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5章 斗败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梧桐树已经长满了新叶,远远看上去,就像一把绿色的华盖,血红的杜鹃也热情的盛开了,在一片绿色中,硬生生的染出了一片片红色。

    赵欣仪面对着周筝筝,趾高气扬,“你跟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我们姑娘是你随便可以使唤的吗?”

    “闭嘴!主子说话,贱婢顶嘴做什么?”赵欣怡大怒,抬手就要打水仙耳光,周筝筝一抓,抓住了赵欣怡的手。

    那冷冽的目光,透着阵阵森寒,只看得赵欣怡打了个哆嗦,“你,你想做什么?我不会怕你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推开赵欣怡,“你胆敢对水仙碰一下试试!我就让你出不了吴国公府!”

    赵欣怡底气顿时低了下去,想到此行的目的是为了骗周筝筝出来,缓了缓气,说:“我就是想让你出去一下,我有好东西要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既然是有东西要送过来,何不拿进来?我们姑娘是什么身份,你让她出去,她就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过是想给周筝筝一个惊喜。”赵欣怡果然不是说谎的高手,语无伦次起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惊喜?恐怕,你是想给我一个震惊吧!”

    “哪有!”赵欣怡已经不敢和周筝筝对视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你和你哥哥都见过什么人,都说了什么,我都知道。我甚至知道,你是骗我出来,然后,你哥哥要对我不轨。”

    赵欣怡大惊,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可是,话一出口就后悔了,她这不是自己招了么?

    周筝筝轻轻啜了口茶,眉眼还是一样的冷清如雪,说:“赵欣怡,你以为,你们在皇宫搞出那么大的动静,我竟然还能一点都不知道?难道你不知道,皇宫都是我们的人么!”

    赵欣怡指着周筝筝的鼻子大怒,“你,你竟敢偷听我们说话!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青云上前,一巴掌打开了赵欣怡的手。

    “啊!”疼得赵欣怡大叫,想冲过去打青云,可哪里是青云的对手。

    青云一个耳光,扇在了赵欣怡的脸上。

    赵欣怡的手下都被挡在门外了,不过就算听到里面的响声,慑于吴国公府的威望,也是不敢进来的。

    周筝筝走到倒地的赵欣怡面前,拿脚踩在赵欣怡的脸上,那张脸已经肿的像小山一样了,“你若是个明白的,就不会被周云萝利用,自己滚过来送死。今天这几下,当作给你一个教训,下次再敢陷害我,我一定取你的命!滚!”

    赵欣怡被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筝筝叹了口气,赵欣怡还是那么蠢不可及,如果不是因为,前世赵欣怡也是因为信错了周云萝,最后被满门抄斩的话,周筝筝不会对赵欣怡手软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前世走过相同的错路,周筝筝希望给赵欣怡一个自己想明白的机会。

    街上,几个孩童围着一个卖糖人的老大爷,老大爷的身前,摆着一个竹筐,竹筐上,摆了好一些五颜六色的糖人。

    赵欣怡满脸是伤地从地上爬起来,看热闹的百姓连忙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看,这不是永安县主吗?多滑稽啊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又是哪个不要脸的去惹吴国公府了。”

    议论声一阵阵的,赵欣怡赶紧捂着脸,想爬起来却没力气。几个奴婢拉起赵欣怡,赵欣怡才悻悻然地走了。

    至于赵淳,压根就不敢再出面。

    周筝筝和周瑜恒继续下棋,刚才的事好像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水仙进来说:“姑娘,赵欣怡在门口大闹了一场,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个没见识的。这么闹只会毁了她自己。”周瑜恒忽然说。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瑜恒,你长大了,看人看事都有自己的主见了。”

    周瑜恒说:“姐姐过奖了。姐姐可要小心周云萝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赵欣怡,怎么又是周云萝呢?”周筝筝故意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周瑜恒也笑了,“姐姐又考我了。因为,那是周云萝教唆赵欣怡过来对付我们的。”笑得那么孩子气,好像新发的早春嫩芽。

    “周云萝这么不安分,若不是为了周希,我还真的不想放过她。”周筝筝说,“周希如今已经在吴国公府安稳下来了,周云萝毕竟是他的亲姐姐。我若是对周云萝怎么样,周希长大了总是会和我们生分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姐姐,周希是一个傻儿。”周瑜恒说,“周希不会有这个能力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他是傻人,可是,傻儿也是知道对错的,只是,我们一直忽略了傻儿的感受,以为他们和我们不一样。”周筝筝自嘲般笑道,“周希是个可怜的人,周云萝已经对我们形成不了威胁了,所以就暂时放过她吧。”

    周瑜恒说:“其实姐姐是很善良的人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觉得的确是,重生一回,周筝筝并没有改变善良的本性,也许会耍手段了,也许会揣摩人心了,可原则上,周筝筝是不会触犯的。

    “弟弟能看清楚周云萝,姐姐很高兴。”想当初,周瑜恒还背着周筝筝找周云萝玩呢。

    “连自己亲弟弟都会杀的人,绝对不会是好人。”周瑜恒说,“姐姐,以后弟弟保护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姐姐以后就什么都不怕了。”周筝筝笑得很幸福。

    没多久,风三娘派人来找周筝筝。

    “瑜恒你看,这一局你输了。”周筝筝笑着把一颗棋子放下。

    周瑜恒也笑了笑,“到底还是姐姐更厉害一些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于是来找风三娘,风三娘哭得好像个泪人儿。

    “三爷打算再讨一门姨娘,那新姨娘还是青楼女子!我怎么能忍受呢!我们也不是寻常人家,若是找到的是正经人家的闺女也就算了,如何能找青楼女子呢,就不怕别人笑话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三婶婶,那你要我做什么?帮你劝他?”

    “我!”风三娘顿住了,“我也不知,我只是心好乱。”

    “三婶婶为何不找兴平侯府,他们虽然没落,可总归是你的娘家,若是能派个人找三叔父说说,也是好的。至少,能让三叔父觉得,三婶婶不是好惹的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