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1章 决定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笔直的梧桐树又长高了,而在树冠里,不知什么时候,还多出了一个鸟巢。不时的看见一只鸟飞进飞出。

    周筝筝在梧桐树下,放了一个青玉棋盘,水仙过来看到周筝筝又在一个人下棋。

    没有对手,就自己做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姑娘,豫王来了。”水仙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移步耳房。”

    连同那个棋盘,都被移送到大厅旁边的耳房里。

    棋局重新摆开。周筝筝记性好,棋局每一个位置都记住。

    林仲超穿着一件绣着一圈金色滚边的黑色外袍,里面是穿一件用金线绣着一只麒麟的软绸衣。下半身,一件黑色的裤子,隔着珠帘看周筝筝,越发有种朦朦胧胧的美。

    “超哥哥好久没来,阿筝棋局都生疏了。”周筝筝说,“什么都不要说了,先下一盘棋要紧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:“好。想必阿筝棋艺是精进了不少。”看着周筝筝身上,一件对襟羽纱罗衣外,还有一件丝绸罩衣,下面,则是一件烟云蝴蝶裙。脚上,是一双绣着莲花的小布鞋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都是自己一个人下,哪里精进得起来了,只是无聊打发时间罢了。”

    棋盘被推出来,置于珠帘之下,周筝筝下一次,林仲超也下一次。

    屋内,一把新做的官帽椅摆在面对门的位置上,官帽椅的边上,是一张橙色的桌子。而在斜对面的墙角,则是一个一人高的珍宝阁,八个宝格里摆了八个玩意儿。

    安静地只听得两个人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水仙在一边看着,两个人棋艺高低可见,林仲超明显强于周筝筝,可是,林仲超却处处退让,还故意输给了周筝筝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吧,你棋艺精进了。”林仲超坐下来,喝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周筝筝心里已经有数,“超哥哥故意让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已经好很多了,只让了五步。上回让子可多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于是让人收拾好棋盘,坐下来安静喝茶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阿筝,听说你舅父林栋被耶律骨重用呢,在北狄任职国师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严肃起来,“这么说,林栋真的已经是耶律骨的人了?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是了,甚至敢说比林枫还忠心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叹了口气,“那我们岂不是要跟林栋成为仇人?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阿筝,也不要过于惋惜,你舅父会对耶律骨忠心,证明你舅父是个有情有义的人,要不然怎么会报恩呢?只是,他几乎没有受过我们什么恩惠,所以,不免会对我们有怨恨罢了。如果他和我们成为朋友,他一定会跟我们很弹的来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“这个倒是,凡是有情有义的人,都不会太坏。”

    林莜进来了,招呼奴婢换茶,茶水冷了。

    “仲超你来了怎么不打声招呼?这都多久没来了,看你都瘦了。”林莜说,“可是跟着太子实在很辛苦?”

    林仲超摇摇头,“不辛苦,以后做皇帝更加辛苦。现在就当锻炼。”

    林莜然后坐下,没说几句就问起林栋的事。

    林仲超看了一眼周筝筝,周筝筝压根就不回应。

    林仲超只有自己知道的都告诉林莜。

    林莜的脸色,一点点退到了猪肝色:“什么?阿栋成了北狄人的国师?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君夫人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仲超,帮我救救林栋,求你了。”林莜说,“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想了想,竟然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母亲,你让超哥哥怎么帮你嘛,人家舅舅已经是大茗朝的仇人了。除非把他打醒,不然怎么救啊。”林莜难道以为什么都用拳头能解决啊。

    平时聪明的林莜,此时竟然那么蠢不可及。

    “我找了他很久,很久。没想到会是我们大茗朝的祸害。”林仲超叹了口气,“不过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林莜哽咽道:“不是他的错,那时候,他还那么小,家里生了变故,他又是一个人,无依无靠的。只有耶律骨愿意帮他。他自然就把耶律骨错认为亲人。从小到大,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,耶律骨是坏人,只是利用他。也更加没有人告诉他,我爱他,天天都在找他,他一定很恨我,也听说我住皇宫。我过得锦衣玉食,他却流落街头,自然是会恨我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君夫人不要难过,我这次去北狄一趟,当面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大惊:“超哥哥,你何必以身犯险?你多金贵的人。”

    林莜也急了:“仲超,我只是随口一说,你不需要这么冒险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:“也不是就为了这个事,我和太子也有别的计划,这次过去也是要做点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看林仲超的脸色,就知道他在说谎。

    凡是吴国公府的事,林仲超就答应下来,也不管会不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这就是林仲超的爱,林仲超做这些,当然都是为了她,周筝筝又如何会不懂。

    周筝筝再劝林仲超,反而会让林仲超不高兴。周筝筝决定给林仲超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皇宫里,那只黄猫最近显得很是烦躁,不时的拿爪子挠自己的肚子,走近一看,发现黄猫的肚子比平日里大了不少,看样子,不久就会有一堆小猫出生的。

    林仲超走后,林莜说:“阿筝,你不会责怪娘吧,要不是娘请仲超帮忙,仲超也不会要离开京城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安慰说:“娘不要自责,超哥哥说过了,他也是为了别的计划。不仅仅是为了我们。再说了,超哥哥一定会平安回来的,超哥哥聪明。”

    林莜心知周筝筝的孝心,这些话都是安慰罢了,叹了口气,“娘亲去炖点参汤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娘做的参汤最甜最好喝了。”

    林莜摸了摸周筝筝的头,“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到了晚上,林莜告诉了周瑾轩,“我让林仲超帮忙,这孩子就以身犯险,真的是让我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周瑾轩眉毛皱了起来,“夫人不要担心,我且当面问一问他,究竟去北狄有何别的计划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