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5章 续弦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园林里,几株寒梅星星点点,却让整个园子里都满了梅香。九曲桥下,枯败的荷叶已经了无踪迹,鱼儿没了追逐嬉戏的场所,也都安静了许多。一束阳光偷偷的从窗棂的缝隙中透进来,把整个屋子都照亮了。屋内,漆红色的桌面已经有些发暗,那是岁月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庆丰帝躺卧于龙榻上,额头上包着一块布,故意躺着装病。

    四皇子全身发抖地站在庆丰帝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没出息的,叫你去陷害林仲超,你竟然自己娶了王佐芸。你忘记你已经和杜灵灵订婚了?正妻还没进门,你就纳了小妾,杜灵灵只怕不愿意嫁给你了!”如今,庆丰帝身边只有四皇子在了,哪怕四皇子再愚钝,庆丰帝也耐心地讲解给他听。

    无奈,四皇子就是不开窍,“皇上,林仲超说我不娶了王佐芸就杀了儿臣啊,儿臣也没办法,并且,王佐芸怎么说也是处子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没用!看来你对王佐芸有想法!”庆丰帝太失望了。

    四皇子说:“没有想法,只是,儿臣久未有女子,要等杜灵灵还要多久啊,儿臣等不及,就找个女子来安慰一下先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说,“你以后杜灵灵现在还愿意嫁给你?杜家就是好欺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哼,男人三妻四妾本来就是正常的,杜灵灵凭什么不愿意?”

    庆丰帝摇了摇头,“杜云礼刚刚上奏折,说你德性不佳,要求退婚哪。”

    什么?四皇子眼睛瞪得老大,“杜云礼竟然敢?”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不敢的,你又有什么?一个没有未来的皇子,杜府又如何会把自己的千金嫁过去?”庆丰帝说,“你如今只有一条路了,就是跟林仲超拼命,可惜,你打不过林仲超,所以,你也只能等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死?父皇,林仲超说过不杀儿臣的。”四皇子不信。

    “林仲超的话你也信?林仲超若是会放过你,林枫也不会离开了。林仲超就是要杀光皇子皇孙,好让他父亲一人独霸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被吓住了,“真的?可是,林仲超没有杀了哪个皇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当然不会了,不然你岂不是会先下手为强?如果你们皇子个个都联合起来,先下手为强,林仲超必败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简直是吹牛不打草稿,不过,竟然也有人听。

    四皇子就相信了,“那儿臣马上去联合皇子们,林仲超必败!”

    杜府。

    园林里,深冬的寒冷几乎把一切都冻住了。贴在石桥围栏上的刻字,也几乎要掉下来了。水面宁静,没有一丝波澜,水底也是寂静如无物。阁楼上,阵阵寒风漏过窗子,把屋内墙上的山水画吹的抖动了几下。屋子里很冷,没有暖炉也没有厚实的被褥。坐在桌前看书,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杜灵灵穿着一件朱红色的对襟长袖褙子,里面是一件浅蓝色的鸳鸯绣花里衣,衣袖的位置,还绣了些金色的波纹。下半身,穿着一件朱红色的裤子,脚上,是一双绣花鞋,安安静静地在绣一朵菊花,父亲杜云礼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灵灵,我已经上书皇上给你取消婚约了!我就不信你嫁不出去,偏偏要嫁给这样一个窝囊废,还不顾你的脸面,你还没嫁进来就纳妾的。“杜云礼摇了摇头,“皇上不答应也得答应!“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的宝贝妹妹怎么能嫁这么一个窝囊废!要嫁当然是嫁天下最好的男子了。“杜建波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棕褐色的里衣,圆领内收,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,外面,穿了一件团绣牡丹的琵琶襟短袄,袄面上绣着一串石榴,很是喜气。

    “波儿说的对。”杜云礼坐下来,看着杜灵灵的绣品,自豪地说,“灵灵从小没了娘,可是这刺绣啊是无师自通,和你娘绣的是一样好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妹妹绣的比娘还要好看!“杜建波说着坐在了杜灵灵对面,“瞧瞧,妹妹就是京城最好的女子!“

    “哥哥今天是怎么了!怎么进夸起自己的妹妹来了,说的我都不好意思极了。“杜灵灵的头脑可是相当地清醒,“一定是有什么事情,想要妹妹帮忙对吗?”

    杜建波说:“妹妹说错了!我是真心觉得妹妹理应退婚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皇上不答应。”杜云礼说,“灵灵这样一个女孩子,哪家的公子不喜欢,四皇子也是男人,这么大年纪了都还没成婚,断无不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杜灵灵说:“女儿都听父亲的。”

    杜建波说:“皇上不答应,到时候妹妹只管自己嫁人,皇上还能拦得住吗?四皇子更加拦不住。再说了,四皇子也没有理由去拦。谁让四皇子自己做了丑事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纳了王佐芸为姨娘,先前王佐芸在林仲超府邸门前大闹说毁了她清白就成为污蔑了,百姓只会认为是四皇子和王佐芸私相授受,王佐芸本身都不检点,如何有说服力去说服林仲超好色?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个办法,看来,我要给灵灵好好挑挑女婿的好人选了。”杜云礼喝了一口茶说。

    杜建波说:“京城最好的男子就是林仲超了,可惜,林仲超早有心上人,不过,哪有男子只有一门妻妾的,妹妹若是愿意做小,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林仲超,若是不愿意做小,太子也是一个很好地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太子?”杜云礼和杜灵灵异口同声地惊讶问道。

    太阳从云层中露出半边,温暖的阳光斜斜的照进街市上,将路旁的树,也长长的拉倒在地面上,黑色的影子,比树本身更多了一丝韵味,吸引了几只鸟在影子里跳来跳去。

    杜建波看着阳光,说:“太子妃已经离开很久了,太子孤独一人,妹妹你若是嫁过去,虽然现在是续弦,可日后,可能是皇后。我们杜家若是能出一位皇后,那真的光宗耀祖了。再说了,太子是个君子,可谓是托付起妹妹一生的良人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