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3章 离别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园子里,一片绿油油的叶子把石子路映衬的很是安静,一只蚱蜢蹲在一片叶子上,两根胡须不住的抖动着,而在高一点的树上,一只黑褐色的天牛也静静的趴着。

    周筝筝头上戴着一个珍珠红叶发簪,一头乌丝挽成了一个球,身上穿着一件天蓝色的藕丝琵琶衿上裳,外面又穿了一件红色的霞披,下半身,是一件紫莲薄纱裙,安安静静地坐在树下画画。

    她在画一株荷花。

    林仲超过来,在她身边坐下,水仙给林仲超上茶。

    “超哥哥,你懂画,你来评评这荷花怎么样?”周筝筝放下画笔,看着心爱的人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穿着一件白色的里衣,外面是一件金黄色的云锦窄袖外裳,袖口包着一圈紫色的滚边,腰间束带,一件黑色的马裤下,是一双高筒马靴,说:“画面素雅,画如其人,我是粗人,都能感觉到好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贬低自己去夸别人的。”周筝筝把一个荷包塞到林仲超手里,“这是新做的,里面放了新摘的荷花干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接过,从怀里掏出五六个形态各异的荷包来,“这些都是你送我的。我一直都带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脸红了,“哼,说的好像人家只送过荷包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止了。鞋子,剑套,手炉,都是你送的。”林仲超说,“这次去北狄,我会一起放进行李里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握紧林仲超的手,“我很想劝你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知道,我这次必须去,不仅仅是为了你母亲,不仅仅是为了林栋,还是为了你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拿他的大掌覆盖于周筝筝的小手之上。

    温暖的包住她小冰冷的小手,突起的骨节轻轻摩挲着他的手心,仰起脸,还是旧时天真的模样,“超哥哥,我知道,你想除去耶律骨和林枫,算是对前世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谢谢你懂我。”

    只要除去北狄,林仲超除去周筝筝的后患,太子顺利继位,林仲超就算毒发而去,也算没有遗憾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把脸藏于林仲超的怀里,哽咽:“超哥哥,你莫忘了,我等你下聘迎娶我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这次去北狄,就算可以活着回来,可是,他身上的毒,也快耗尽他的生命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敢随便给她承诺,让她等他?

    万一他不能回来,她岂不是要浪费青春芳华了?

    “最近我几次毒发,血流不止,就算用参片都无济于事。”林仲超无力地说,“阿筝,何必坚持一个将死之人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既然太子都可以救活,超哥哥你也一样可以。”周筝筝哭了,大滴大滴的眼泪落下来,湿润了衣襟。

    “华神医的解药只有一颗。”林仲超轻轻擦拭周筝筝的泪水,温柔地笑道,“我今生能和你相知相爱,已经无悔了。我虽然不能和你共此一生,却希望有个人能保护你一生一世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只要你护我一生一世,除了你,谁都不可以。”周筝筝摇摇头,“你一定要活着回来,下聘迎娶我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却说:“我知道张良晨一直心悦于你,他能文能武,又一直在我手下为将,他一定能护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张良晨只是朋友,永远不可能有其他。超哥哥你不要再说了。”周筝筝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明日,桂香园见。”林仲超说,“你说很想和我去桂香园赏花,东山桂香园可需要不少车程,故而一直没有去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还刚刚入夏,桂香园并不是最佳赏花时间,等到了秋天,桂花齐放,满山都是桂花香,再去最好。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“秋天我已经不在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可以等你来年回来再去。”

    “来年,呵呵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的这两声冷笑让周筝筝很不舒服,“对,来年你会回来的,我就在桂香园等你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被周筝筝执着的眼神感染,一时间,情不自禁搂住了眼前的娇美女娃。

    街上,各种花香扑鼻,红红黄黄的各种花把路边装点的分外热闹,百姓们买东西的热情也高涨了许多。纷纷都是一个篮子一个篮子的。

    豫王府。

    “主人还是那么藕断丝连,主人这样啊是不能做好大事的。”阿明面对着月亮说,“这次去北狄,何其危险,若是能活着回来已经是奇迹了。”

    夜风吹得林仲超的衣袖翻飞如蝴蝶,因为背对着月亮,月光给林仲超周身踱了一层锃亮的银边。

    “那你明日陪我去桂香园吧,我想明日不去,此生就没有机会去了。”

    阿明俯首,“遵命,主人。你去哪里,我也去哪里,一向如此。”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静夜。周筝筝把一件珍珠百褶裙包好,交给水仙,“明日就穿这个上山。”

    “上山?”水仙接过。

    “上东山桂香园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不是说不去的吗?许是奴婢听错了?”

    周筝筝望着天上月说:“不是,是我想给他一个惊喜,我知道,明日他必会出现于桂香园。”

    水仙于是把裙子拍平放好,“白天的那件霞披,还要穿吗?山上冷,姑娘还是穿上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周筝筝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知此时,超哥哥是不是也和我一样,在看月亮。”周筝筝笑了,前世的自己,就是那么天真,看到月亮也会多愁善感。而今生她只有在他面前依旧保持天真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大街上,一辆马车慢悠悠的过去,马车上的铃铛,不住的摇出晃荡晃荡的声音,街道两边铺子里的人,都好奇的张头去看,倒是几只狗,很快就躲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马车停在东山下。

    林仲超和阿明走了出来,沿着石头路,缓缓往上走。

    山上,初雨新笈。一片绿油油的叶子把石子路映衬的很是安静,一只蚱蜢蹲在一片叶子上,两根胡须不住的抖动着,而在高一点的树上,一只黑褐色的天牛也静静的趴着。

    桂香园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阿明拿出备好的布擦了擦石凳,“主人,这儿有座位呢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