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7章 母子
    让裕儿乖乖坐着听课,是很难的,但是让他蹲着玩,却可以玩很久。

    老师叫裕儿回去上课,叫了很久,裕儿却连丝毫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无奈,老师把周筝筝叫了过来,向周筝筝抱怨了一通。

    周筝筝向老师赔了礼之后,便去找裕儿说教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,裕儿还蹲在地上玩耍。

    见周筝筝来了,聪明的裕儿就知道自己又要挨骂了,便马上站起来,把手上的东西都扔掉了,双手还使劲的在衣裳上来回搓,恨不得能马上找个地方,把手给洗干净了。

    “裕儿,你过来。”周筝筝一脸严肃的喊到。

    裕儿没有迟疑,赶紧小跑着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听老师说你不好好听课,要我给你换一个老师吗?”周筝筝眉头微皱,一脸严肃的看着裕儿。

    裕儿没有说话,他知道这个时候,说什么都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裕儿只是安静的低着头,让周筝筝说两句。

    “走吧,回去上课了。”周筝筝拉着裕儿的手,回到了书斋里。

    老师继续上课,而周筝筝也坐在了裕儿的身边。

    因为有周筝筝在,裕儿也不敢做小动作了,抬起头,一脸认真的听老师讲课。

    但一下子,裕儿似乎还是很难听懂,老师将的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终于熬到了黄昏,裕儿长出了一口气,这一天总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临下课的时候,老师给裕儿布置了作业,因为周筝筝也在边上,裕儿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周筝筝因为有事情要忙,没有陪裕儿上课,当老师要检查作业的时候,裕儿又调皮的很不配合,把老师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一整天,裕儿又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听老师讲课,虽然也会开小柴,但经过周筝筝的教训后,还是有所改善的。

    一连过了几天,裕儿都是这样竹篮子打水,一直以来都是自由散漫惯了。

    一日,裕儿又偷偷的拿着一些白磷在玩。

    “哗!”忽然就着火了,裕儿高兴起来,觉得比读书有趣多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裕儿,你要把今天的课业给完成了,知道不知道?”周筝筝生气了,老师又来告状。

    自从裕儿开始上课之后,老师就天天来告状,周筝筝的耳朵都要听出茧子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周筝筝生气了,裕儿立马不再猴了,拉着周筝筝的手说:“干娘别生气了,裕儿马上就去完成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心软了,“那还不快去?”

    裕儿马上跑去读书,周筝筝偷偷从窗口看,读的还蛮认真的。

    这小子,不听老师的话,没想到倒是会听周筝筝的话。

    只要周筝筝认真跟他讲话,裕儿都会认真的听,也会努力去做。

    因为裕儿的学习习惯不好,老师又给裕儿布置了一个作业,就是要裕儿端端正正的写一百个字。

    之所以写字,也是因为裕儿会写的字不多,这个字,还算简单。

    但裕儿最烦的就是坐着一动不动的,更何况还要写字。

    为了应付老师,裕儿拿着毛笔,在纸上随便的画着,一会儿是一条虫,一会儿又是一条长长的线,根本没有认真写。

    这时候,周筝筝过来检查了。

    “裕儿,你这是在干什么。”周筝筝声音不响,但让裕儿却很紧张。

    刚还松松垮垮的坐姿,一下子就挺直了背脊。

    “干娘,你怎么来了。”裕儿有些意外,原本以为周筝筝忙于其他的事情,却不曾想,自己偷懒的样子,被周筝筝给抓了个现行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不喜欢我过来看你?”周筝筝故意拉长了声音,双眼认真的看着裕儿的脸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不是的。”裕儿有些激动的解释说:“干娘要常来看我,干娘在,我就会认真读书写字的。”裕儿说的激动,甚至都有点结结巴巴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现在就坐在你边上,你好好写字。我看着你写。”周筝筝顺势拉了一把椅子过来,真的坐在了裕儿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干娘,你坐近一点吧。我喜欢干娘一直在我身边。”裕儿渴望和周筝筝更亲密些。

    这小子,还挺依赖的呢。

    “好吧,”周筝筝挪了下,几乎贴着裕儿了。

    裕儿却很满足的看着周筝筝,笑了。

    裕儿还想再跟周筝筝聊聊天,两只小手,还想去拉周筝筝的衣裳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赶紧写作业。”周筝筝却一脸严肃的给裕儿泼了盆凉水。

    “哦,”裕儿又乖乖的把头转了回去,开始写字。

    为了让周筝筝满意,裕儿又重新拿了张干净的纸出来,屏着呼吸,一笔一顿的很认真的写着。

    周筝筝原本以为裕儿只能好一会儿,没多久又要半途而废开始喊累了。但渐渐的,周筝筝发现裕儿似乎卯了一股劲,竟然一直稳坐泰山般的写着,三个,五个,……十个,周筝筝看见裕儿因为用力握笔,手指都发红了,但裕儿却丝毫没有停笔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好了,写累了可以休息下。”周筝筝有些心疼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,裕儿不累,”裕儿说话的时候,手上依然没有停,“干娘在看我写字,我要认真写才行。”

    虽然一百个字也不算多,但要让裕儿一口气写完,那真是挺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停一停。”周筝筝伸手,抓住了裕儿手中的笔。

    这时候,周筝筝发现,裕儿的手已经有些发抖了,因为太过专心,裕儿的后背,也有些发僵。

    周筝筝心疼的双手搓揉着裕儿的手,裕儿也顺势倒在周筝筝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干娘,以后你每天都来看我写作业好不好。我一定好好学习,好好读书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周筝筝摸着裕儿的头说,“但你也不能把身体弄不好了,也要学会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恩,裕儿听干娘的话,干娘说什么,裕儿就怎么做。”裕儿在周筝筝面前就像换了个人似的,非常乖巧。

    没多久,这个磨人的孩子竟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白白胖胖的小脸上,鼻翼一张一合,呼吸声是那么地平稳,眼睛紧紧闭着,好像还挂着泪珠。

    周筝筝心疼了,“什么时候哭过了?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