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5章 反转
    寒风吹过院子,树干上已经没有多余的叶子了。井旁,一块黝黑的石块上,少了往日的润泽,只剩下一片干涩。屋内,光滑的凳子上,也放上了一块厚实的垫子。以往经常开着的窗棂,如今也不怎么开了。

    太子和林仲超已经回东宫,而北狄老皇帝暂时安排在康泰阁里。

    “超儿,你真的要收留他?可他如今已经是孤家寡人了,收留他不但对我们没有好处,被皇上知道了还会背上不好的名声,毕竟,我们中原人和北狄那是势同水火。”太子劝道,“不如让他走,随便他去哪里,反正,我们也是治不好他的伤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父亲,留下他好处也是有的,毕竟,耶律骨登基,名不正言不顺,北狄大臣都以为老皇帝已经死了,如果知道他还没死,还会不会拥护耶律骨,就难说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点点头,“的确要尽快除去耶律骨,趁热打铁,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,儿子还想跟他打听一个人呢。”林仲超笑道,之前林仲超帮周筝筝查林家后人的时候,就听说林家后人去了北狄。

    康泰阁里,阿明领林仲超到了地下室内。

    室内四个角落都燃着灯,光线是不错,空气因为林仲超放置了独特的香料,也是清新得很。只是,老北狄皇帝面黄肌瘦,气色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已经服下好几副药了,副副都是大补之药,可依旧是没一点起色。

    见到林仲超,老皇帝也只是百无聊赖地抬了下眼皮,似乎若是别的什么人,他是连抬眼皮看人的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已经哀莫大于心死了。”林仲超坐下来。

    林仲超戴着一顶羊皮帽子,厚厚的棉袄紧紧的把身子给包裹住。通红的双手,通红的脸,都是寒风在身上留下的痕迹,衣着非常地低调。

    阿明接过林仲超递过来的帽子,挂起来,给林仲超端来一盆热水洗手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不必这么绝望,我也许不能帮你复国,可我一定可以助你杀死耶律骨,给你报仇,当然,眼下,你要把身体养好,能多活一天是一天。”

    北狄老皇帝认真地看着林仲超,“你真的愿意帮我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不到不帮你的理由,杀死耶律骨,也是我的心愿。”林仲超说,“不过,你要帮我找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北狄老皇帝终于流露出希望。

    “林家的后人,是不是被你收留了?”林仲超紧紧盯着北狄老皇帝的眼睛,犀利地问道,“我查过了,在北狄,有林家后人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北狄老皇帝点点头,“林栋的确被我收留了。”

    林栋就是周筝筝的小舅父,林莜最小的弟弟。

    林仲超大喜,“那么林栋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北狄老皇帝说:“说来也是可惜,虽然是我收留了他,可是他在我身边并不高兴,后来跟着耶律骨走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他为何会在你身边不高兴?你是不是虐待他?”

    老北狄皇帝眼神闪躲说:“他是汉人,还是无家可归的,在北狄过生活当然会很艰难了,我不过是让他做点杂事,可别的北狄人对他不是打就是骂,我也制止不了。你知道的,北狄人和大茗朝人水火不容,哪里会把林栋当人看?”

    “看来都是被你们虐待了。”林仲超揪住老皇帝的衣领,“说,那后来又怎么会跟着耶律骨走了?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上天安排的吧,那日,林栋差点饿死在街头,还被人追着打,耶律骨刚好路过,救了他。没多久,林栋就跟着耶律骨走了。”老皇帝不敢和林仲超对视,可见他过去对林栋真的很差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,林栋就失踪了,据说耶律骨还教林栋武功,至于别的什么,我也不知道了,我也有自己的事,就没有再关注一个汉人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叹了口气,难道线索跟在这里就断了吗?

    耶律骨不是一直都跟着林枫做亚父,何时听说他还带了一个林栋了?

    难道耶律骨和林栋又走失了?

    或者,林栋死了?

    各种不好的念头浮现,林仲超逼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畜生,你有今天,还真是报应!当年,林栋不过是一个孩子啊!你就这么对他!”林仲超用力把老皇帝一摔。

    老皇帝后背撞到墙壁上,疼得呵呵叫。

    林仲超气呼呼地走了。

    阿明问:“主人,你要去何处?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我要把这个线索告诉阿筝,免得她一直挂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对周大姑娘真是无微不至。”阿明酸酸地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吴国公府。

    寒冬里,火炉边也许是最舒服的几个地方之一。暖暖的,让人很是舒服。噼里啪啦的烧柴声,听起来也悦耳了许多。

    周筝筝穿着一件天蓝色的绣花衣裳,外面是一件白色的宽松褙子,下半身穿着一件紫色的水烟百褶裙,外罩一件厚实的印花襦衣,袖口都是白绒绒的兔毛,领口,一圈又厚又密的狐狸毛,透着淡淡的红色,暖暖的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舅父和耶律骨关系很好了?”周筝筝一脸失望,“怪不得耶律骨这么容易就做上了皇帝,也许是舅父在后方支援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说:“不是没有这个可能。毕竟,耶律骨是在林栋最患难的时候救了他,算得上是生死之交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呼出沉沉一口浊气,“就怕找到舅父,舅父也不是过去的舅父了,他会深深伤害我母亲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阿筝,你的意思是,林栋会帮着耶律骨,对付我们?”林仲超一怔。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。

    场面顿时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舅父当年流落北狄的时候,还是一个孩子,是汉人让舅父家破人亡,救他的只有耶律骨,并且,耶律骨还教他武功。耶律骨可以称得上是舅父的大恩人。”周筝筝说,“早知如此,就不寻找舅父了。”

    林仲超安慰说:“也许不会这么残忍,先不要自己吓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超哥哥,请先不要告诉我母亲。我怕她接受不了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