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1章 酒后
    为了让店里的伙计可以把香料卖的更好,张碧华把大家都聚起来,还把店门都关了一天。而墨香,也抽出难得的一天,专门给这些人讲解香料的知识。

    一群人盘腿而作,每个人的身前,也都摆了一个一尺高的小桌子,桌子上面,摆了墨香需要讲解的几种香料。

    而在对面的小高台上,墨香的身前,也依然摆了一张一模一样的桌子,只是上面,还多了一个香炉,点点红炭正烧着,一缕缕香烟袅袅升出。

    “大家先拿出这块木香闻一闻,”墨香拿起一块黑木香说道,“闭上眼睛,慢慢的吐纳,可以想象木香的香气像一丝水带进入肚子里。”

    张碧华站在边上,看着一群的伙计按照墨香的提示在演练着。

    “对,用心去感受,把这个香味给记住。”墨香故意放慢了说话的速度,似乎,在对一个老年人说话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墨香很擅长的一种授课方式,也是张碧华觉得墨香最厉害的地方。

    虽然墨香制香的能力出众,但墨香更厉害的,其实是把香料知识传递出去的能力。

    见伙伴们都渐渐找到感觉了,墨香开始把木香给点起来了。

    很快,木香那特有的香味,就弥散在了四周。

    “合上眼睛,把吐纳再放慢一些,”墨香继续慢慢的说,“这香味似乎什么,你们可以用舌尖去舔一舔,然后记住这个味道。”

    说完,墨香自己也轻轻的咽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而一旁,没有闭上眼睛都张碧华也跟着咽了一下口水,而那些店伙计,更是纷纷咽下了口水。

    “好,相信大家都已经记住这个味道了。这就是木香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因为墨香只是放了一点点木香去烧,很快,木香就被烧成了炭。

    墨香把烧后的木香扔进了一个茶杯里,又把茶杯传递下去说:“每个人喝一小口。也要记住这个味道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喝了,而且,每个人的脸上,都带着一抹满足的笑,微微弯起的嘴角,好像一个菱角。

    杜府。

    园子里,一股清泉滴滴答答的从石缝里流出来,在阳光的照射下,映出七彩的颜色。

    今日是杜灵灵出嫁的日子,因为举办的太匆忙,而杜灵灵又是曾许配给四皇子后来单方面退婚的,杜家不敢太张扬,只是邀请了几家亲朋好友,连鞭炮都没有放太久。

    杜灵灵一身喜服,手里还紧紧捏着太子给的令牌。

    那是太子的信物,被杜灵灵捏的温热。

    杜灵灵知道,只要不时给太子看到这个令牌,太子重承诺,一定不会亏待她的。

    太子也只是派了一个家丁来接。

    杜灵灵上了轿子。很快就被送到了东宫,跟着太子行完了礼节,面见庆丰帝。于是,礼成,正式为太子妃。

    边关。

    汩汩清流缓缓的穿过,带来了高山的雪水,滋养着大片的干地。偶尔出现的几株杨树,也是枝条稀疏,树干矮小,远不能和江南的比。

    林福雅穿着一件淡绿色的罗衣,袖口处纹了一圈竹叶纹,下半身,穿着一件玫红色的水烟裙,手里拿着一壶酒。

    林枫走了进来,手里也提了一壶酒。

    “我来和你一起借酒浇愁。你不介意多一个人吧!”

    林福雅说:“我的身体已经不是我自己的了,你能来看看我,我已经很高兴了。在这里,也就你稍微对我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林枫于是坐在林福雅身边,二人喝酒。

    “怎么,父皇开始对你好了,你还是不高兴?”林枫歪着脑袋问道,“听说最近一个月,天天宿于你房间里。”

    林福雅苦笑,“我到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么脏,天天都要对自己不喜欢的男人强装欢笑。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你不喜欢他,我也不喜欢他,他竟然不要我这个亲儿子,却对林栋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林福雅说:“你是太子,以后这里都是你的,忍一忍吧,这是你教我的。”

    林枫摇摇头,“我忍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林福雅说:“想不到还有让林枫这样的人忍受不了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林枫忽然埋头在林福雅怀里大哭起来,“你知道吗?我好想念我母亲,如果我母亲还在世上,一定不会让我这么受他欺负。”

    林福雅也哭了,“如果我母亲在,我也不会受欺负,我想起我母亲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抱在一起大哭。

    夜深了,二人还在喝酒。林福雅依偎于林枫的怀里,好像沙漠里抓住一株青苗,享受着短暂的温暖。

    太安静的时刻,总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林枫忽然撕开了林福雅的衣服。

    月光里,林福雅的身体如同丘陵,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“阿筝,我终于等到你了。”林枫把林福雅当成了周筝筝。

    林福雅也不揭穿林枫,没有反抗。

    二人温存了很久。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林枫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发现自己做下的错事,林枫一阵后悔。

    林福雅醒过来了,看到林枫就在自己身边,脸上竟然是幸福的笑容,“我没有后悔。昨夜是我来北狄,最开心的一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林枫忙着解释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是故意的。”林福雅说,“我过去只是当你为皇兄,可来北狄之后,我发现我渐渐地爱上了你。”

    林枫把衣服穿上,“女人都会渐渐爱上我的,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林福雅说:“原来你觉得我是会随便爱上人的。你是我第一个动心的人。”

    林枫起身,脸色是不耐烦,“如果你不想父皇杀了你的话,就忘了今天的事,再不要提起,我也会忘记的。”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林福雅凝视着林枫的背影,眼泪流了出来,“为何你要这样绝情?不信,我不信你会一直绝情下去。”

    而林枫和林福雅做下的事,的确没有人看到。

    林福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忽然发现自己也可以这么好看,原来沉浸于爱情里的女人是会变好看的,原来她也可以来一场爱情。

    “皇上驾到。”

    林福雅连忙脱下衣服,躺在床上,装出病恹恹的样子。

    耶律骨见林福雅没有出迎,很是不悦,林福雅说:“请皇上恕罪,臣妾身体不适,不能服侍皇上了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