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6章 查封
    林仲超走后,林莜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林莜穿着一身茜素青色的衣裳,手臂上戴着一支翡翠手镯,脸上,柳眉画的直直的,嘴唇也点上了朱红色。下半身,一件宽松的水烟裙也很是飘逸,“阿筝,是不是真的?你们找到林栋了?”

    周筝筝心虚地说:“母亲说什么女儿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林莜坐下来,眼睛呆呆的,“阿筝,你不要骗我了,刚才你和林仲超说的,我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空气都静止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周筝筝起身给林莜倒茶,安慰说:“母亲,关于舅父的下落,我们都还在猜测阶段,舅父没找到之前,所有的猜测都不算数的。母亲不要想太多,还是等找到舅父再说。”

    林莜接过茶杯却没有喝,“不行,林家只有这么一个后人了,我要去北狄找。我要去问问耶律骨,他把我弟弟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啊母亲,这太冒险,也找不到的。”周筝筝说,“母亲,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莜哭了,“我还记得当年他还是个孩儿,那么小,林家遇难,我母亲偷偷把他运走。想不到他遇上那么多艰难的事情,他还记得他是汉人吗?”

    “母亲,相信很快就可以找到舅父了,到时候再问舅父,一切都有答案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周筝筝让人安排一下,她要去大相国寺。

    司空和尚派人来说,杜建波忽然打开了一个地下门,周筝筝要去看看究竟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判断司空和尚是不是诈她,她事先派人来查过那个地下门,果然有。

    司空和尚胆子小,不敢为了杜建波跟吴国公府作对的。

    很快,就到了大相国寺。

    周筝筝戴上斗笠,遮住脸免得让人认出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金线绣玫瑰图短袄,一件棕褐色印花里衣,精致的袖口,缝着一圈福字,领口也是如此,外衣是一件端庄的大红色短衫,还有一件宽松的青烟裙,来到那个地下门。

    事先让下人驱散和尚,免得走漏风声。

    司空和尚用钥匙把地下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可是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杜建波饶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,怎么可能这里空无一物呢。”周筝筝用心去查看每一个角落,终于发现墙壁上的机关。

    哒哒一声,机关扭动,墙壁裂开,烟尘弥漫。

    周筝筝连忙掩鼻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!

    这里面竟然藏有兵器!

    有刀剑枪,甚至还有火炮!

    数量还非常地多!

    “原来林俊生在这里藏了那么多的兵器!”周筝筝觉得事态很严重,连忙走上去,关上地下门,对司空和尚说:“今天的事,你不可泄漏半个字,我会处理,这是你这次的赏金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给了司空和尚一个金元宝,司空和尚眼睛都看直了,“多谢周大姑娘!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只要我们合作得好,以后奖赏你的还会更多,比你给杜建波做事要好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小气鬼哪有周大姑娘那么大方!”司空和尚不过是贪财了一点,这样的人最好利用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周筝筝马上去豫王府告诉了林仲超。

    “林俊生胆子太大了。也太阴险了。一旦出事都是杜建波背黑锅。”林仲超说,“如果我们告诉皇上,还不够证据治林俊生的罪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那就只有先控制兵器,以后再解决林俊生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于是带人,火速查封了那个地下门,把里面的兵器都上缴给国家。

    庆丰帝知道这件事后,马上派人去查,究竟是谁在地下室内藏兵器的?

    当然了,庆丰帝是查不到的。

    林俊生气得要死,对杜建波发火说:“那些兵器可是我们打造了很久储存起来的,你怎么那么不小心,走漏了风声,白白把兵器都弄没了?”

    杜建波说:“十殿下恕罪。不过,在臣看来,这个时候交出武器,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还说好?”林俊生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十殿下,如果不交出兵器,我们一直被太子忌惮,太子会找个机会除去我们。如今我们的兵器被他们没收了,虽然我们损失了兵器,可却让他们对我们放松警惕。十殿下,想要赢,比的可不是谁的兵器多啊,而是谁的耐心久,活得长!”

    吴国公府内,下人们忙碌的身影,在吴国公府内穿梭着,而此时,下人们看上去似乎心情都不错,一来是又一个年关了,可以分到点年终钱,二来,那个淘气的裕儿,终于有人管着了,不会再出来搞破坏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给裕儿请了一个挺有资历的老师,为了能让裕儿好好读书,周筝筝还把吴国公府后院的那间书斋给重新布置了下,把多余的东西,都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起床啦!”周筝筝推了下还睡眼惺忪的裕儿,裕儿也马上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姑娘,我还想睡会。”裕儿带着些乞求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裕儿已经长大了,要学会早起读书。”

    裕儿一脸不情愿的,吃过了早膳后,便和周筝筝一起坐在了书斋里。

    为了让裕儿能尽快适应读书的日子,在开始的那几天里,周筝筝都陪着裕儿一起读书。

    但因为周筝筝实在比较忙,没多久,就让裕儿一个人去读书了。

    书斋内,老师在滔滔不绝的讲着,裕儿却心思很散漫,望着窗外的那片白云,还把自己想象成了一只鸟。

    “裕儿,你来说说,孟母为什么要三迁?”

    “啊,”裕儿恍惚间被老师叫了回来,“什么孟母啊。”裕儿一脸懵懂的样子,让人看了又气又笑。

    “上课,要认真听。”老师又苦口婆心的讲。这句话,他今天已经讲了第五遍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周筝筝的面上,老师早就不想教了。

    “先歇会儿吧。”老师自己也累了。

    能出去玩了,裕儿顿时来了精神,似乎被关了很久的鸟儿一样,一溜烟的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屋外,地上的一块薄冰吸引住了裕儿的注意力,裕儿捡起来后,便用薄冰对着太阳玩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薄冰,在地上留下一个刺眼的亮点。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