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6章 难言
    风三娘闭了口。似乎有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周筝筝失望地说:“每次一提到去找兴平侯府帮忙,三婶婶就不出声了,若是三婶婶有什么事瞒着我的话,那让我过来也是没用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瞒着你,阿筝,其实,我去过了,可是,被拒绝了。”害怕会失去周筝筝的帮助,风三娘一急就都说了,“我父母亲说这是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兴平侯府竟然不帮你?”

    风三娘点点头,“我也觉得奇怪,过去爹娘不是这样的,不知从何时起,只要我跟他们说三爷的事情,他们就会不耐烦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会去查的。”

    几天之后,周筝筝派出的家丁黄家亮禀报说,看到周原出入兴平侯府多次,还都挑晚上的时候,进出的还是小门。

    “兴平侯府果然和周原有一腿。”周筝筝拍了拍桌子,“继续盯着他,这个,是给你的赏金。”

    蓝天下,一排黑色的瓦楞整齐的摆列着,檐角边,几根碧绿色的青草冒出了尖,在一片黑色的衬托下,显得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院子里,月季花开的正好,朵朵粉色的花瓣迎风摇摆,地上,也浅浅的铺了一层花瓣。

    “周希,过来,吃点心了,”周筝筝伸手朝周希挥了挥。

    “哦,”周希冲着周筝筝应了一声,脸上,是一张简单的笑脸,只是笑的不对称,看上去让人不舒服。

    周希身上,穿的是一件明显宽松的碧绿色衣裳,下半身,是一件宽腿的裤子。

    也许是衣裳太过宽大,让周希看上去,显得有些臃肿。

    但因为周希走路不稳,也只有这宽大的衣裳,才能让周希更好的活动。

    “过来坐吧,”裕儿拍了拍身边的石凳,招呼道。

    因为周筝筝对周希照顾有加,裕儿也习惯了对周希好一点,而又因为年龄相仿,裕儿和周希,似乎有更多的话题。

    周希摇摆着身子走到了跟前,脸上,依旧是笑呵呵的,但是很明显,周希的眉毛很稀少,几乎看不到。

    周筝筝上前,拉住了周希的手,把周希带到石凳边。

    “坐吧,不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周希听不太懂复杂的内容,因此周筝筝说话的时候,也故意放慢了速度,说的内容,也都尽量简单易懂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周希很听话的坐了下来,然后冲着裕儿傻笑。

    这边,周筝筝让下人把做好的点心端了出来。

    是红枣花生汤和油酥饼。

    刚出炉的油酥饼,还散发出浓郁的香气。

    “给,小心烫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先把装着花生汤的碗放在了周子面前的石桌上,然后,也给裕儿盛了一碗。

    裕儿很聪明,自己拿着调羹,慢慢的搅拌着,一来,可以把加在里面的糖尽快化掉,二来,也可以让花生汤更快的凉下来。

    倒是周希不会,因为贪吃,周希常常把自己烫到。

    “周希乖,我们也来搅拌一下。”周筝筝握着周希的手,也开始慢慢的搅拌,只是周希的手腕不灵魂,周筝筝搅拌的时候,会显得比较吃力。

    而在搅拌的时候,周希还不忘跟裕儿打招呼,只是周希说话是大舌头,裕儿也是很难听明白周希到底说的什么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花生汤的热气散去,周筝筝便放开了周希的手。

    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裕儿自己用调羹,一勺一勺的慢慢的吃着,而周希,也想用调羹吃,但总是会洒到外面。

    周筝筝可以帮着周希,甚至可以喂给周希吃。但周筝筝更希望周希可以自食其力,哪怕洒了点,但能自己吃,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给,这个很好吃。”裕儿撕下来一片葱油饼,递给周希。

    周希马上就接过来,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恩,好吃,好吃!”周希一边咬一边说,还把眼睛给眯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周希一脸开心的样子,周筝筝也跟着笑了,“慢慢吃,还有很多呢。”

    “恩,好吃。好吃。”周希似懂非懂的应着,嘴角,还露出了一小块酥饼末。

    周希的胃口不小,吃了两个酥油饼之后,才停下来,一边摸着肚子,一边打嗝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里,新进了一批布料,是给大家都新衣裳的。

    周筝筝亲自给裕儿挑了几块之后,也给周希挑了些。

    因为周希经常会刮刮碰碰的,衣服容易破,因此,周筝筝给周希挑的布料,比给裕儿的还多一些。

    在做衣裳的时候,周筝筝还特别交待,让人在周希衣服的重点部位多加层布料,免费磨破周希的皮肤。

    吃饱后的周希,从怀里掏出了一些玩意儿,摆在裕儿的面前,意思是让裕儿也可以玩他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边关。

    林栋独自坐在石头上,给自己受伤的大腿抹药。

    为了给耶律骨抓老虎,林栋打猎时被老虎咬伤。不过,耶律骨吃到了老虎肉很开心,林栋觉得是值得的,虽然,耶律骨一点都不关心林栋受伤了没有。

    耶律骨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要把老虎肉给林枫尝一尝。

    林福雅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林栋,你最近看到林枫没有?”林福雅毫不掩饰对林枫的关心。

    林栋摇摇头,“林枫不喜欢我,他要去哪里,也不会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林福雅失落地坐下来,“他难道故意对我避而不见?”

    林栋说:“你是林枫的母后,林枫应该不会对你避而不见。再说了,你们小时候一起在皇宫长大,感情应该不错。”

    林福雅说:“在皇宫长大又如何?你以为在皇宫长大就幸福啊。”

    林栋说:“您真的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,在皇宫长大不幸福,难道流浪街头还幸福吗?”

    林福雅说:“你是流落街头的,可是,皇宫真的没你想像中的那么好。你姐姐林莜也是皇宫长大的,你不信问她。”

    林栋激动站起来,“她可是幸福得很,这么多年被周瑾轩宠爱有加,几时想过我这个生死不明的弟弟了?”

    林福雅说:“林莜如今有儿有女,周筝筝是个厉害人,哪里是我们这些可怜人能比的。”

    林栋紧紧握住了拳头,“不要提起她!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