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2章 谁的骨肉
    太子东宫。

    园子里,池水暖暖的,把天空的白云倒影出美丽的轮廓,池水旁的杜鹃花,也是兴奋的探出了头,热情似火,也引来了一群欢快的蝴蝶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是皇祖母的梅花图。”林仲超拿出那幅安王视之为命的梅花图,递给太子。

    梅花图上梅花纵横交错,枝干骨节分明。最艳丽的那朵,正如当年的张晓曼一样,芳华绝代。

    太子双手颤抖抚摸梅花,眼泪滴下来,“母后,儿子对不住你,还是不能为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杀皇祖母的人,正是皇爷爷。”林仲超严肃说道。

    太子说:“我信。”可是,那也就是表示,太子将永远不能为皇后报仇了。

    因为,善良的太子怎么也都不会弑父。

    太子然后打开一幅画卷,“这就是你皇祖母的画像。”

    看到画像的那一刻,林仲超大惊。

    “父亲没有有觉得,皇祖母很像一个人?”林仲超揉着眼睛仔细看了看。

    太子点点头,“你是说,很像林莜?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可是明明,皇祖母是张家,和林家毫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太子说:“孤还记得,林莜所在的林家,出了一个太后娘娘。太后因为也是姓林,所以,和我的祖母成亲时候遭到了很多大臣反对。”

    同姓不能通婚,尤其是在皇家。可当时的康元帝,硬是和林太后成亲了,不顾一切。

    当时被传为美谈,可是,没多久,康元帝就宠爱上别的妃子了。

    林太后最后能成为太后,靠的可不仅仅是康元帝的宠爱。林太后有自己的办法,其中,抱了养子庆丰帝就是一个办法。当然,庆丰帝虽不是林太后的孩子,可却是康元帝和宫女的儿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林仲超说:“有没有可能,吴国公夫人知道这个秘密?”

    太子一怔,“你是说,林莜知道原因?”

    林忠诚点点头,“吴国公夫人自小被养在林太后身边,先后经历了皇祖母和林枫生母之死却三缄其口,可见,她是知道最多的,只是,因为某种原因,她一直在保持沉默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林莜是我弟妹,单纯善良,怎么可能知道却不说?超儿,有时候,你实在是疑心太多了。”太子绝对不信,“林莜若是知道那么多,周瑾轩也不会和她恩爱至今了,要知道,周瑾轩最不喜欢太复杂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有人来报告说周瑾轩求见。

    太子兴奋极了,“真的是说曹操,曹操就到啊!快请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和太子都去换了身衣服,以示重视。

    周瑾轩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贤弟!”太子跑过来,一把抱住周瑾轩。

    周瑾轩也是哽咽,“太子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好久不见,度日如年。”太子拍拍周瑾轩的肩膀,“快坐,我给你拿了你最爱喝的桃花酿,还是陈年的,今日不醉不休!”

    三个人坐定,周瑾轩和太子喝了起来,林仲超给他们倒酒。

    太子很快就醉醺醺的了,周瑾轩却没那么容易醉,说:“豫王,让人扶太子进屋吧,太子醉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亲自扶太子进去,再出来,笑道:“我父亲就是这样,让您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是真性情,我和太子没什么不可以做的。”周瑾轩说着把剩下的桃花酒喝完,“当真好喝,太子最懂我。”

    “君夫人呢?不是君夫人最懂您吗?”林仲超招呼仆人过来收拾空杯空瓶子。

    周瑾轩笑道:“我夫人也是懂我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起身,“您和吴国公夫人之间恩爱有加,乃是京城一大美谈呢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说:“男人在家当然要宠妻子了。豫王,也多谢你帮我夫人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您是说寻找林栋那件事吗?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,何足挂齿?”

    “这去北狄可不是容易的事,被发现了可就不好了。豫王有这个心我们就很高兴了,我这次来,也是劝豫王不要去了。我夫人也想通了,既然林栋在北狄过的很好,又何必非要过去和他相认?逼他接受道义拷问呢?”周瑾轩摸了摸胡子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,此去虽然危险,可我也不是完全没把握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的自信让周瑾轩分外吃惊,“那么豫王的把握是什么?”

    林仲超细长的手指端起茶杯,清润的茶香直扑鼻翼,“吴国公也许不知道,根据最新探子消息,林福雅已经怀孕,可我估计,这个孩子那不是耶律骨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周瑾轩奇怪,“林福雅已经嫁给耶律骨了,林福雅怀上耶律骨的孩子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正常,因为,耶律骨已经不能生了。”林仲超压低声音说,“耶律骨坐皇帝那么久了,后宫妃子也不少,怎么一个都没有怀上呢?林福雅怀的不是他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耶律骨的孩子,为何耶律骨会默默忍受?”

    “因为那是林枫的孩子,耶律骨不想跟林枫翻脸。”林仲超说,“当然,这些都只是猜测,不过,我相信我的猜测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沉默了,沉吟片刻说,“的确有这个可能,只有是林枫的孩子,耶律骨才会那么沉得住气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这次过去,就是为了让耶律骨和林枫不合的,间接让林栋清醒。这个把握还是很大的。”林仲超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周瑾轩眉毛皱了起来,“可是,北狄很多人认识你,万一你被抓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的。我会见机行事的。再说了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了,我也不再拦着你,来,干了这杯酒,祝你一路顺利。”

    二人举杯喝酒。

    然后周瑾轩离开,告诉林莜,林仲超的话。

    “唉,如果林仲超出事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。”林莜叹了口气,“罢罢罢,我还是去大相国寺礼佛,给仲超这孩子祈福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来了,这天下哪里有什么佛祖,都不过是木头雕刻的东西,根本不灵验。”周瑾轩笑道,“放心吧,仲超不会有事的,你看,我们的阿筝就不会担心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