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1章 重见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这次山贼街上抢人,阿筝可知道抢的是谁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自然是不知道,太子不说,我们都不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是杜灵灵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她?她可小心谨慎得很,怎么就是她被抓了?”周筝筝放下茶盏说。

    “杜家最近的举动都很奇怪,杜灵灵忽然被抓,还是在我父亲眼皮底下被抓,我也觉得奇怪。杜灵灵会不会有什么计划?”林仲超说,“可是,我一时想不出她想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她一个女孩子,哪里能折腾出什么来?除非,杜建波在背后操纵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恍然大悟,“对了!就是杜建波!一定是他联系了山贼!”

    林仲超得了启发走了,周筝筝回到裕儿身边。

    周筝筝知道裕儿的玩心还没得到满足,这样就不能很好的看书写字。

    便索性把材料都准备齐了,带到了裕儿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裕儿,今日我们不看书了,”周筝筝故意停顿了下,把竹篾摆上桌面,“我们一起做纸鸢吧。”

    裕儿大喜,没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心思,竟被周筝筝给看穿了。

    裕儿赶紧把书放在一边,摩拳擦掌的开始做纸鸢。

    可是因为之前没做过,裕儿一下子,又没什么头绪。

    这时,周筝筝像变戏法般的,拿出了两个完整的纸鸢。

    “裕儿,你看看,自己要做哪个样式的。”

    摆在裕儿面前的,两个纸鸢一长一短,看上去,似乎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“就这个长的吧,”裕儿指了指说,“这个好看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便把纸鸢交给裕儿,“把它拆了吧。”

    裕儿不明白周筝筝的意思,一脸茫然的看着说:“好端端的一个纸鸢,拆了多可惜啊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笑了笑说:“你先把它拆了,之后再装回去,还一样可以飞的啊。”

    裕儿恍然大悟,这是周筝筝教自己怎么做纸鸢。

    很快,裕儿便把纸鸢给拆了,虽然拆的很快,但裕儿却拆的也很认真,在拆的时候,也是认真的观察了纸鸢各个部位的联系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看清楚了吗?”周筝筝坐在一旁,安静的看着裕儿在那里摆弄着。

    裕儿点点头,然后又开始把纸鸢的各个部位给连起来。

    出乎周筝筝的意料,裕儿竟然很快就把纸鸢给重新连好了。

    而且,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“嗯,”周筝筝虽然内心兴奋,但脸上并没有太过兴奋,“那接下来,你再重新做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裕儿冲着周筝筝微微一笑,似乎很有信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很快,裕儿便忙开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倒是很好奇,裕儿究竟能做出个什么来。

    因为把之前拆下来的部件重新装回去不算太难,但新做一个部件,那可不是一般容易的。

    只见裕儿不紧不慢的,把手中的竹篾比划着,之前刚装回去的竹篾裕儿也比划过,长度也还好估计,按照之前那纸鸢的比例,裕儿很快就新做了三根竹篾,还把其中两根给对接在一起,做成了纸鸢的头部。

    周筝筝这小子有点兴奋起来了,一双眼睛,认真的看着裕儿在那里弄。

    “裕儿,要干娘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。”裕儿回答的干脆利落,连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    “哦,裕儿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。”周筝筝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裕儿没有接话,而是一脸认真的在裁油纸。

    纸鸢的构造,重点就是两个,一个竹篾,还有一个就是油纸。

    裕儿小心翼翼的把油纸按照事先画好的尺寸给裁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又用浆糊给黏到竹篾上。

    完了,裕儿又给纸鸢上剪出了一个洞,把纸鸢的绳子,也给系上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一个纸鸢就好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摸了摸裕儿的头说:“裕儿好棒。”

    蓝天下,裕儿新做的纸鸢拖着一条长长的五彩尾巴,在阳光下迎风飞扬,裕儿仰着脸,出神的看着纸鸢,而周筝筝,也是静静的看着纸鸢,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前世的自己,裕儿刚出生没多久就被周云萝抢走,后来裕儿长大根本不信周筝筝就是他的亲娘,周筝筝来牢房看望裕儿,裕儿竟然说:“我只有一个母亲那就是周云萝。你这个死婆娘滚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心碎了,在人间最后一抹希望也跟着碎了。

    从来不敢奢望,可以和裕儿一起这样玩耍,这样开心。这样朝夕相伴。

    有时候,周筝筝真的以为是做梦一样。可如果真的是梦,周筝筝希望,这个梦,永远不要醒。

    边关。

    九龙壁上,团龙的图案栩栩如生,在春日气息的感染下,似乎随时都要腾飞远去。而在九龙壁下的石缝里,不知名的杂草也是不甘寂寞,纷纷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福雅打扮成林枫母亲朝歌的样子,被林枫藏在了御书房的书架后面。

    耶律骨在翻阅奏折,林枫走进来请安,“父皇,儿臣新近猎得一只老虎,特剥下虎皮给父皇做了夏衣,希望父皇喜欢。”说着,一件黄色长衣被呈了上来。

    耶律骨很高兴,“枫儿,好孩子,朕知道你最孝顺。”

    林枫说:“其实,儿臣也给母亲做了一件。”

    耶律骨眼睛里流出伤感来,“你母亲在天有灵,知道你这么孝顺,一定会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林枫于是退下,在走的时候,偷偷丢下一个烟雾筒。

    那个烟雾筒会渐渐释放烟雾,因为很稀薄,慢慢增加,不会有人发现。

    而等有人发现的时候,就已经被烟雾包围了。

    耶律骨正想问谁放出那么多烟雾的时候,忽然,林福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朝歌!”耶律骨大叫。

    林福雅说:“阿骨,多年不见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很好,就是太想念你了。”耶律骨哽咽道,“真的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我回来看看你。”林福雅说。

    “朝歌!”耶律骨要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过来!你过来我就离开!”林福雅演得还挺像的,也是豁出去了,反正现在处境已经是最差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!好,朕不过去,你不要走。”耶律骨立马坐下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