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3章 悬崖勒马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长鞭打在山贼首领身上,山贼首领差点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你就算打死我也无用力,真的没有人指使我!”山贼首领怎么打都不肯认。

    “还不肯招供是吧!我们豫王说你有就是有!不招就用火刑!”士兵把一块生铁扔进火里。

    炽热的火烤的生铁吱吱作响,长鞭落下,山贼首领吓得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林仲超穿着一件天蓝色的无袖褂子,褂子里面是一件藏青色的无领背心,外面,是一件白色的斗篷,脚下,一双黑色的皮靴上沾了点泥,走了进来,安然坐在椅子上,面无表情地看着。

    当那块生铁要落下来时,山贼首领还是紧紧抿着嘴,不吐露半个有关杜建波的事。

    林仲超挥了挥手,“停。”

    生铁火热热地被扔在地上,地砖被烫红了,可想而知,如果落在人的肚皮上,肚皮铁定会被烫出一个大口来。

    “豫王,真的没有人指使我啊!都是我们山贼见杜灵灵长得美,临时起意罢了。”那山贼首领见林仲超喊了停,还以为林仲超对他无可奈何了,说话也散漫起来。

    林仲超起来,走近山贼首领,究竟是为了什么,可以让山贼首领宁死不供出杜建波呢?

    林仲超查过,这批山贼,之前曾抢过皇家的供物,只是因为没有证据,才抓获不了。

    山贼是见利忘义之人,不可能为了杜建波宁死不屈,一定是杜建波或林俊生手上抓了山贼首领什么把柄。所以才甘愿被人当枪使用。

    “你曾抢过皇家供物,我们已经在你的山寨里找到了供物,证据已有,如果你执迷不悟,结局不但是你会处斩,你的山寨兄弟,不是处斩就是被流放。你真的愿意让大家都陪你去死?”林仲超看着山贼首领的眼睛,说。

    山贼首领激动起来,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有本事冲我来!不关他们的事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一伙的,怎么能不干他们的事?除非,你说出谁指使你的!”

    这回,山贼首领闭嘴了,不过,脸色远没有刚才那么坚定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我们查过,你的家人都不见了。如果你告诉我,你的家人在何处,我可以帮你找回他们。”

    山贼首领一怔,“你真的会帮我?”

    “我虽不算圣人,可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,只要你知错能改,将功补过,我不会怪你们,更不会连累你的家人,所谓,罪不及家人。”林仲超拍了拍山贼首领的肩膀,说:“你们也是被逼上梁山的,你们的难处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山贼首领想到自己给杜建波做了这么多事,到头来,不但是好处得不到,反而还要带着那帮弟兄一起死,实在是不值得,又听林仲超说的在理又在情,不由地哽咽道:“那么请你救救他们!我的爹娘妻儿,都被杜建波抓走了!我也不知他们在何处!求豫王救救他们!我愿意肝脑涂地!赴汤蹈火!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果然是他。你放心,我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杜府。

    园林里,两只画眉站在枝头,叽叽喳喳的叫着,悦耳的声音在园子里余音环绕。新抽的绿芽新翠欲滴,而地上,青草也是一片绿油油的。

    屋内,花瓶里那含苞待放的花儿完全开放了,原本还是淡雅清香的屋内,一下子就变得芳香浓郁了,不仅被褥染上了花香,甚至连柜子也都染上了画像。

    杜建波穿着一件立领对襟的衣裳,衣裳上用金线绣着祥云纹,袖口滚了银边,衣摆处挂了两个铜质的小铃铛。外罩毛边白色的披风,笑道:“豫王,我等你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看着杜建波说:“你知道我会来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依豫王之聪明,一定猜得出,那帮山贼是怎么回事。”杜建波挥了挥手,“来人,倒茶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来喝茶的。”林仲超按了按桌子,“把他的父母妻儿放了吧,祸不及家人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说:“这么急做什么?先尝尝今年新摘的明前茶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看都不看茶一眼,“杜建波,你前面已经是悬崖了,及时悬崖勒马,对你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笑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“你的诡计越来越站不住,不要到了黄河才流泪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站了起来,“林仲超,我今天告诉你,就算到了黄河,我也不会流泪。因为,我和你是敌人,永远没有妥协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你为何视我为敌人?”

    “因为,我喜欢的女孩喜欢的人是你,这个理由,足够了吧。”杜建波笑了,阴险地笑了,“只有你不在了,我才有机会和她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原来是为了阿筝,你很有眼光。不过,可惜了,你一定会输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一定会是赢得那个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笑道,很明显,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“如果你不放了他们,我就搜你的杜府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?我父亲可是御史中丞,除非你有圣旨,不然,你不可以搜。”杜建波眼里射出阴狠的光来。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你也许不知道,上回的皇家供物被抢案,我已经找到了证据,可以证明你是主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杜建波可不是小孩子,别人三言两语可以骗倒他,“如果你有证据,你早就去告发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告发你,因为,那不是对付你最过瘾的方式。”林仲超说,“你是不是拿走了供物里最值钱的那个纯金鲤鱼像?”

    杜建波说: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鲤鱼像被你给卖了,可是你不知道,那个买家,就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的笑容让杜建波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林仲超怎么知道那个鲤鱼像的?

    “我很早就怀疑你跟抢贡品案有关?所以,找了个买家去试探你,结果,你竟然拿出了鲤鱼像,卖给了我的人。你说,这是不是证据呢?”

    杜建波有些站立不稳,“可是,那个买家不是西域人吗?怎么又会是你的人?”

    “我的人里面,不只有汉人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