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5章 摆布
    见裕儿有些羞涩,林仲超便主动的把裕儿给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,这样可以看清楚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下裕儿开心的笑了,还露出了洁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边关。

    塞外的风,比冬日里缓和了许多,还带来了阵阵青草的气息。胡柳的嫩芽,也在春风的吹弄下,渐渐露出了尖头。野地里,不知名的野花像繁星点点,或红或紫,或白或黄,将大地装点的分外热闹。阵风吹来,淡淡的花香随风散开。

    耶律骨和林枫狩猎,奇怪的是,林福雅也坐在轿子里跟着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来,耶律骨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对林福雅尊重起来,这次,还带上了林福雅。

    “有野兔!”林枫弯弓射箭,野兔还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中箭趴倒了。

    士兵小跑着过去,把野兔抓回来。

    林枫说:“父皇,是只大兔子呢,献给父皇。”

    耶律骨一看,“枫儿真是一箭双雕啊。”原来林枫射中的兔子是只怀孕的母兔。

    林福雅看到了,心口一疼,林枫竟然连孕兔都下得了手!

    不知道这是缺德的吗?

    想不到一向温润如玉的林枫是这样狠毒的。

    “福雅,你也来试试。”耶律骨忽然叫林福雅!

    林福雅不喜欢见血,因此也对打猎无意,可看耶律骨的眼神似乎不容拒绝,林福雅只有硬着头皮拿起了弓。

    可是,这弓重的很。林福雅勉强拿起来,可根本无力操作。

    林枫说:“父皇何不亲自教母后操作弓箭?”

    林福雅在心里骂林枫一百次,要教玩弓箭岂不是要么靠近她?

    耶律骨这么老还靠近她,想到那浑浊的呼吸,林福雅就恶心。

    “不劳皇上了我再试试。”林福雅忙推辞。

    可是,耶律骨已经走到林福雅的身后,把嘴唇贴在林福雅的脸颊上,说:“朕想教你。”

    林福雅推开耶律骨,耶律骨抓住林福雅的双手,推不动。

    只能任由耶律骨摆布。

    林枫笑着离去。

    耶律骨把林福雅抱起来,扔进草丛里。然后,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福雅大叫起来,可没有用,都是耶律骨的人,她叫死过去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林枫在皇宫里等耶律骨不回来,有些心急,谁知,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,也等候于台阶下。

    那人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圆领衣裳,外面是一件青绿色的褂子,里面,是一件玄色的里衣,下半身是一件黑色的裤子,长得很好看,这五官长得很像周筝筝,引起了林枫的好奇,于是,一直看着他。

    没多久,耶律骨和林福雅回来了。

    林福雅衣服破烂,很明显,刚才是被撕烂的。她脸上都是泪,双手抖动,一看就知道是受过惊吓。

    而等候着的那个人马上迎出去,“参加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林栋!你回来了!”耶律骨大喜,“福雅你先退下,朕等下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林福雅看了那个人一眼,发现不认识,于是走了。

    可是,“林栋”二字还是深深扎进林枫的心里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林栋?”

    林莜已经找了孩子好久了,难道就是他?

    林枫大惊,可是,林栋和耶律骨竟然单独走进御书房去了。

    林枫连忙跟了过去,可还是被太监拦在了书房大门之外。“太子殿下,皇上有令,没有皇上的吩咐,我们不敢让您进去。您大人有大量,也千万不要为难我了。”

    林枫哪里肯不为难别人,轻蔑说道:“你们的命,不关本太子的事!休想!”

    而在书房里面,那个叫林栋的少年,已经跪在了耶律骨的面前,“皇上,刚刚从汉人手里抢来一批年轻貌美的女子,特意给皇上送来。”

    耶律骨眼睛都看直了,口水滴了下来,“都带过去洗浴!晚上给朕送来!”

    林栋说:“皇上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太监说:“皇上,太子殿下打晕了几个士兵,已经冲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耶律骨眉毛皱了起来,“皇宫里的兵马呢,都守不住?”

    太监回答:“回皇上,不是都守不住,而是,临时变化阵营的人,实在是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林栋说:“皇上,太子殿下想必有话要和皇上说,皇上还是听听他想说什么吧!不然,若是激动起来,伤害的都是皇上的人马。”

    耶律骨最听林栋的话,点点头,“好吧,让林枫进来。”

    林栋想躲起来,被耶律骨制止住,“你只管站在那里,你不是错的那方,不需要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太子殿下一定希望我不在,或者,昏迷过去才好。”林栋叹了一口气,“臣还是先避一避为好。”

    耶律骨说:“那你暂时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。可你要答应我,让你出来你就要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林栋于是钻在了床底下。

    而此时,京城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林仲超给周筝筝带来了一份上好的面料,是江南名家的手艺。

    只因一时忙碌,随性的搁在了桌上,并没有第一时间给周筝筝。

    裕儿路过,见面料花色奇特,便过去把玩,细看之下发现面料上有很多花卉图纹,贪玩的裕儿便拿剪子,一点点的把花卉给剪了出来,还兴致勃勃的把剪出来的花卉一一摆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裕儿,你这是干什么。”周筝筝路过,看见裕儿手中的面料,赶紧上前阻止。

    而裕儿也是惊慌失措,看着周筝筝紧张的神色,裕儿也跟着紧张起来,完全没有刚才那个自娱自乐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筝筝认真检查了一番,发现面料已经坏了,不可能再拿来做衣裳。

    而裕儿紧张的,脸色也是一红一百的,生怕会被周筝筝骂。

    “裕儿,你怎么把自己的新衣裳给剪坏了。”周筝筝指着面料说:“这是豫王殿下专门带给你的面料,好让你可以有新衣裳穿,你怎么就把它给剪了呢?”

    “给我的?”裕儿有些不敢相信,瞪圆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周筝筝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给你的,这是豫王殿下送给你的礼物,你现在剪成了这样,让我怎么和豫王殿下交代。”周筝筝故意皱起眉头,把裕儿也说的渐渐低下了头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