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0章 杀孙
    一阵骤雨,把吴国公府里新开的花儿都给打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鲜艳的花瓣在泥水的浸泡下,很快就腐烂了,看不出一点原先的模样。

    周希不喜欢雨,因为下雨就不能出去好好的玩耍,每每下雨的时候,周希都是趴在窗户边,静静的看着雨滴落在地里,落在花花草草上。

    雨渐渐的小了,从窗外飘进来的空气也变得格外的清新,还夹杂着一丝泥土的芬芳。

    松软的泥地里,好些动物也是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周希,我们一起去挖蚯蚓吧。”裕儿带了一把小铲子,还拿了一个小碗。

    意思是说,要把挖出来的蚯蚓,都装在碗里。

    至于做什么用,裕儿一下子也没想好。

    周希看见裕儿,先是脸上一阵惊喜,然后抬头看看天,周希便又把迈出去的腿给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空中,细雨蒙蒙。

    “不怕,很快就会停了。”裕儿伸出手,在周希面前比划道,“快出来,有好玩的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周希禁不住裕儿的诱惑,顶着毛毛细雨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等两人刚走到花园的时候,雨终于停了,还在池塘上,飘出了一条彩虹。

    七彩的光芒,让周希都看出了神。

    只是裕儿一点也没有分心,因为裕儿此行的目的很明确,那就是挖更多的蚯蚓。

    “周希,开始了。”裕儿打了个招呼,然后便开始挖了。

    周希这时,也把注意力放在了裕儿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铲下去,全是泥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细细查看,便可以发现,在泥土里,有很多细小的空洞,而这些孔洞,便是蚯蚓留下的。

    果然啊,当裕儿挖了第二铲后,一段棕褐色的东西便出现了,而且,还在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周希显得有些兴奋,眼睛都瞪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但因为蚯蚓在动,周希又害怕的不敢动,只是伸出一根手指,拼命的指给裕儿看。

    裕儿其实早就发现这只蚯蚓了,伸手一揪,就把整个蚯蚓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见完整的蚯蚓在碗里不断的爬上滑下,周希显得更紧张了,每次蚯蚓移动的时候,周希全身都会跟着抖一下。

    裕儿试图抓着蚯蚓靠近周希,却被周希疯狂的拒绝掉。

    很快,裕儿又挖到了第二条蚯蚓,可因为手上力量没处理好,竟活生生的把蚯蚓给扯成了两段。

    断口处,还清晰的流出了血水。

    周希吓的后退了一步,裕儿也是手上一慌,把剩余的半条蚯蚓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扔不要紧,剩余的半根蚯蚓,竟然也爬起来了。

    裕儿胆子大很多,蚯蚓还想重新钻回土里,就被裕儿给抓住了。

    看裕儿一直没事,周希这下子也没有刚开始那么慌张了,还学着裕儿的样子,伸手去摸碗里的蚯蚓。

    只是当一碰到那滑溜溜的蚯蚓的时候,周希仍然是紧张的全身都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会咬人的。”裕儿蹲在一旁,鼓励说。

    周希跟裕儿的眼神确认过后,胆子又大了一点,也敢去抓蚯蚓了。

    看见蚯蚓要爬出去了,周希便用手指去挑一下,然后蚯蚓又掉了回去。

    北狄。

    耶律骨终于等来了后宫的信期表,发现林福雅在两个月前还来月信的。

    心里的疑惑终于成为事实!

    “林福雅竟然勾引枫儿,怀上了枫儿的孩子!”耶律骨大怒,叫来林栋,把茶杯扔到林栋的头上。

    顿时,林栋脸上挂满了血!

    “皇上息怒!”就算被打成这样,林栋还是对耶律骨忠心不二。

    “林栋,你竟然和太医一起欺骗朕!枉费朕养育了你,还教了你武功!”耶律骨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,“林福雅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朕的!是林枫的!是朕的儿子林枫的!”

    林栋跪了下来,“皇上原来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耶律骨冲上来,抓住林栋的头发就揪到地上,“朕的亲生儿子竟然和朕的皇后私通!你说,朕如何面对这样的事!”

    林栋说:“臣就是怕皇上难过,所以才隐瞒了这事。”虽然血一直流,可林栋没有擦一下。

    耶律骨冷漠地扫了眼林栋的伤口,那是他砸出来的伤口,“那么说,朕还应该感谢你了?”

    “臣不是这个意思!”林栋说,“可是,如果皇上杀了这个孩子,太子一定会和皇上生隙,这对北狄大局是很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耶律骨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是啊,刚才他太生气了,竟然没有想到这点,大茗朝虎视眈眈,这个时候北狄内部怎么能不合呢?

    “你起来,去太医那里包扎伤口吧。”耶律骨叹了口气,“朕不应该下手那么重。”

    林栋说:“臣不敢。”

    林栋包扎好之后,再次进来,耶律骨已经完全冷静了,“朕可以原谅枫儿,可是,这个孩子,却是不能留下,不然,朕的颜面何存?”

    林栋说:“太子既然已经知道真相,若是皇上要杀了这个孩子,太子一定会怪罪于皇上。太子杀了太医灭口,也是想要保护孩子,谁知反而弄巧成拙。”

    耶律骨点点头,“你说的对,林枫不杀太医,朕并没有怀疑那个孩子不是朕的,林枫是此地无银三百两。朕不会让林枫知道那个孩子是死于朕的手,朕要让林福雅亲自解决掉这个孩子。那样,林枫要怪也是怪林福雅,和朕无关了。”

    林栋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耶律骨怒道:“你为何叹气?”

    林栋说:“臣只是觉得那个孩子可怜。还没有出生,就可能再也无法来到人世。”

    耶律骨说:“朕教了你那么久,想不到你还是那么妇人之仁,区区一个孩子而已,朕都不可惜,你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林栋说:“可是那也是皇上的孙儿啊。”

    耶律骨说:“后宫佳丽那么多,朕想要儿孙满堂还不容易?可是,朕想要平定中原,让北狄千秋万代却不容易呢。”

    林栋不再反驳,可是,想到自己的身世,不由地对这个还未出生的婴儿心怀恻隐。

    而此时,林枫正在喝酒,“为什么上天要如此地玩弄我?明明不喜欢林福雅,却让林福雅怀上我的孩子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