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3章 禅让
    没几日,庆丰帝就知道了四皇子娶了王佐芸的消息。

    皇宫里,金色的阳光洒下,将黄色的琉璃瓦照的分外明亮。但即便如此,寒冷的冬日,还是让大门前的两口大水缸给结了冰。红墙根下,落叶已经越来越少了,并不是被风吹走了,而是渐渐腐烂的落叶,渐渐变成了泥土。再过段时间,负责清理的太监就会把这一堆烂泥给运到后花园去,那时候,就干净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四!蠢的好像猪一样!让他设计拿王佐芸纠缠林仲超!竟然没几下就败了!还自己娶了王佐芸!真是窝囊废!”庆丰帝生气极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皇上还真的希望超哥哥被王佐芸污蔑才开心?”忽然,一声清亮的声音响起。庆丰帝回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周筝筝穿着一件红白相间的窄袖上裳,领口处是一圈黑色的绸缎,衣裳的下摆,一圈浅蓝色的水波纹点缀着淡淡的白云。外面,还罩了一件大红色的披风,正缓缓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周筝筝一个人过来,庆丰帝竟然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太子仁德爱民,天下归心,太孙聪明能干,深得民心,这对于大茗朝,对于皇上,都是千载难逢的大好事啊。为何皇上不但不高兴,反而要处处加害?难道皇上觉得,还有比太子太孙更适合的皇位人选?亦或者皇上已经被妒忌冲昏了理智,甚至做出杀害亲人,不顾国家的丑事来?”周筝筝声音洪亮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庆丰帝气得直咬牙,“周筝筝,你竟敢这么对朕说话!你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国君?”

    “皇上是个昏君,连自己的儿子孙子都可以毒害,我何必去顾忌皇上?”周筝筝冷冷地说,“我已经掌握证据,可以证明皇上毒害太子,杀害皇后娘娘,如果皇上还要一意孤行,加害太子太孙的话,别怪我无情,我第一个就把真相公布在天下人面前,到时候,我还想看看,还会有什么支持你这个昏君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庆丰帝气得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面不改色地说:“原本,我们并不想对皇上你做什么,毕竟,你是超哥哥的祖父,可惜,皇上你还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。皇上还要一错再错下去。所以,皇上,如果你继续不安分的话,我不怕背上弑君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大叫,“来人!有人要弑君!”

    可是,没有一个人过来。

    庆丰帝看到皇宫门口,有禁卫军士兵在巡逻。

    可是,不管庆丰帝怎么扯破喉咙地叫嚷,士兵们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“不要枉费精力了,禁卫军都已经是超哥哥的人,也不只是禁卫军了,整个皇宫都是超哥哥的人马。皇上的话没有我这个超哥哥的未婚妻重要。”周筝筝脸上是稳操胜券。

    庆丰帝没想到周筝筝会这么直白地说话,“那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应该是我问皇上才对。皇上什么时候可以学会安分一点呢?比如,好好在皇宫养老,不要再干涉政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想要朕把皇位现在就叫出来?”庆丰帝哈哈大笑起来,“一定是太子要你过来做说客的!你们的野心,终于暴露了!”

    周筝筝冷冷地说:“皇上昏庸无能,如果我们还学不好自保的话,那岂不是要做皇上蒸板上的鱼肉了?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这样对朕!可惜了,朕对你娘是一片痴心!要不是为了你娘,朕早就对周瑾轩下手了!”庆丰帝忽然说出了心里那个秘密。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皇上错了,应该是我父亲一直放过皇上。要不然,皇上哪里还能活到今日。至于我母亲,那一直都是皇上在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“痴心妄想?那你祖母呢?你祖母可是和朕真心喜欢的!”庆丰帝大声辩驳道。

    周筝筝感觉到了什么,“那么当年的林家,究竟是为何被灭亡的?”

    这回,庆丰帝眼神躲闪,“朕如何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,林家的死,一定和皇上有关。”周筝筝冷笑道,“如果我说的没错的话,那山贼,是皇上派过去杀害林家人的。皇上,我猜得没错吧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胡说八道。”庆丰帝全身哆嗦起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,皇上为何这么紧张呢。”

    “朕没有紧张,你母亲是朕小时候看着长大的,朕怎么会杀害林家人?你不要胡说。”庆丰帝说,“不信,你去问你母亲。朕对她好不好?”

    周筝筝生气了,“我母亲有爹爹对她好,不需要皇上操心,皇上还是操心自己的事情吧,好好考虑一下禅让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竟敢让朕禅让?”庆丰帝气火攻心,一下子就晕倒于地。

    周筝筝不屑地说:“你这样的身体,恐怕不用禅让都要死了。”抬脚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太医进去给庆丰帝看病去了,周筝筝回到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此时,“好了没,大家可都等着呢。”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马上就出来了。”一个戴着一顶白色圆帽的老汉一脸笑意的答应着,这边,手上还不停的忙着。

    这是街市上新开的一家铺子,因为卖的东西好吃又特别,生意是非常的火爆。

    不用老汉吆喝,过来买东西的人,都已经排起了长龙。

    这要是放在以前,那是不敢想象的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太子辅政,四境升平,才有了域外的老汉来中原做买卖。

    跟着这老汉来的,还有一些稀奇的玩意儿,都是之前在中原未曾出现过的。

    其中,一个叫万花筒的玩意儿,深得孩童们的欢心,每每可以在街头巷尾,看到几个孩童在为了一个万花筒争闹。

    争闹了不一会儿,各自的娘亲又是满大街边走边喊,把自己的儿子叫回家吃饭。

    屋内的桌子上,红绕肉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让刚才还一脸沮丧的男童一下子就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好啦,慢慢吃,锅里还有呢。”男童母亲一脸笑意的看着,男童吃的越快越多,她就越开心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