宫墙下,还有一排,种在了宫墙的外面。

    林福雅穿着一件淡紫色的宽袖薄纱褙子,里面是一件绣着牡丹和鸳鸯的红底色肚兜,下半身,是一件飘逸的紫色云烟裙和一双紫色的云靴,急匆匆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林枫正歪在绣枕上睡觉,被林福雅逮住了,在他耳边大叫起来,“你为何一直躲着我!我找得你好辛苦,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林枫穿着一件金线软甲,披着一件浅蓝色的外袍,立马跳了起来,“你给我滚开!”

    伸出手要推,可是,看着林福雅微微鼓起的肚子,放弃了,“若不是看在你怀胎的份上,我一定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你杀啊,你杀啊!你不要孩子,我也可以不要!”林福雅激动起来,哭着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林枫软了下来,“你究竟想干什么?不要伤害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林福雅见林枫心疼了,高兴起来,“那你对我好一点,我也对我们的孩子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林枫只好扶起林福雅,林福雅抱住林枫,这么英俊的男人,她过去以为这辈子只能做兄妹,可是,上天让他们不是亲兄妹,还让她有了他的骨肉,这都是天意啊。

    “阿枫,其实,过去我做你妹妹的时候就喜欢你了,你觉不觉得,这都是天意?”

    林枫不耐烦地说:“如果天意果真是如此,那我宁愿不要这样的天意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事实已经是如此了,我要好好养育我们的孩子。”林福雅幸福地拍着肚子。

    林枫说:“我林枫的孩子,我当然会好好照顾。”

    门外有人走动,林枫急忙把林福雅推开,“你可以走了,以我们现在的身份,不适合太接近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可是,我会想你怎么办?”林福雅委屈地说。

    林枫强作笑容说道:“我会去找你的,你怀了我的孩子,我怎么也会为孩子着想啊。”

    林福雅这才兴高采烈地走了。

    耶律骨早就在林枫那里,置了一个暗卫,此时,那个暗卫听到林枫和林福雅的对话,回去报告给耶律骨。

    耶律骨气得青筋暴起,“林枫,你果然是朕的好儿子!竟然这样对朕!不过,可惜,你还不够狠毒,对自己的孩子竟然下不了手!我却不会!不管是谁,哪怕是自己的亲儿子,只要背叛了朕,朕都不会原谅!更不会姑息!”

    暗卫说:“那皇上现在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看着他。”耶律骨说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园子里,几株松树围着一座攒尖顶的钟楼,在一片茂盛的绿色中,只露出了尖顶的那一抹红色。

    秋天又到了,秋风起的时候,那些萧瑟的声音,平添了寂寞愁绪,周筝筝胡乱拨弄几下琴弦,想到过去林仲超跟她琴瑟合鸣,叹了口气,放下手。

    琴声断了。

    水仙走过来,“姑娘,张大将军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张良晨?”周筝筝起身,“快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张良晨穿着天蓝色锦袍,比过去布衣时代更添一股风姿。

    “张大将军,好久不见,是不是有豫王的消息?”周筝筝第一句问的就是林仲超的消息。

    张良晨有些失望,虽然,他就是过来告诉她林仲超的事情,可是,周筝筝这么直接地问出来,还是让他难过了。

    “豫王回信,他和阿明已经顺利进入北狄,别的,豫王不方便在信里透露,但是我相信,豫王一定很好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“这是他的选择,我也信会很好。”

    张良晨然后看到了那架七弦琴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,在下能否班门弄斧?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怔,“哦,你指的是弹琴?请便。”

    张良晨走上前,顺手拨了几下,竟然流串出几声颇有旋律的音调。

    “这是豫王教你的?”周筝筝想到林仲超临行前,曾说要把她托付于张良晨,不由地叹了口气,难道林仲超真的“不要”她了!

    “是,豫王怕周大姑娘寂寞,特让我学会几招。”张良晨说。

    “那也是张大将军天生聪颖,不然,又岂是一下子能学的会的?”周筝筝淡淡一笑,似乎对林仲超的安排并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张良晨很想告诉周筝筝,为了弹出让她喜欢的这几个音符,他真的是学得很认真,几乎是夜以继日,废寝忘食。

    可是,周筝筝记住的,永远只有林仲超。

    “周大姑娘若是喜欢,在下可以天天过来给姑娘弹琴,虽然弹得不好,但总归是尽力的。”张良晨很想天天看到周筝筝,如果周筝筝答应,他不怕多几次废寝忘食去学多一些音符。

    “张大将军有心了,不过,我喜欢清净,恐怕不能有幸一饱耳福了。”周筝筝看了水仙一眼,见水仙眼里还有对张良晨的眷恋,说,“不过,水仙最爱听张大将军弹琴,如果张大将军不嫌弃的话,可以过来给水仙弹奏。”

    水仙把头垂得低低的,非常感激周筝筝的帮助。

    谁知,张良晨竟然一口回绝掉,“我和水仙是兄弟,只怕弹琴给她听,我们都会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水仙一怔,谁说她不习惯的?“不,奴婢很习惯。”水仙羞答答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看,人家女孩子都这么说了,张大将军就赏个脸嘛。你们之前在清香庄不是关系很好吗?现在就算一起弹琴,也没有什么的。”周筝筝一心撮合张良晨和水仙。

    “若是让外人看到,定会让水仙姑娘的闺誉受到损坏。”张良晨虽然不喜欢水仙,可对水仙印象挺好,不想怀了清白女孩子的名声。

    要知道,水仙可不是一般的奴婢,再过几年期限到了,水仙就会回归自由身,并且,水仙聪慧,之前在林莜身边的时候,林莜可是给水仙学字的。

    周筝筝又请了老师让水仙学医。

    水仙可算是吴国公府半个女儿了。

    张良晨既然对水仙无意,可也不能害了水仙。若是跟水仙一起弹琴,被外人议论,水仙名节可就没了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