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9章 求娶
    东宫。

    宫苑前的院子里,几株桃花开的正盛,粉红色的花瓣下,常常坐着穿着罗衣的女子,或品茗或弹琴,好不自在。

    太子此时就坐在桃花下。

    杜灵灵跪在太子面前,泣不成声,“家父嫌臣女毁了门楣,要把臣女赶出家门,臣女不知要往何处去,听闻太子贤德,故来请太子相救。”

    太子问:“那么你要孤如何救你?”

    杜灵灵哽咽道:“若太子收留,臣女愿意做牛做马,为奴为婢,以报太子恩惠。”

    太子叹了口气,“当时在大街上,原本那些山贼是冲着孤而来,可惜却抓走了你,说起来,你的名节被毁,孤也有一定的责任。只是,孤已经封锁消息,不让一个人说出你的名字,应该没有人知道,如何你父亲还会觉得你有毁门楣,咄咄相逼呢?”

    杜灵灵说:“或许,这便是臣女的命吧。”

    太子说:“你先起来。”

    杜灵灵说:“若是太子不愿意收留臣女,臣女就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太子说:“你何苦如此,孤不缺奴婢,故而也不会收留你为奴婢。”

    杜灵灵说:“今日之在大街上,百姓已经看见臣女来投靠太子,太子若是就这样赶臣女回去,臣女再也无面目活着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说:“你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,何故要这样作践自己呢?”

    杜灵灵说:“若是太子不嫌弃,臣女愿意服侍太子,虽不及太子妃,可一定忠心可鉴。”说着抬头,拿一双楚楚可怜的眸子,望向太子。

    太子这才仔细看杜灵灵,虽不是很美,可也生得性情温和沉稳,说话做事有条有理,再加上,这次,他的确是有责任的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,三日之后,孤下聘求娶你。”太子说。

    杜灵灵惊喜,怎么这么快,这个男人就沦陷了吗?

    “太子可是认真的!”

    “孤从来不食言,尤其对女子。”太子递给杜灵灵一块令牌,“有此令牌为证。”

    杜灵灵急忙接过,大喜望外,“多谢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谢孤,或者,这就是你和孤的缘分吧。”太子望着远方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杜灵灵走的时候,正好林仲超走了进来,二人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“父亲,杜灵灵刚才一脸高兴,你答应了她什么?”林仲超穿着一身亮黑色的衣裳,胸口绣着一块红色的云霞,领口处,还绣着两片黄色的贴金。下半身,是一件暗色的裤子,隐隐有着担忧。

    太子的目光依旧定格于远天,过了一会儿,太子才沉沉叹气说道:“超儿,你母亲走了,已经有十年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当年她得重病撒手而去,最为挂念的就是你,超儿。你母亲叮嘱我,一定要好好养活你。”太子说,“你从一出生开始就体弱多病,要不是你母亲含辛茹苦地照顾你,你当时也是凶多吉少的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的眼睛里,浮上了一层晶莹,“别说了,父亲。可惜,孩儿已经没有机会回报母亲的生养之恩了。”

    就算他能重生又如何,他依旧是没有母亲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你母亲吧。”太子走向东宫里那处角落。

    那处角落就是太子妃的灵堂。

    灵堂内外都是新绿色,几株一人合围绕的槐树上,一片暗绿色的上面,浮着一层新绿。护栏上,也有几缕绿色,静悄悄的绽放。

    林仲超跟着太子走了进去,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关于太子妃,林仲超已经没有多少记忆了,可是,母亲温暖的怀抱,却是无法忘怀的。

    何以太子妃年纪轻轻会忽然暴病而亡,这是林仲超要查的事,不过,不要查都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是林枫干的,就是庆丰帝。

    这些人,对所谓的太子党,斩尽杀绝。不然,林仲超又怎么会失去母亲。

    此时,太子抚摸太子妃的灵位,哭道:“不要恨我,这么多年了,我一直都是只有你一个的,可是,孤若是不救杜灵灵,杜灵灵就会名声被毁,赶出杜家。孤没有办法。可是,孤不会碰她的。孤的身体,只属于你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越听越觉得不对劲,“父亲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太子点点头,“没错,孤要迎娶杜灵灵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你不要中了杜家人的计策啊。”林仲超急了,“若是父亲孤独,一定要找个太子妃的话,也绝对不可以娶杜家女儿啊!因为,杜家人有着巨大的阴谋!”

    太子说:“超儿,父亲不可能看着一个无辜女子名节被毁,赶出家门的。你不要再说了,父亲已经答应杜灵灵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苦笑,“难怪杜灵灵离开的时候那么高兴,原来父亲还是被她给欺骗了。”

    “超儿,不可这么说,孤年纪这么大,杜灵灵也不嫌弃,杜灵灵图什么?是你想的太多了。”太子说,“不过,孤不会碰她的,孤只是想救救她,孤永远只属于你母亲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知道太子既然已经做了决定,再劝也是无用的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,就怕杜灵灵得了太子妃的名头,会在东宫掀起风浪来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杜灵灵不是那种会搬弄是非的女人。”太子对杜灵灵还是有好感的。

    那种好感,除了对一个女人的怜惜,也是多年没有女人慰籍的心理作崇。

    杜府。

    紫色的牵牛花越爬越高,沿着一块太湖石,都爬到了围墙的顶上。而附近的月季花,也是一夜之间,挂满了枝头。

    杜灵灵说:“父亲,太子已经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杜云礼赞赏地说:“我的女儿,果然不同反响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笑道:“都不需要哥哥出手,妹妹好生聪慧。”

    杜灵灵说:“只是父亲,不管太子下聘重不重,嫁妆还是要丰盛一些的,毕竟,这是太子妃的位置,杜府直接成为皇亲国戚了。”

    杜云礼点点头,“那是自然,我如何会亏待自己的女儿,所有的田庄铺子,一半都是你的了!”

    杜灵灵连忙谢过离开,杜建波有些不高兴:“父亲,杜府这些年为了支持林俊生,已经没有多少银子了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