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6章 将军
    旭日升起,周筝筝穿着一件雪白色的卷边外裳,里面是一件天蓝色的三开叉里衣,外面,则是一件五彩霞披。下半身,是一件紫黑色的长裙,站在吴国公府最高的阁楼远眺。

    看着阳光一点一点侵吞黑暗,早晨的风缓缓驱散牛乳般的浓雾,还是没看到林仲超的身影。

    水仙过来说:“姑娘,这里风大。还是回去吧。豫王早就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只想朝着他离开的方向多望一会儿也好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早膳送来了,是夫人亲自送来的,要奴婢叮嘱姑娘趁热吃。”

    林莜也是知道林仲超今天走的。

    “让母亲担心了。”周筝筝于是下来,早膳是几个桂花馒头和瘦肉粥,非常地清甜可口。

    没多久就吃完了。随便拿起一本书,却根本看不进去,干脆,躺在大迎枕上,眯起来眼睛。

    林仲超今天刚走,想要周筝筝保持好心情,自然是不可能,水仙垂着手,说:“姑娘,兴平侯府和三爷的猫腻,奴婢已经打听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周筝筝睁开了眼睛,暂时忘记了林仲超。

    水仙去把门给合上了,轻声说道:“三爷和兴平侯府关系就好像主仆,好几次,奴婢看到三爷接过兴平侯府管家递过来的银子,竟然还对管家点头哈腰。可见,三爷应该是兴平侯府派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真三爷的失踪,也是兴平侯府一手操纵的。难怪三婶娘去兴平侯府求救都被拒,原来,这是兴平侯府的大阴谋。”周筝筝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三爷会不会已经被兴平侯府杀掉了?”水仙担心。

    周筝筝眉毛皱了起来,“兴平侯府应该不会那么大胆,并且三叔父素来不参政,没有理由杀啊。不过,我也很担心三叔父现在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姑娘接下来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周筝筝坐了起来,拍了拍枕头,“暂时不要打草惊蛇,继续盯着假三爷,我倒要看看,兴平侯府究竟在玩什么。”

    青云跑了进来,“姑娘,可滑稽了,那个苗若兰昨日纠缠豫王,被豫王当众奚落,估计已经是身败名裂了,今天定国公府罚了苗若兰去守斋堂,再不许她出斋堂一步呢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这是小事,也值得你那么高兴。”

    青云说:“奴婢想到过去苗若兰对姑娘这么坏,如今得了报应,心里头就痛快!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你痛快了,也不问问姑娘有没有事情,我和姑娘正说话呢啊,你就冲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青云调皮一笑,“奴婢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罢罢罢,罚你去做几笼的桃花饼过来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青云行了个礼,欢欢喜喜地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了,还像个傻大姐那样。”周筝筝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水仙说:“还不是仗着姑娘宠爱她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有桃花饼吃了。”周筝筝心情稍微好一点。

    军营里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,”一阵急促的敲锣声响起,把已经安睡的土狗也给惊醒了,发出阵阵烦躁的狂叫声。

    这是张良辰的夜练模式,事先没有宣告,完全的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张良晨经林仲超提拔和推荐,已经新任护国大将军,统领整个大茗朝军队。

    还在睡梦中的士兵们个个都打了一个激灵,火急火燎的赶到操练场。

    因为太过仓促,好一些士兵的衣服都没穿戴好,而还有一些,夜把必带的兵器给落下了。

    “寅时到!”一个负责计时的官吏大声喊到。

    而此时,依然还有几个士兵一辆狼狈的奔跑过来。

    张良辰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们看了几眼,而这几个士兵顿时吓得血色全无,像被雷劈过的鸭子一样木讷。

    “迟到了,该怎么做你们自己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低下头,又点点头。

    很快,几人便把衣服全给脱了,然后开始绕着操练场跑步。

    只要张良辰没有喊停,这几个人就必须一直跑下去。

    余下的,虽然准时出现在了操练场,但因为穿戴不整齐的,或者忘了带兵器的,都被一一惩罚。

    然后,没有犯错的士兵们,就可以回去继续睡觉了。

    这个夜练模式,虽然残酷,但却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。

    因为久无战事,士兵们难免懈怠。张良晨用这种夜练的模式,可以很好的将士兵们保持在战斗状态。

    经过一段时间的夜练之后,士兵们的反应越来越快,不多久,大家都能准时到场。

    而再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张良辰又给士兵们布置了一个新任务,修理兵器。

    好的兵器,用的顺手,可以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这修理兵器,也让士兵们对自己手里的兵器有了更多的了解,有想法的还可以改造自己的兵器。

    而因为改造的需要,营里还专门派两人生火炼铁。从早到晚,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,但的确,也出现了很多之前没有见过的兵器,比如弯曲如蛇的长矛,如剪子一样的大刀。

    为了方便管理,在没有征战的情况下,张良辰把将士们分成小队,每个小队,都自己解决口粮。

    这也是士兵们必须学会的,否则日后万一发生战事,没有补给,也还能支撑几日。

    落日如盘,将一地的沙砾涂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将军,两个士兵发生争执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士官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说。

    张良辰随即放下册子,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将军来了,两人也马上安静下来,都微低着头。

    张良辰看看这一个,又看看那一个,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这反而让争闹的两人更加胆战。

    军营里最讲规矩,而不得寻事滋事更是重要的一条,曾经,张良辰让每个人都背诵过。

    见已触犯军规,两个人便都脱去了外裳,跪在地上,其中一个还拿了根木棒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打!”张良辰二话不说。

    顿时,木棍就此起彼伏,发出啪啪的声音,两人的后背,也马上变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张良辰根本没有问两人为什么争闹起来。而事后,两人也都冰释前嫌了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