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0章 对手
    “超儿,朕没说谎,快杀了这个老不死的!”庆丰帝哇哇大叫,额头被砸得火辣辣地疼。

    林仲超反而扶起温老太医,对他的部下说:“马上送他回温府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看到林仲超穿着一件棕褐色的琵琶襟上裳,领口和袖口处,都缝上了一圈狐狸毛,外面,披了一件雪白的袍子,脚上,也是一双白色的毛靴,忽然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林仲超身上分明有帝王相!

    林仲超又如何会听他的!

    “皇爷爷,已经送走温老太医了,皇爷爷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林仲超忽然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庆丰帝不敢和林仲超犀利的眼神对上,说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我走了。”林仲超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庆丰帝很担心,急忙召见林俊生,“俊生,朕很怕,万一朕被林仲超给弑君了怎么办?你帮朕想想办法,除去林仲超,只要能除去林仲超,朕的皇位由你继承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不怕太子,却怕林仲超,这让林俊生觉得很好笑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过去,庆丰帝这么跟林俊生说,林俊生会很高兴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,庆丰帝哪里是林仲超的对手,林俊生可不想被庆丰帝当枪使。

    “父皇,儿子哪里有这个能力啊。”林俊生推脱了,“四皇兄雄才大略,一定可以。”

    庆丰帝对林俊生很失望,只好让林俊生退下,请四皇子过来。

    四皇子一听说庆丰帝被林仲超给“欺负”了,果然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马上去结果了这个不孝之人的性命!”四皇子可是最憎恨不孝顺的人的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哪里行啊。”庆丰怒其不争,“怎么也要聚集百姓吧。”不过,这个时候也只有四皇子会支持自己,庆丰帝对四皇子不由地也多了一些好感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四皇子马上就要去聚集百姓。

    庆丰帝说:“你过来,朕告诉你怎么做。”一场阴谋又要上演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“啊,不要,不要!”,深夜,睡的好好的裕儿突然大叫起来,因为用力过度,还把床榻都摇晃出吱呀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裕儿,你怎么了。”周筝筝赶紧翻身起来看,只见裕儿依然闭着眼睛,但眼角,却分明流下透明又带着温度的泪水。

    周筝筝赶紧握住裕儿的手,试图让裕儿能感到一丝安全。

    握住裕儿手的那一刹那,周筝筝分明能感觉到,裕儿的手,都是冰凉的。

    虽然盖着厚厚的被子,额头也渗出了汗滴,但手指尖的冰凉,却又是真真切切的,那是从心底发出的恐惧带来的冰凉。

    “裕儿,没事,有干娘在呢。”周筝筝伸手擦去了裕儿眼角的泪水,一脸心疼的抚摸着裕儿的脸庞。

    湿润的泪水很快就被擦干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感受到了周筝筝的关爱,裕儿抽泣了几声后,渐渐的就又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渐渐的,便又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如此反复,裕儿晚上却经常出现大哭大闹的现象。而这一切,都在告诉周筝筝说,裕儿曾经遭遇的,不是一般的患难。

    穿越时空的痛苦,把裕儿折磨的不能自已,也让在一旁的周筝筝看的心碎。

    周筝筝心疼裕儿,希望裕儿晚上能好好睡觉,更不希望裕儿前世的阴影伤害到裕儿的健康。

    因此,周筝筝便决定亲自给裕儿煮安神汤。

    这安神汤最重要的材料便是朱砂,然后还有磁石,贝母等等药材。

    朱砂质重,性往下,可以重镇安神。但因为和磁石一样,都是一些石头,需要更多的时间把药效给析出来。

    周筝筝知道,不纯的朱砂,是可以让人慢性中毒的。

    因此,周筝筝让丫鬟去采购了最上等的朱砂。然后,便是煎药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特地选看一口大锅,又花了两个时辰的时间,终于把安神汤给熬出来了。

    等裕儿清醒的时候,周筝筝把安神汤喂给裕儿。

    “嗯,好苦,干娘,这是什么东西。”裕儿皱着眉头,把嘴巴也是高高的撅起来,不想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裕儿乖,吃了这个身体好。”周筝筝说着,便又想给裕儿喂进去。

    但裕儿天生不喜欢吃药,黑乎乎的,一看见救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“不要,裕儿不想喝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周筝筝拿了一块桂花糕出来,在汤药里蘸了一下后再递给裕儿。

    “来,先吃块桂花糕吧。”为了让裕儿愿意把这安神汤喝下去,周筝筝也是要想各种办法。

    果然,桂花糕还是很和裕儿的胃口。裕儿完全没有抗拒的意思,很快就吃完了一块。

    然后,周筝筝又一口汤药的把安神汤给裕儿喂了进去。

    有了桂花糕的打底,这次安神汤似乎没那么难以下咽了。

    “裕儿乖,最后一口了。”周筝筝把碗倾斜过来,把最后一点汤药汇成最后一勺。

    最终,周筝筝用了六块桂花糕,让裕儿把一碗安神汤给喝完了。

    “干娘,我还想再吃点桂花糕。”也许是汤药的余味还是有些苦,裕儿又想吃桂花糕来缓和下嘴巴里难受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此时,周筝筝的身边,已经没有桂花糕了。

    “裕儿乖,今天不能再吃了,睡觉前吃太多桂花糕,会烂牙齿的。”周筝筝把自己的牙露出来,指了指说。

    裕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也就没有再要吃的了。

    当晚,裕儿睡着的时候,明显比平时要更加的深沉。浅浅的呼噜声,很是有节奏的起伏着。

    胸口,也是一起一伏,犹如缓缓的波浪一般。

    望着裕儿胖乎乎的脸,周筝筝的心中,泛起一阵母爱,如果可以,周筝筝真希望可以就这样一直陪着裕儿,看着裕儿一点点长大,然后看着裕儿成人立业,娶妻生子。

    甚至周筝筝都开始设想,以后裕儿生的孩子应该叫什么,。

    就这样,周筝筝一会儿看看裕儿,一会儿又发呆,东想想西想想。

    东方鱼肚渐白,这一夜,裕儿睡的比较好。

    发现安神汤有效,周筝筝便又继续给裕儿服了两剂巩固下疗效。

    在周筝筝的精心调理下,裕儿的睡眠,比之前有了很大的改善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