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4章 冲突
    春风吹的人儿醉,街上,少男少女们三五成群的一起逛街,窈窕的女子,更是一身轻罗衫,或淡绿色,或淡粉色,和路旁的一行翠柳,相映成趣。

    林俊生也按捺不住,借着春光明媚,上街去散心,虽然是在街市内,但各种花香,也是弥散在四周,还夹着了淡淡的青草气息。

    屋檐上,复归的麻雀站成排,不时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香味好!”

    “这个吧,这个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几个女子站在清香庄的铺子前,对着手中的香料不停的说说笑笑,银铃般的笑声,让街上的人,都不时驻足观看。

    林俊生穿了一身银灰色的衣裳,剑眉高鼻,早就听说过清香庄的名号,林俊生便循着笑声,走进了清香庄。

    清香庄内,各式香品一一被精心的被摆在了楠木制作的柜台内,之所以选楠木,是因为楠木比其他木材更润,更能吸附香料的气息。

    店铺内的四壁上,还挂着一些当代名家的字画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有品味。”林俊生心中暗想。

    林俊生闲逛了两步,正欲转身离去的时候,突然,一个陌生女子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是要买香料送人吗?”

    黄鹂般的声音,顿时让林俊生心中一惊,抬起头,发现眼前站了一个美妙的女子,一头乌黑的秀发及腰,唇红齿白,一双眼睛,似乎会说话。

    而更让林俊生心中荡漾的,是女子身上,散发出一种让人难以拒绝的香味,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独特香味。

    “嗯,也不知道哪种合适。”林俊生把脚尖又挪了回来,脸上,也露出了迷人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知公子想送给谁呢?心上人吗?”说话的,正是墨香。

    林俊生点点头,“不知姑娘,可有什么好的可以介绍下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说话的时候,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墨香的脸,倒是墨香,因为一心想卖香料,倒也并不太在意。

    “那不知,公子的心上人,长的什么样呢?都喜欢什么东西,我好给推荐个合适的。”墨香说话的声音,依然是那么温软如玉,和边上那一群活泼的女子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就像姑娘你这样的。”林俊生故意放慢了语速,似乎有意在试探墨香。

    墨香心中一怔,这明白的是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但墨香没有揭穿,眼前的林俊生显然不是一般的富贵子弟,只要能把香料卖出去,墨香也顾忌不了太多,况且,这光天化日之下,也料敢林俊生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墨香深吸了口气,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,“那公子可以选着款,也是最新的香料。”墨香从柜台里取出了一个紫色楠木盒,然后缓缓的打开,“公子可以先闻一闻。”

    林俊生微微一个探身,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但林俊生更喜欢的,还是墨香身上那一股独特的气息,让人欲罢不能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!”林俊生似乎太靠近墨香了。

    墨香退了一步,虽然不悦,但仍然笑着说:“不知公子是否喜欢这个香料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个,买了。”林俊生似乎也觉察到自己刚才的失礼,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爽快的付了银子。

    “墨香,你没事吧。”目送林俊生离开后,店里的伙计们,都不约而同的上来围着墨香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没事。”墨香淡淡的一笑,但心中,仍然七上八下的。

    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,但出乎意料的是,两日后,林俊生又来了。

    而且,不偏不倚,林俊生径直走到墨香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上次那香料不错,这次,我要再多买一种。”林俊生倒是显得自来熟,好像墨香很明白自己要什么似得。

    “不知公子,还想拿哪种香料。”这次墨香明显对林俊生有了防范,说话,也没有像第一次那么亲切了。

    “都拿出来,我闻一闻。”林俊生这时,竟然不紧不慢的坐了下来,大有一种不打烊不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上门是客,墨香不好赶林俊生走,便示意店伙计把香料一个个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找你买东西,当然得你自己送过来给我。”林俊生也有点不高兴了,说话的声音,也变硬了。

    无奈,墨香只得又亲自把香料送上去。

    林俊生正想摸墨香的脸,忽然,

    “等等!”传来一声响亮的声音。

    墨香一抬头,是张碧华来了。

    “张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墨香你进屋里去。”没等墨香说完话,张碧华就让店里的一个伙计陪着墨香走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看着墨香就这么走了,林俊生顿时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“有你们这么做买卖的吗?”林俊生激动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卖就卖,不喜欢卖就不卖。”张碧华最讨厌想趁机挟油的纨绔子弟,“我这里不欢迎你,请马上离开。”

    为了保护墨香,张碧华展现出了一副让店伙计都诧异的一面。

    就连林俊生,都差点要被张碧华的气势所吓住。

    “你如此嚣张,信不信我把你这家店给烧了。”林俊生指着张碧华的鼻子骂道,“你还想不想在京城里混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怕谁,你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。”张碧华丝毫没有示弱。

    “你有种,你给我等着!”林俊生气呼呼的走了。

    厅上,林俊生一脸铁青的坐在一把太师椅上。

    面前,站了五个贼眉鼠眼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给我好好查查,那个清香庄的张碧华是什么人,把她祖宗十八代都给我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周筝筝头上带着一朵粉色的西珠花,身上,一件双面绣牡丹的罗衣披在外面,里面是一件宽松的淡紫色琵琶襟里衣,下半身,一件碎花翠纱露水百合裙轻轻的挂下,正和周瑜恒对弈。

    “弟弟棋技越发精进了。”周筝筝面对棋盘上的困局赞赏说。

    “都是姐姐教的好。”周瑜恒很谦虚。

    “好,这局我输了。”周筝筝没想到赢过了周瑾轩,却败给了周瑜恒。

    这时,水仙走过来,“姑娘,永安县主求见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