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2章 心悦
    周筝筝把剩下的应征者安排在一个大院子里,每人一张桌子,女红的材料也是准备的充足。

    最后,做的精致的,方可胜出。

    这样,又经过了一轮竞争后,又有一批人被淘汰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被淘汰的人不能成为清香庄的铺子主,但周筝筝却用心的每人送了一份最新的香品,还送上了来回的盘缠。

    而胜出的人,虽然不多了,但个个都很精致,基本都能符合清香庄的要求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,就是最后一考了,周筝筝将余剩的所有人带到了京城第一家开设的清香庄内。

    为了这次甄选,周筝筝还特意关门谢客。

    沁人心扉的香气弥散在空中,周筝筝坐在一张大圆桌前,其余的人,则围着桌子坐着。

    桌上,一个个精致的小盒子里,装着各种香式的香料,有龙涎香,有苏合香,有鸡舌香。

    “今日,来试一试汝等的嗅觉如何。”周筝筝缓缓说道,“好的嗅觉,才能辨识出好的香料。”

    众人微微点头,认真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各人可以随意打开香盒,好好的闻一闻各种香料,半个时辰后,开始比试。”周筝筝说完,便退下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她却是在暗中察看这些应征者的表现。

    有些表现的很积极,一一打开香盒去闻,有些则比较谦让,凡事都等一等,看一看,还有一些,则会主动和其他人交谈。

    周筝筝设的这个局,看似是在考察应征者的嗅觉,其实也是在考察她们的经商潜力,那些懂得主动攀谈的,更得周筝筝的喜欢。

    当周筝筝再次回到大家的面前,所有人以为要开始品香考试了,周筝筝却把合适的人选直接给挑选出来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周筝筝以自己独特的眼光,甄选出了十来个来自中原各地的应征者。

    紧接着,周筝筝就让张碧华负责清香庄在各地的选铺子与布置。

    有了铺子,又有了人,周筝筝利用之前在京城开铺子的经验,快速的在中原各地开出了一家家一模一样的清香庄。

    因为布置一样,招牌一样,卖的香料也都一样,清香庄在各地的生意,也是很快就占据了当地卖香料的第一名。

    清香庄的名号,就这样瞬间在中原打响,清香庄也成了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香庄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高冷的屋外,池水被冻的几乎静止了一般。树枝也是静静的,似乎是画着的,唯独还有几朵梅花开着,淡淡的香味让人觉得有丝温暖。

    屋内,墙角的铜质取暖炉正不断的向外冒着热气。

    周筝筝穿着一件绣着双面蝴蝶的马褂,里面是一件红色的绸面短袄,袄面上还用金线绣着万字纹,对水仙说:“豫王刚刚派人说找到一个很重要的人,无奈那个人身负重伤,不方便让太医去医治,于是想到了你,水仙,你可愿意去见见?”

    水仙说:“奴婢都听姑娘的吩咐,去不去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“豫王想必也是知道你好说话。这么吧,我就不跟你过去了,你一个人去。”“是。”水仙点头。

    客栈的屋檐下,挂了一条拇指粗的冰凌,阳光照来,发出七彩的光芒来。

    林仲超穿着一件雪白的鹅毛霞披,里面是一件绣着仙鹤刺绣的长袖棉袄,下半身,则是一件白色的襦裤和一双皮靴。

    太子穿着一件天蓝色的长袍,长袍下摆处,绣着水波纹。里面,是一件琵琶襟袄子。

    二人对着昏迷的北狄皇帝发呆。

    “超儿你说的那个周筝筝的奴婢水仙,当真会医术?”太子说。

    林仲超点点头,“父亲,水仙已经来了,会不会医术,马上可以见分晓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还没谈完,水仙就从内室里走出来,手中的医箱已经合上盖子,看来,已经确诊完毕了。

    “他伤势很重,奴婢已经给他做了简单的包扎和针灸,他很快会醒过来,这是药方子,不过就算是喝了这服药,他也是活不久的。只是补补身子罢了。”水仙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快就诊断出来了?”太子大喜,“吴国公府上连一个奴婢都是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父亲,应该说是周筝筝厉害,连她身边的奴婢都与众不同。有过人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太子说:“赏。”

    水仙很有涵养地行礼,“太子殿下多谢了,奴婢只是奉了周大姑娘的命令过来帮忙,不敢接受赏赐,若是殿下有什么要赏给我家姑娘的,奴婢可以代殿下转交。”

    太子笑道:“你很忠诚,也很聪明,既然你为你家主人讨赏了,这样吧,孤就赏给你家主人一匹天蚕丝,你代为接受。”

    水仙这才跪下领天蚕丝,然后走了。

    太子凝视水仙背影说:“若是说她是大家闺秀也是能信的,就算大家闺秀也不过如此呢。”

    果然没过多久,北狄老皇帝醒过来了,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如今在我们手里,而北狄,你是回不去了。”林仲超阴阴一笑。

    “为何北狄朕不可以回去?难道被你们中原给灭亡了?”

    林仲超叹了一口气,“因为北狄已经是有新皇帝。一山不容二虎,一国岂可两君。你说新的皇帝会不会愿意接受你?你若是随便回家,一定会被人杀害。”

    北狄老皇帝说: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新皇帝名字是耶律骨。”林仲超试探说。

    北狄老皇帝的一张脸变得铁青,“竟然是他!怎么他还活着!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很希望他死,可惜,他就是你的大皇兄吧。”林仲超总是这么直接。

    “是,是又如何?他并不认我做皇弟。”北狄老皇帝眉毛动了一下,说,“这么多年了,他还是一直没变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变,他变了,他变得比过去更加阴毒了。”林仲超说,“不过,我还要告诉你,如果你不打算和他相认,就不要回北狄。”

    北狄皇帝想了想,忽然说:“我不要回北狄,哪里已经没有我的朋友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