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4章 林家
    吴国公府上,新来的周希和裕儿玩得很好。

    也许都是被抛弃的孩子,彼此之间有共同话题。

    周筝筝穿着一袭透着淡淡粉色的平罗衣裙,衣裙素雅,没什么花纹,只在袖口处用品红丝线绣了几朵半开未开的桃花,嫩黄丝绦束腰,垂一个小小的香囊,看着他们一起玩泥巴,彼此手拉着手,忽然感到周希也许不像她听说的那样是傻子。

    或者不是完全傻。

    从周希的眼神里,看不出呆滞,只是缺少了某种灵动罢了。

    “开饭了。”周筝筝让奴婢就在花园摆饭,招呼裕儿和周希来吃,裕儿欢欢喜喜地跑过来,而周希则是略见胆怯,双手放在嘴里,口水直流地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菜肴。“周希,来一起吃吧。”周筝筝过来拉周希的手。

    这几日周希已经不抗拒周筝筝了,甚至还会对周筝筝笑了,可见周云萝对周希也不是很好,要不然周希怎么会那么快就忘记了周云萝呢。

    于是周希和裕儿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周希只是动作比裕儿慢一点,别的倒是没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想到前世周希被人嘲笑讥讽,周筝筝就觉得可怜。

    “吃完了饭,我带你们去见见老师。”周筝筝摸了摸裕儿的头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终于可以读书了。”裕儿很兴奋。

    周希问:“什么是读书?”

    裕儿解释说:“就是写字啊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一脸黑线。这两个能一样!

    不过,周筝筝也不打算取消掉裕儿要当小老师的积极性。毕竟,裕儿也是好不容易才能当一次老师的。

    前世的裕儿是差生,无恶不作,今生虽然被周筝筝从弯路上拉了回来,可在学业上还是半桶水。

    “多吃点,等下好去见老师啊。”周筝筝说,“为了见老师体面些,我让人给你们都做了几身新衣服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新衣服穿吗?”周希一脸好奇,似乎对新衣服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周筝筝点点头,“是啊,有好几身,可以换好久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冬天终于不会冷了。”周希高兴起来,对读书也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周筝筝心疼地说:“希儿弟弟,你不要担心,只要你住在这里,只要你好好读书,以后,都不会冷了。”

    周希说:“我一定好好读书。”

    裕儿却淘气地说:“我不要衣服,我只要干娘高兴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然后,周筝筝带两个孩子去见老师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私塾请来的老师,可是却是周筝筝亲自挑选的。

    看得出周筝筝很重视。

    没多久,林莜让周筝筝过去,问起来周希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母亲,周希就是你拿了唯一的人参救起的那个孩子。虽然是周宾的孩子,可却很可怜,孩子还小也有点傻,以后不会祸害人的,所以,我就自作主张,把他带回家了,免得被周云萝利用耽误了一生。”

    前世的周希,就是被耽误被嫌弃的一生。

    林莜笑道:“阿筝,你去何必解释那么多,娘怎么会反对你做好事呢?周希很可怜,就算你不去,娘也会去接他回来的。他是周宾的儿子又如何,他还是娘给救的呢,论起来,娘也给了他一次生命,他也算是娘的儿子。娘叫你过来,是想接周希过来,娘要和周希住一起,亲自教养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原来如此,女儿就知道母亲是最善良的。”

    周希若是能养在林莜身边那是再好不过的了,要知道,周筝筝事情太多,一个裕儿已经是照顾不过来了,以后还要自己成家照顾自己的孩子,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再照顾周希。林莜一定会善待周希的,哪怕周希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林莜于是接了周希过去。

    几日后,林莜想带周希去大相国寺求个平安,回来的时候,林莜告诉周筝筝,大相国寺的住持司空和尚很喜欢周希,希望周希皈依佛门,成为大相国寺的弟子。

    周希竟然吵着要进入佛门。

    “想必啊是个有慧根的,不过还太小,我不敢随便给周希做主,所以就没完全答应。”林莜说,满意地看着周希,“不过我也希望周希长大后可以走这条路。”

    周希是个傻子,恐怕会没人嫁给他,所以林莜认为,佛门是最好保护周希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周筝筝不信佛,她可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那些雕刻出来的神像,可屡获不了周筝筝的心。

    “母亲,周希并不全傻,也许勤能补拙,这几日,私塾的老师和我说,周希对读书很感兴趣,捧着书爱不释手,未来会怎么样,也很难说呢。说不定,也会子嗣很多,学业有成呢,母亲啊,若是这样还皈依了佛门,岂不可惜了?”周筝筝说。

    林莜说:“所以我没答应嘛,就是希望周希也能过上正常人的幸福生活。对了,裕儿要不要也去大相国寺求个平安?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不要了,裕儿顽皮恐怕没有慧根,不爱佛门。还有,那个司空和尚可不是好人,他的住持也是刚刚当上的,位置也不稳呢。谁知道有没有什么内幕呢。”

    林莜说:“不过就是个住持,能有什么内幕呢,一个寺庙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,大相国寺可不仅仅是寺庙啊,那是皇家的国寺,有士兵守着的,里面的门道,也只有皇上知道。”周筝筝说,“过去就听说,有皇子要造反,就会把兵器埋在大相国寺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这个小嘴巴,多厉害啊,都说到造反上面去了。要我说,阿筝和裕儿究竟为何这么好,才是问题呢。”

    见林莜怀疑裕儿,周筝筝笑道:“因为裕儿很可怜啊。母亲不是都叫我要良善吗?”

    林莜说道:“可你对裕儿,就好像母亲对孩子那样好,若不是知道你是黄花闺女,不知道的还以为裕儿是你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周筝筝说:“女儿知道很多人议论裕儿和我的关系,不过,人的嘴是堵不住的,谁爱说让他们说呗。总之裕儿好,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林莜说:“可是,裕儿为何叫你干娘呢?他应该叫你姐姐才对啊。”华聘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