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8章 太子
    “把这个香料放在门口,”张碧华指了指说,“最近梅雨天,这个香料可以让他觉得舒服些。”

    很快,店铺里的人,就按照张碧华的要求给摆好了。

    而张碧华也没闲着,东看西看的,总想再发现点什么问题出来。

    每个清香庄的人都很害怕张碧华过来看,因为总会被说被骂,都又很想张碧华过来帮忙看一看,因为只要张碧华把店铺调整之后,生意马上就好起来,沉甸甸的银两,大家都喜欢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经常摆动摆动,变变花样,才能把生意做活。”临走的时候,张碧华还不忘交待几句。

    离开这个清香庄之后,张碧华带着几个仆人,又要去一家新开的清香庄看看。

    这也是张碧华的习惯,从第一家清香庄算起,张碧华已经去过了二十五家清香庄,而这,是第二十六家。

    为了清香庄的发展,张碧华可谓是付出了所有,不明真相的人,都以为清香庄就是张碧华一个人的,而张碧华,也确实把清香庄当成了自己的孩子,全身心的投入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吴国公府里。

    茶几上,热气腾腾的茶香清香四溢,一碟果盘摆在边上,里面有花生,梅子,还有一些糕点。

    周筝筝穿着一身绯红色的罗衣,靠着太师椅坐着,而对面,张碧华穿着一身淡绿色的衣裳,只是后背停直,看上去有些僵硬。而在张碧华的面前,还摆了一堆的账本。

    “碧华,辛苦你了。”周筝筝的嘴角微微上扬,笑着对张碧华说。

    “现在既然坐在我这儿了,你就好好休息下,我们先一起喝杯茶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完,还把果盘往张碧华的身前推了推。

    张碧华笑了,身体也一下子放松下来,有点紧绷的脸也自然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跟我说说吧,这一路上,都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。”周筝筝轻抿了一口茶,一双眼睛期盼的看着张碧华。

    在京城里待久了,周筝筝也想听听京城外的一些新鲜事。

    “恩,这个一下子还真不知道说什么,”张碧华停顿了一会儿,又继续说:“只不过昨天城门外遇到了一个叫花子,还开心的吃着一只用泥巴包裹住的鸡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叫花子运气不错,多少人还没机会吃呢。”周筝筝努力想象着那个画面,不禁感慨道。

    陆陆续续的,周筝筝问了很多外面的事,但就是没有问起清香庄的事。

    到后面,是张碧华把账本推到周筝筝的面前,才开始相关的汇报工作。

    “筝筝,你看下,这个是东一县清香庄的账本。”

    账本记得清清楚楚,甚至没有一处涂改的地方,周筝筝大概看了一眼,便给合上了。

    “简单说说吧,这么多账本,我一个人怎么看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说给你听吧。”张碧华又把账本理了理,开始把清香庄全国各个门店的情况都给周筝筝做了汇报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东一县的,”张碧华很有条理的对着账本说,“上个月盈利了一百两,只是店铺有点小,生意很难有突破,因此,我建议再找一家大店铺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就按照你说的办。”张碧华话音未落,周筝筝就点头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,那我马上让人去找。”张碧华一边说,一边还在本子上记录着,写的字,也是端端正正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一家,西川县的,上个月新的香品卖的不好,我觉得应该派个人过去待一段时间,好帮衬帮衬,”

    “恩西串县的掌柜我记得,很要强的一个女子,是得好好帮扶一下,就按照你说的办。”周筝筝又是点点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一家……”张碧华还没开始说,就被周筝筝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碧华,剩下的,就不用再汇报了。”

    张碧华一脸诧异的看着周筝筝,“怎么了,我哪里没做好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。天底下,除了你,再没有别人可以把清香庄管理好。”周筝筝笑着说:“以后,清香庄就由你全权打理,你也不用再向我汇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以,这清香庄可是你……”张碧华一脸坚决的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!没有人比你更爱清香庄了。”周筝筝看着张碧华的双眼,一脸诚恳的说。

    张碧华有些动容,嘴角微微有些抽动。还想说什么,却一下子又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什么都不要说了,就这么定了。”周筝筝看着张碧华的眼睛,点点头。见周筝筝心意已决,张碧华也就不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只是徒然间,张碧华觉得肩上的担子重了很多,好多人都靠着清香庄过日子,万一把清香庄经营不好了,那还了得。

    而周筝筝早已猜到张碧华的犹豫,便又鼓励道:“有空我也还是会去店铺里转转的,有需要我的话,你只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街上,几个孩童拿着弹弓在追逐嬉戏,只是他们并没有在街上弹射,而是要去附近的一个小山头,那儿,树林中叽叽喳喳的,有好多鸟儿。

    太子座驾往城外而去,此行乃是要去大相国寺为百姓祈福。

    西北旱灾,整个春天没有下雨,西北的稻田全都枯萎了,百姓们没有饭吃。

    只是,忽然,街上冲出去一个女子,拦在了太子的马车面前。

    “于!”车夫连忙拉住马。

    “何人如此大胆,惊动太子座驾?”车夫呼喝道。

    那女子穿着一身绯红色的罗衫,头上,两根垂丝玉簪子左右插着,耳垂上,是两颗红石榴般的玛瑙,通透光泽,跪在马车前,“求太子救救小女子。小女子叫杜灵灵。”

    什么?太子掀开帘子看向面前的女子,“你就是杜灵灵?”

    杜灵灵点头,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太子说:“你先随孤去东宫再说话吧,在街上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杜灵灵起身,抬头看到太子,穿着一件白色细点的琵琶襟衣裳,袖口处,是一圈红色的水波纹,两肩上绣着万字纹,还一直连到了衣襟上,好文雅高贵,叹了口气,不愧是林仲超的父亲,姿容也是上上等的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