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5章 不离不弃
    “卖烧饼啦,又香又甜的烧饼。”中气十足的叫卖声从街头传到街尾,而那诱惑人的香味,也是在整个街上弥漫着。那面棕黄色的招牌,也是自信的迎风飘扬。

    林仲超买了几个烧饼,走进了康泰阁。

    阿明早等候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刚才苗若兰去豫王府找主人,被我几句话支开了。”阿明说。

    “真是阴魂不散。”林仲超甚至都没有问阿明是怎么支开苗若兰的,阿明办事,林仲超很放心。

    老北狄皇帝还在康泰阁的暗格里,身体越来越虚弱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跟我去北狄报仇了,机会只有这一次。”林仲超目光冷冽如冰。

    老北狄皇帝用力咳嗽,吐出一口痰,“我这具身体行将就木了,还能去那么远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我会给你一颗强力丸,吃了身体会挺好起来,不过,因为这药是激发你身体最后的精力,就如同抽筋拨皮一样,最后的精力调用完了,你就如一具干材,离死期就近了。可是,这样,你就可以去北狄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老北狄皇帝想都不想的说:“那还犹豫什么,把药给我吧!”

    “不后悔?”林仲超取出一个紫檀木小方盒子。

    老北狄皇帝大声说道紧紧握拳,“此生若是不能手刃耶律骨,活再久都无益!”

    “好,是个汉子!”林仲超把药给了老北狄皇帝,“阿明,取水给他。”

    阿明端过来一杯水。

    老北狄皇帝就水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我会给你挑上好的面料做衣裳,就冲你是条汉子。”

    回到豫王府,还没进门,躲在门后的苗若兰忽然冲出来就要抱住林仲超,林仲超眼明手快,一拳打过去,苗若兰还没碰触到林仲超,就已经飞了出去,撞在了门前的大树下。

    这么大动静,自然引来百姓围观。“这是谁家的女子,这么浪?”

    “这么浪肯定不会是良家女子。”

    苗若兰听这些议论没有一句对自己有利的,反正已经丢脸了,干脆,破罐子破摔,大叫起来,“豫王!你收了我吧!只要能带我走,我给你做侧妃都行!”

    林仲超冷冷地拿马鞭指着苗若兰说:“就你这样的,送给我做奴婢都不要,侧妃你更加不配。”

    苗若兰蒙住了。

    一向温和善良的林仲超怎么变得那么无情了?

    可还没等苗若兰说什么,林仲超已经抬脚进了府。

    豫王府大门重重地关上。

    阿明最后还不忘补刀,“快回去,苗若兰姑娘,就算嫁不出去了,也不该缠着我们豫王啊。”

    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苗若兰似的。

    苗若兰简直想要钻进地缝里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定国公府的闺女。定国公府整个好教养啊!女儿倒贴给别人都不要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豫王都说了,做奴婢都不要呢!”

    议论的话越来越难听,苗若兰只好夹着尾巴跑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换了身衣服,就听报告说张良晨来了。

    二人在茶室里喝茶。

    一张一丈有余的桌子摆在屋内正中,桌上摆满了各种吃食,有新鲜的瓜果,还有花生,糕点,桌子的中间,还摆了一个大肚小嘴的长颈花瓶,花瓶内,则是一捧鲜花。

    “我不懂这么高雅的东西,喝茶如饮水,不敢在豫王面前喝。”张良晨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会喝茶的未必都会喝水,喝吧,我也不懂茶,只是喜欢喝罢了。”

    张良晨这才放开去喝,提起茶杯就呼噜呼噜地喝下去,喉结都动了起来,发出的是茶水经过的声音。

    林仲超笑看着张良晨喝水,张良晨拿手背擦脸,不好意思道:“让豫王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我就是喜欢你这样坦荡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不做作,真实,也许庆丰帝不会喜欢,可是,林仲超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走之后,我的军队交给你,你要好好辅助太子。”林仲超一五一十地交待给张良晨,“我只信的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豫王放心,我在,军队在,军队死,我死。”张良晨拍着胸脯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拍了拍张良晨的肩膀,“好样的!”

    “至于新太子妃,她肯定会搞出很多花样来加害她不喜欢的人,你要防着她一点。”林仲超目光柔和起来,“比如说,周筝筝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害周大姑娘,我绝对不会放过。”张良晨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“如果需要,你可以护她一辈子。”林仲超这么说,其实已经在告诉旁人,这次他可能回不来。

    张良晨也是聪明人,林仲超这么爱周筝筝,张良晨如何看不出来,周筝筝也是不会变心的,只是,为了让林仲超放心离开,张良晨说:“豫王,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兄弟。”林仲超感激地拍了拍张良晨的后背。

    然后,林仲超前往太子东宫,跟太子交代一些事宜。

    太子说:“超儿,华神医已经来到东宫了,是孤把他请过来的,也许,他还能熬制出另外一颗解药的。等你回来,你就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还记得,华神医说了,这解药至少要三顺才熬制得出一颗,而林仲超已经等不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,孝顺的林仲超并不愿意让太子失望,笑道:“恩,父亲,我一定会凯旋而归。”

    是夜,豫王府。

    屋内,一张三尺开的屏风将床榻挡在了后面。屏风上是一棵劲拔的松树,栩栩如生的样子,松叶用金粉勾勒出来,而在松树底下,还有几粒松果随意的摆着。

    林仲超就在这架屏风后面,一直坐了很久。

    阿明提着灯走过来,打着哈欠,“主人,夜深了,睡吧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深吸一口气,“想到明天就要离开京城,还是很不舍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并不是第一次离开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一次不一样。”这次离开,可能回不来了。而经过几年和周筝筝重新相处,林仲超的心里,已经有了眷恋。

    “可是主人,至少,有一样却从来没有变过。就是我会一直在主人您身边。”阿明深深地说。

    身为太监的阿明,唯一的依恋就是林仲超,就好像一直从小就养大的狗,对主人不离不弃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