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6章 林栋
    也许是周筝筝的教训太过刻骨,裕儿竟然一个晚上没有睡好,第二天一早,便把这破败的面料拿去拼接,只是弄了半天,依旧失败了。

    午后,林仲超有事再次来到吴国公府,而这次裕儿一改往日的不屑,亲自上前来给林仲超斟茶。

    “豫王殿下,请喝茶。”裕儿脸上带着笑,双手将茶端上。

    “哦,谢谢。”林仲超也是很快就把茶杯给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茶不错,挺香的。”林仲超端起茶杯闻了闻。

    ”上次的事,对不起。”裕儿低着头,轻声的说着,只是声音真的很轻,轻到林仲超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“手艺不错,这茶泡的蛮好的。”林仲超对着裕儿笑了笑。

    而裕儿也是害羞的点点头。能得到林仲超的肯定,也算是之前的事情都过去了,压在裕儿心头的那一块石头,也算是落地了。

    得知裕儿的身世凄惨,林仲超不知不觉间也想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虽然年纪悬殊,但林仲超似乎依然在裕儿的身上,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林仲超对裕儿多了一份亲密感。

    “裕儿平日里都做什么事啊?”林仲超主动和裕儿攀谈起来,还让裕儿坐在了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嗯,有时候看点书,不过,我不怎么喜欢看书。”裕儿稍微停顿了下,“干娘对我好,干娘要我读的时候,我会很认真的读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这么听干娘的话啊。”林仲超打趣道,脸上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轻松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嗯,干娘对我很好,我当然要听干娘的话。”裕儿一字一顿的说着,生怕林仲超听不清楚似得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么听话,我教你一个招式好不好。”林仲超用手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,这个好!”裕儿自幼就喜欢比比划划的,只是一直没人教。

    几个回合之后,裕儿很快就学会了,林仲超对裕儿的学习能力,也是大加赞赏。

    “不错,等你把这招练熟练后,我再教你一招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一定好好学。”裕儿很兴奋的说:“学会之后,我就可以保护干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一定要好好学。”林仲超指了指裕儿的鼻子,笑着说道,“你干娘是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。你一定要保护好她。”

    裕儿点点头。

    深红色的山茶花将院子点缀的生机勃勃,几只蜜蜂不停的发出嗡嗡嗡的声响。阳光透过树冠,在树底下的灌木丛里,留下斑驳的影子。

    周筝筝正好走了过来,身后的奴婢对林仲超行礼,“见过豫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男人在做什么?也不找我玩。”周筝筝装作吃醋。

    谁知,裕儿当真了,着急起来,“干娘,裕儿没有做坏事,裕儿在学武艺,以后好保护干娘。”

    听得周筝筝眼泪流了出来,“乖,裕儿。”这么听话乖巧的孩子,简直把周筝筝的心都甜到化了。

    林仲超摸摸裕儿的头,“学习能力很强,武艺学的很快,估计很快就会把我一身武艺给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道:“哪会那么快,你不要吓唬人家。”

    于是,三个人坐一起吃点心。这还是三个人第一次这样坐一起吃点心呢。

    边关。

    一只野兔静静的趴在草地上,看上去很累的样子。但当天空的老鹰要扑下来的时候,野兔就会腾的一下跳起来,只是野兔不会跑的太开,因为,在窝里,还有几只幼小的兔子。

    林枫冲进了皇宫,可是,书房里除了耶律骨,竟然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林枫打算把书房陶空去看,可无奈被耶律骨制止了,“枫儿,你找谁?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父皇,儿子刚才看到一个长相熟悉的人进来,所以过来看看他是谁。”

    耶律骨冷哼一声,“那你现在见到了,可以走了没?”

    林枫看耶律骨似乎很重视刚才那个人,说:“皇上,此人武功高强,会飞檐走壁,若是留在这里会对皇上不利,皇上还是早点收走理解吧!”

    耶律骨说:“枫儿,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,不是你应该认识的人。最好你就不要问了。”

    林枫哪里肯甘心,“好。”不过,却忽然钻到床底下,要把底下的人给抓回来。

    底下的那个人似乎手脚都长了风,不肯上去。

    林枫用力抓,林栋用力掰开,两个人都使用了内力去分开。

    “啪!”二人都撞在了床板上。

    耶律骨等不及了,“你们则么还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,马上就好。”亏得这句话,二人竟然异口同声!

    林枫抓住林栋的肩膀说:“你是不是就是周筝筝的舅父林栋?”

    林栋一怔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林枫感慨说:“原来你真的是,怪不得和周筝筝长得那么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事情没有?”林栋问,似乎对中原那边并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林枫很奇怪,“你离开中原那么久,怎么没有回中原看过一眼呢?难道你不知道,林莜非常地思念你?”

    说到林莜,林栋的目光闪了一下,似乎有眼泪要挤出来,还好,给硬逼了回去,“中原,早就不是我的家,我回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可是,你不怀念你的亲人?”

    “我在中原没有亲人,我唯一的亲人,就是皇上。”林栋大声宣布,耶律骨才是他的亲人。

    林枫说:“你糊涂了吧,皇上除了我,没有别的儿子,你和皇上没有关系不要随便认亲好不好?难道你想做太子?”

    林栋说:“在我最苦最艰难的时候,是皇上救了我,教会了我武功,皇上不是我亲人,却胜过我亲人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来,对中原,林栋有着憎恨。

    林枫很奇怪,可是,二人在床底下不能说太久的话,林枫于是把林栋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耶律骨不满地看着林枫,“人你见过了,可以走了?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父皇,我很喜欢林栋,何不让儿臣多呆一会儿,和他结拜兄弟?”

    耶律骨摆摆手,“不必了,你们已经是兄弟了。朕早就认了林栋为义子了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