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2章 不爱
    耶律骨生气地走了。

    林福雅这才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,她希望只属于林枫!过去没有,可从现在开始,她要为林枫守节!

    再也不让别的男人碰!

    东宫。

    越来越茂盛的重阳木盖住了厢房的屋顶,为了保护屋子,不得不把树干给锯掉一段。园林里,一只黄猫孤零零的站在墙头,脖子缩着,双眼呆呆的望着前方,似乎在等着什么。

    杜灵灵成为太子妃,却独守空房,太子不愿意碰她,甚至不愿意跟她同房。

    杜灵灵头上戴着一个六叶玲珑发饰,身上穿着一件梅花纹纱袍,外面是一件八答晕春锦长衣,下半身,一件散花百褶裙刚好到脚背,露出一双绿色的鞋子,打扮得花枝招展,取了令牌要去找太子,希望动之以情,谁知,半路遇上了林仲超。

    只见林仲超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袍子,里面,是一件金色的锦缎马褂,袖口处,用金线绣了一圈水波纹,而领口处,则绣了一圈祥云纹滚边,眼色阴沉,劈头就问道:“你不要白费心思了,我父亲不是真的想娶你。”

    看到林仲超,杜灵灵羞红了脸,“原来是救命恩人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讨好我,我不吃你这一套。”林仲超说,“我警告你,既然处心积虑嫁进东宫,就安安分分地做太子妃,不要搞出什么阴暗的,见不得人的事,要不然,我绝对不饶你。”

    杜灵灵拿了帕子压了压眼角,委屈地说:“啊呀,豫王,你怎么这么说我呢?我好伤心啊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转身就走了,明显不愿意和杜灵灵再废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杜灵灵叹了口气,林仲超似乎知道她的目的,对她印象不好,这可怎么办呢?

    杜灵灵去找太子,眼睛红红的。

    太子穿着一件箭袖立领骑射服,头上戴着一顶红色白沿帽子,下半身是一件挂裙,脚上,是一双黑色的马靴,问:“怎么了?谁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杜灵灵说:“刚才看到豫王了。”这就等于说欺负她的人是林仲超。

    太子说:“他又说什么了?你唔要和他计较,他不明白什么是缘分。”

    杜灵灵说:“太子既然说缘分,为何不来妾的房间?太子不知道妾有多难过吗?”

    太子说:“这你不要怪孤,孤和你说过,孤永远只属于一个人。在我们成亲之前,孤就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让外人怎么看我呢?太子就不能做个样子吗?”

    太子叹了口气,“就是做个样子也不行。”行了就对不起死去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杜灵灵拿出那块令牌,“太子殿下这块牌子,妾一直带在身边。”说着低头一脸的娇羞样子。

    太子的脸上是感动,“多谢杜姑娘这么看着孤的这个令牌。”

    “可太子要怎么谢孤呢?”杜灵灵对太子抛起了媚眼。

    太子毕竟已经是中年人,杜灵灵再会玩弄男人,也不是太子的对手。何况,太子根本不爱杜灵灵。不爱就没有伤害。所以,也不会害怕杜灵灵受伤害。

    “孤累了,你也回房间休息吧。”太子说完,躺了下来,眯起来眼睛。

    杜灵灵没想到太子如此固执,只好悻悻然地走了。

    太子拿着前太子妃的信物,发呆中落下一滴晶莹的泪。

    林仲超走了过去,“父亲,我们下盘棋吧。好久没和您下棋,手怪痒痒的。”

    太子点点头,渐渐地,就不想那件事了。

    而林仲超自然是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里,五彩的蝴蝶花在院子里开的欢,在阳光的映衬下,栩栩如生,似乎一朵朵蝴蝶正翩翩起舞,阵风吹来,带着光斑的花儿也是一颤一颤的。

    裕儿很喜欢把玩这些花儿,常常刚吃过饭,就跑过来蹲在地上玩,有时候,裕儿还喜欢每种颜色都摘一朵放自己的房间里去,为此,周筝筝还特地给裕儿换了一个大花瓶。

    林仲超得知裕儿的这些喜好后,四方打听,终于给裕儿带来了一个新鲜玩意儿。

    午后,林仲超如约而至,还带来了一个包裹,用红绸给包着。

    听说是给自己送礼物来的,裕儿更是欢喜的跳着走进大堂。

    小孩子嘛,礼物就可以收买的。

    很快,裕儿一眼就看到了那块红绸巾,只是那东西没有裕儿想象中那么大,原本还满脸兴奋的裕儿,一下子就安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喜欢?”林仲超俯下身,面对着裕儿说话。

    “东西好小,就这么一点大。”裕儿边说边拿手比划着,眼中透出淡淡的失望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喜欢,那我拿回去了。”林仲超故意装作一脸认真的样子,还把手伸向了那红绸布。

    “不,我要,我喜欢的。”裕儿突然激动起来,这白送来的,不要白不要。

    说罢,裕儿又赶紧小跑到那盖着红绸布的东西前,一把就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这东西看上去不大,但似乎并不轻。

    裕儿明显感觉到有些吃累,便又退了一步,把东西重新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豫王殿下,这是什么东西啊?”裕儿虽然调皮,但还是称林仲超为豫王殿下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打开看看就知道了。”林仲超把手一挥,示意裕儿自己掀开红绸布。

    裕儿没有犹豫,一把掀开后,顿时就开心的嘴巴都合不拢了。

    “哇,好漂亮,好喜欢!”裕儿开心的差点就要亲上去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株装在盆里的景观松,看上去很松树一模一样,就是个头小了很多,差不多就半尺高。

    这种大小,放在屋内或桌子上看看,是正正好的。

    而如果把这个和之前那蝴蝶兰的花瓶摆在一起,那更是相映成趣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谢谢豫王殿下。”裕儿有些高兴过头了,林莜站在一旁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嗯,谢谢豫王殿下。”裕儿难得的给林仲超深深的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”林仲超上前一步,把裕儿扶起来,“你可要好好养,我每次来的时候,都要去看一眼的哦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定!”裕儿大声回道,“我会让它越长越好的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