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1章 失节
    裕儿气色看起来好很多了,周筝筝一颗悬挂的心才放下来。
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只要你可以离间林仲超和周筝筝的关系,就是离间太子党羽和吴国公府之间的关系。借助吴国公府除去林仲超,这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不解,“父皇,林仲超和周筝筝好的像一个人似的,怎么离间啊!还不如儿臣直接去杀了林仲超来的爽快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怒道:“杀林仲超?你是他的对手吗?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四皇子双手放在胸前委屈地说:“儿子还不是为了帮父皇。”

    看到四皇子那没用的样子,庆丰帝就觉得反胃,没耐心地说:“朕知道你孝顺,所以,朕教你一个办法,保管让林仲超和周筝筝离心。不过,你一定要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快告诉儿臣是什么办法吧。”四皇子高兴极了,双手搓了起来。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很简单,你去找一个女人,让她在林仲超的豫王府门前大闹说失去清白了,百姓们自然会对林仲超的为人指指点点,周筝筝也会信以为真。因为,没有哪个女人会无故自毁名节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儿臣去哪里找这个女人呢?”四皇子问。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之前林仲超不是找到了真的王佐芸吗?王佐芸被送进了林枫的齐王府,无奈林枫看不上。后来林枫走了,王佐芸就留在了府上!想必她一定很恨周筝筝,因为,是周筝筝夺走了林枫的心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说:“王佐芸愿意自毁名节去陷害林仲超?”

    庆丰帝招呼四皇子过来说:“你去跟王佐芸这样说,王佐芸一定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很快就见到了王佐芸。

    这个长相平庸的黑瘦女子,眼神里已没有刚找到时的胆怯,而是带着恨意。

    她恨自己进了齐王府之后,就一直被林枫扔在角落里,不闻不问,她更加恨周筝筝,为何要夺走林枫和林仲超的心。

    自从林仲超救回她之后,她就爱上了林仲超,如同飞蛾爱上火,小卒爱上英雄。

    可是,当然,林仲超只是有点同情她,怎么都不可能喜欢她。

    和几乎完美的周筝筝比起来,王佐芸自认连自卑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于是,王佐芸愿意用低到尘埃里的心情去爱林仲超,每日都关注林仲超。

    当四皇子告诉王佐芸,王佐芸这样作践自己不值得时,王佐芸激动得差点要打四皇子,“你知道不知道,当初我被人贩子抓走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时,就是林仲超救了我给了我新生命。要我为他做任何事,我都是无怨无悔的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说:“如今我给你一个机会得到他。你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得到他,哪怕只有一次,就算上到山下火海我也都愿意的。”王佐芸的眼睛里,燃起了希望。

    四皇子说:“你只要跑到豫王府门前大闹,说林仲超已经占有了你,林仲超是个好人,他一定会娶你过门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那不是害了他?大家都以为是真的。”王佐芸说,“更何况,他并没有对我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真傻还是假傻?我告诉你,这是你进豫王府唯一的机会。你不要我自去找别人。”

    见四皇子要走,王佐芸连忙拉住,“好,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想到可以得到林仲超了,王佐芸简直是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豫王府门口,王佐芸忽然坐着大哭大叫起来,衣裳破裂。

    “豫王你怎么可以在得到我之后不要我啊!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啊!”

    阿明急匆匆地走进来,报告了外面的情况,“主人,那个王佐芸晕了,百姓们都过来围观,只怕要信以为真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看书眼睛都不眨一下,“把王佐芸带到四皇子的府邸门前吧!”

    阿明顿时明白了意思,“主人,原来是四皇子搞得鬼。”

    这事已经传到周筝筝耳朵里了,林莜担心地看着周筝筝说:“那小子若是真的对不起你,娘第一个不饶恕他!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真的,母亲,这是有人在陷害超哥哥。”周筝筝轻描淡写地伸了个懒腰,“我信超哥哥。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阿明就过来报告,“周大姑娘,豫王怕你误会,特意要我过来解释,说那王佐芸是四皇子派过来害林仲超的,如今已经送到四皇子府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我知道了。其实就算你不来,我也是信超哥哥的。”

    林莜这才放下心来,“阿筝,虽然林仲超没有做过,可这来和不来解释差别很大,过来解释才是在乎你的表现呢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然后对阿明说:“你回去吧,想必王佐芸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,超哥哥需要你的帮忙,我是不好出面的。”

    阿明于是走了。

    野外。

    张碧华为了找林暗夜,独自离京,不告而别。

    “大伯,你好,请问附近有刚搬来住的人吗?”张碧华带着笑脸,和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找人啊。那边,靠近湖边,前段时间来了一男一女,看上去似乎挺有钱的。”村里的大伯热心的指了指。

    顺着大伯手指的方向,张碧华看见一座精致的小院子。屋顶黑色的瓦片还是黝黑黝黑的,一看就知道是刚盖的没多久,院子里的树,也是很幼小的树苗。

    张碧华谢过老伯后,便径直走向了这个小院子。

    推开院门,迎面扑来一股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是他!”张碧华的心跳开始加快,寻找了这么久,终于,找到了。

    眼前,院子的格局和布置,都是林暗夜喜欢的样子,虽然张碧华没有亲手参与过院子的布置,但以张碧华对林暗夜的了解,这就是林暗夜的家。

    “暗夜,你回来啦?”屋内,迎着声音走出来了一个女子,那双透着北狄风情的眼睛,和张碧华想象中的不太一样,但张碧华能肯定,眼前这人,就是耶律纳兰。

    “你找谁?”耶律纳兰一脸的警觉,眼前的这个陌生人,很明显不是本地人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耶律纳兰吧,我找林暗夜,你把林暗夜交出来!”张碧华一开口,就把耶律纳兰给吓住了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