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9章 打草惊蛇
    杜府。

    屋内,在木色的茶几上,新换了一套粉色的茶具,茶具边上的花瓶里,几株桃花开的很换欢。而在珍宝阁上,也新增了几个好玩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杜灵灵一头秀发被整齐的梳起来,用一个粉色的头巾包裹成一个发髻。两个耳垂粉圆粉圆的,在阳光的照射下,耳垂上的细小绒毛都清晰可见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脸红了,娇俏得好像一朵花儿。

    杜建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本来设计是让太子给你英雄救美的,谁曾想,竟然是让林仲超抢了功。林仲超早有周筝筝,是绝对不可能娶你的。”杜建波忧心忡忡地说,“这下,还打草惊蛇,不知道林仲超会不会起疑心。”

    杜灵灵说:“怎么可能起疑心呢?哥哥你都说是合作过好几次的土匪了,怎么会把哥哥你掏出去呢?”

    杜建波说:“林仲超为人狡猾,虽年少,可却像只老狐狸,没有什么是他猜不出的。”

    杜灵灵说:“想不到连哥哥也觉得林仲超厉害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看着杜灵灵说:“怎么看着你好像很高兴一样?莫非你很希望救你的人是林仲超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了。”杜灵灵脸红了。

    杜建波笑道:“看你的样子我就明白了,原来你喜欢林仲超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。”杜灵灵严肃起来,“林仲超和周筝筝的事,全京城的人都知道,哥哥休要胡说,免得坏了妹妹我的名誉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道:“你是我妹妹,我哪里会舍得弄坏你名誉?”

    杜灵灵捧起一个花绷子,要绣花,这是要赶杜建波走的意思。杜建波反而走近杜灵灵,笑道:“妹妹若是真的想当太子妃,可是要花费一番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杜灵灵装作镇定,没有接话,看着花样儿。

    杜建波在杜灵灵耳边吐气如兰,“只要做了太子妃,还可以离林仲超更加近呢。”笑着走了。

    杜灵灵气得直咬牙,“什么人嘛。”竟然看破她的心思,利用她。

    杜建波然后去和杜云礼说:“灵灵喜欢林仲超,自己会想办法成为太子妃的。”

    杜云礼说:“那就好。灵灵若是成为太子妃,我们杜家就成为皇亲国戚了,我们也都成为太子党,眼下,太子得势,我们跟着太子肯定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可不想跟随太子,不过,他没有当着杜云礼的面反对。

    皇宫里,墙角的嫩草显得很是活泼,而在高高的屋檐上,也有几根青草笔直笔直的,迎着春风摇摆。朱红色的大门半开半合,似乎也想出来透透气。

    周云萝刚去花园散步,就看到红月气冲冲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还没等周云萝反应过来,红月就接二连三地给了周云萝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为何打人?”周云萝抚摸着疼得要命的半边脸。

    红月指着周云萝的鼻尖说:“就是你,当初没有把我当人看!想打就打!想骂就骂!还把泥巴涂我脸上!如今,我也让你尝尝滋味!”

    周云萝连忙退后,可是,哪里来的及。红月左右的奴婢上去抓住周云萝的双手,红月亲自把泥土抹在周云萝脸上。

    顿时,周云萝一双俏脸成为破抹布一样,脏兮兮的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快来人啊!”周云萝悲惨的哭声响彻九霄。

    可是,没有谁过来。

    如今还会有谁敢去帮周云萝,周云萝得罪的可是周筝筝啊,谁帮周云萝谁就是不要命啊。

    德妃正好路过。

    等人群散掉只有周云萝一个人时,德妃走过去,递给一块手帕,“云萝妹妹,擦擦吧。”

    德妃,乃是林俊生的母妃。

    周云萝接过,“谢谢德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客气,直接叫本宫姐姐吧。”德妃说,“有机会,去本宫那里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就不怕被有心的人报告给周筝筝?让周筝筝陷害姐姐,就是妹妹的不是了。妹妹不敢去。”周云萝起身揉着脸说,红月打得太狠了,周云萝的牙齿都松动了。

    德妃说:“本宫都多大了,哪里还会被一个小辈的欺负,放心吧,周筝筝又不是皇上,她管不了本宫的。”

    周云萝这才战战兢兢地说:“多谢德妃姐姐。”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裕儿在府上已经住了一些日子,渐渐地大了,周筝筝决定亲自装扮裕儿的房间。

    裕儿的房间,是在东边,因为日出东边,周筝筝也是希望裕儿能够像初升的太阳一样健康成长。

    房间的采光不错,在东边开了一扇窗户,在南面也有一扇窗户。在方位上,裕儿的房间属于在兑位,而床榻,正对着南方。

    这张床榻是一张黄花梨月洞门架子床。床围分成三组,乃是雕刻着各式花草的透棂,床面上是张藤席,摸上去很是滑手,因为是给裕儿睡的,周筝筝在藤席上,另加了一床薄被褥。

    床的下部,是四腿三弯的云纹足,很是精致。

    “裕儿,喜欢这床不?”周筝筝搂着裕儿的肩膀,笑着说。

    裕儿点点头,又绕着架子床走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干娘,这床好大啊。我一个人睡,会不会太空了。”裕儿一脸单纯的看着周筝筝。

    “不会啊,裕儿很快就会长大的。”周筝筝解释道,“裕儿是男子汉,当然要睡大床了。”

    架子床的门洞很大,而在门洞外,周筝筝还给裕儿准备了一挂围帘,这样,裕儿在睡觉的时候,就可以睡的更安稳了。

    在架子床边上,周筝筝还摆了一张紫檀雕花方几,这是用来摆放烛台用的,只是周筝筝不允许裕儿碰火烛,因此,大多数时候,这个方几上都是空空的,有时候,裕儿也会把自己的衣裳给堆在上面。

    而有时候,裕儿也喜欢把吃完的碗碟放在上面,虽然周筝筝跟裕儿讲过很多次,但裕儿似乎还是觉得这方几放在床边很是方便。

    方几束腰呈方瓶立柱式,花牙上雕祥云纹,通体紫黑色,四根立柱呈方形,显得古朴大方。

    而在架子床的南边,则摆了一个黄花梨衣架,高约四尺,是给裕儿量身定做的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