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3章 推心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皇宫里,檐角的吞兽静静的趴着,风吹不动,日晒不移,天空中,偶有几只飞鸟掠过,吞兽也是静静的,丝毫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周云萝头上戴着一个银叶玉石发簪,一串朱红色的玛瑙石像葡萄一样挂下来。身上,穿着一件软毛织锦披风,下半身,则是一件蓝色水雾裙,孤独地坐在中宫的皇后宝座上。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周云萝期盼地朝门外看去。

    “林寞,你来了吗?”周云萝起身。

    今日,周云萝宣林寞过来见面。

    林寞作为一个没有爵位的皇子,原本已经离开皇宫,在市井之处兴建了诗歌社,一心教小孩子写诗,生活安静平凡。

    谁知,被册封为皇后之后的周云萝,第一个竟然召见林寞。

    林寞虽然过来了,可是,意兴阑珊,“皇后娘娘,你有什么事,可以说了。男女大防,你是皇后,我是皇子,本不应该单独见面。”

    是啊,本不应该,林寞原本不想来的,可周云萝传了数十次,为了不让人误会,林寞决定过来一次,和周云萝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怎么对本宫这么冷淡?你难道忘了,你很喜欢本宫?”周云萝很失望。双手绞着裙面上的花络子。

    林寞头发束起,淡蓝色的头绳几乎绑了约有一掌高,身上,一件淡黄色的马甲外,套了一件白色的外袍,腰间,一条白色的玉带上,挂着一块璞玉,面无表情地说:“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,人都会犯错,我已经知错就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觉得那是错误呢?”周云萝大惊,为何连林寞这样的瘸子都不会真心对她好!

    “那本就是错误,皇后娘娘您并不是我之前想象的那么天真无邪,是我看错人,要不是周大姑娘告诉我,及时指正我的路,只怕我会被皇后你害死。”林寞很诚实,不会说谎,可正因为这样,说出的话才更如同刀子。

    周云萝差点站立不住,“什么,又是周筝筝?难道你喜欢上了周筝筝?”

    林寞说:“对,我是喜欢上了周筝筝,可是,我有自知之明,我知道我配不上周筝筝,所以,我选择默默地看着她,只要她好,我也就心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连你也要被周筝筝抢走!”周云萝大叫起来,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林寞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周云萝冲上去,拉住林寞,“你说清楚,不许走,为何你要背叛我喜欢周筝筝?”

    林寞说:“皇后娘娘好生搬弄是非,我和您什么关系都没有,就算是过去,您也明确拒绝我了,我就算喜欢上别的女人,又怎么会叫背叛?您还是放开吧,要不然,被皇上知道了,只怕您再无机会坐皇后之位了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哭了,“不会的,你说过你一直都会等着我回心转意的。你怎么变了。”

    林寞甩开周云萝的手,“我谢谢皇后您当初不爱之恩,才让我明白这个世界,还有周筝筝那样美好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林寞走了,瘦削的背影在皇宫的长廊里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周云萝摔碎了一个宝瓶,“周筝筝,为何天下男人都会爱上你!为什么!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这是怎么了?”赵欣怡头上戴着一个双尾金钗,还斜插了一根玉簪子,身上,一件蜀绣素雪绢裙上,是一件织锦披风。脚上,则是一双绣牡丹花鞋,忽然出现了。

    周云萝一怔,摔东西的手,停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来?”周云萝不敢相信,自从周云萝被周筝筝“欺负”之后,过去的闺蜜一个都不敢接近周云萝,就连之前一直为她打抱不平的赵欣怡,永安县主,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姐妹,我怎么会不来看你?无奈我家人不允,我只好一直等待机会,这次,我哥哥被皇上召见,所以我就偷偷地跑过来见你了。”赵欣怡说着,拉了周云萝的手,哽咽道,“你怎么瘦了?难道谁敢亏待皇后娘娘吗?”

    周云萝苦笑,“现在的皇后已经不同于过去了,虽然我贵为皇后,可就连皇上都被欺负,我这个皇后也不过是摆设罢了。”

    赵欣怡说:“云萝,我可怜的妹妹,你说,为何吴国公府和太子会如此猖獗?皇上和你才是主,他们才是臣子。难道他们不懂的,君要臣死,臣不能不死的道理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就是猖獗,太子回来后就不可一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哥哥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赵欣奕忽然提到她哥哥,引得周云萝一怔,“什么?你哥哥如今已经是西平国公府的国公爷了吧。”赵淳是西平国公爷唯一的儿子,听说西平国公爷死了,当然是赵淳继承爵位。

    “是。这不,皇上传我哥哥过去呢。”赵欣怡似乎很自豪,丝毫不明白,这时候,离庆丰帝走得越近,就是越跟吴国公府和林仲超作对。

    周云萝大喜,握紧赵欣怡的手说,“皇上一定是要你哥哥对付吴国公府!你不知道,皇子现在有多恨吴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赵欣怡说:“就算你不说,既然你被周筝筝欺负,我也会和哥哥去对付周筝筝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本宫的好姐妹,若是周筝筝死了,我一定会让皇上大大赏赐你哥哥。”周云萝眼睛发亮,“你们想要什么,本宫就给什么。”

    赵欣怡点点头,“好,我让我哥哥杀了周筝筝。这没什么难得,我哥哥会武功,等我把周筝筝骗出吴国公府,我哥哥事先躲起来,等看到周筝筝就一剑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那头,赵淳被庆丰帝拉着手,也是一番哭诉,几乎是推心置腹的,庆丰帝请求赵淳去对付吴国公府,并且许诺给赵淳事成之后的赏赐。

    赵淳平时无恶不作,也蠢笨得很,从来不被皇上看重,如今倒是受宠若惊,跪下答应了。

    赵淳和赵欣怡会合,一致决定先杀害周筝筝,然后趁着周瑾轩悲痛欲绝的时候,对吴国公府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是皇上和皇后的敌人,就是我赵淳的敌人。”赵淳兄妹头脑简单得很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